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牵绊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去问石榴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一日,几人正在看着布料呢,这时外面传来了个声音。

却是玉如意身边的二等侍女,无娇。

“小姐,夫人叫你过去呢。”

“绿衣,你先把这些布料收起来。”

蔚蓝萱吩咐道。

“不知母亲叫我有什么事?”

“好像是玉府来人了,别的奴婢一概不知。”无娇答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禀报母亲吧,我马上就来。”

“这....还请小姐快些,不然奴婢不好交差。”

若是蔚蓝萱以前的性子,听了这话必是好大一个不爽快,说不定到了那边还要摆脸色给外人看,玉如意真是时时刻刻拿捏着蔚蓝萱的性格,用蔚蓝萱的短处来攻击蔚蓝萱自己。

“呵,这话是母亲叫你说的?你好大的胆子,罢了,待会等客人走了,我要在母亲面前分说分说,看是不是母亲叫你这样说的。”

无娇听了这话,脸上顿时冒出了冷汗,自己不过是个丫鬟,若是蔚蓝萱一定要惩罚自己,主母也必不会管自己,必然会将自己推出去做消蔚蓝萱怒火的灭火桶。

但是自己若不照着主母吩咐的做,想起那后果,无娇打了个冷颤。

相比于主母,还是蔚蓝萱好应对些。

“大小姐...”

无娇想要求饶,却不想蔚蓝萱直接起身,看着跪在地上泫然欲泣的她,说道。

“怎么,你不是让我这个做小姐的快点吗?你怎么磨磨蹭蹭的,绿衣,快扶她起来,不然别人还以为我这大小姐对夫人不满了!”

“是,小姐。”绿衣得了蔚蓝萱的令,伸手将无娇拉了起来,她早就看不惯无娇了,经常秉着主母的令,传的话初听没什么,可是细想总是不对,大多时候都将蔚蓝萱激怒,惹蔚蓝萱不快。

“无娇姐姐快起来吧,你是夫人的人,这样跪我家小姐干嘛,说不得会让人说我家小姐不敬主母的,还是快快起来吧,而且,还是赶快过去吧,怕是等久了,客人会觉得我家小姐怠慢不知礼数!”

“是。”无娇咬着嘴唇。

大小姐什么时候如此难缠了?

而绿衣则充满喜悦,自家小姐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以前常常被这些丫鬟激怒,被人拿住话柄,诋毁小姐是个不容人的,名声一日坏过一日,如今小姐能沉住气,绿衣是十分欣慰的。

只是,这些丫鬟若不是背后有人授意,怎么会如此大胆?

绿衣本就聪明,只是以前觉得玉如意待蔚蓝萱极好,自然是没有往那方面想,可是如今越想越心惊。

小姐被人推下水,却找不到痕迹;诗会差点泼了水在许安然身上;粉钗又是谁的人?

蔚蓝萱不知道绿衣在想些什么,若是知道,只会觉得好笑。

诗会那件事玉如意不过是推波助澜罢了,而且这些不过是玉如意随意而为,她真正的杀招可是在后面呢!

当时的蔚蓝萱正是最得意,最是辉煌的时候,她却在那个时候,毁了蔚蓝萱,直接就摧毁了那个最是骄傲,最是任性的蔚蓝萱。

蔚蓝萱仍是记得自己在那家庙的日日夜夜,一盏孤灯,昏黄的灯光下死寂的影子一动不动。

恐惧和痛苦在黑暗中滋长。

蔚蓝萱以为那便是地狱,可是,之后的时光,对她来说都是地狱,不过是从一个地狱又走到了另一个地狱罢了。

整整一年的时间,蔚蓝萱想了很多,她只以为是自己的运气不好才会遇上那些豺狼,她期望有人能够解救自己。

后来,她嫁给了徐峰。

但嫁了人之后,她却并没有得到救赎。

伪善的徐峰,恶毒的婆婆,凶恶的小姑子。

还有,自己那还未足三月的孩儿,还未来得及看看世界,便死在了徐峰的脚下。

呵,何其可笑!

“走吧。”

蔚蓝萱带着绿衣和粉钗一起往前院走去。

无娇见状也只得跟上。

还未进门,便听见屋里说话的声音,来的人是蔚蓝萱的亲舅舅,玉丰崖。

只听玉如意说道,“大哥,最近家中可好?”

见蔚蓝萱来了,连声道,“是萱儿来了,快到母亲这来,你这傻孩子,这是你亲舅舅,不必紧张的,你怎么这么久才来,莫不是许久不见大哥你,害羞了吧?”玉如意对待蔚蓝萱的态度彷佛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亲近,直拉着蔚蓝萱的手,一连串的说道,都不给蔚蓝萱机会。

等玉如意说完了,蔚蓝萱装作见礼,将手从玉如意手中抽出。

亲热的对玉丰崖说道,“拜见舅舅,舅舅,外祖父,外祖母身体可还好?”

玉丰崖也看着蔚蓝萱,见蔚蓝萱如今一开口便问长辈的身体,,神态也是落落大大,毫不扭捏,颇感欣慰。

“你外祖父,外祖母的身体还好,你不用担心,只是你如今不小了,切记谨言慎行,不要丢了你母亲的脸。”

玉丰崖说得颇为严厉。

曾经的蔚蓝萱被太过娇惯了,又与太子有婚约,颇不知道天高地厚,如今知道收敛了,甚好,不过还是得需要严加管教,不得放松才行。

“是,萱儿知道了,定会谨遵舅舅的教训。”

见蔚蓝萱说得郑重,神色间也不见委屈,玉丰崖松了口气。

这婚事毕竟是父亲卖着老脸求的,而蔚蓝萱虽然是妹妹的女儿,可到底隔着一层,若蔚蓝萱能担当得起太子妃的职责,那他是不会说什么的,但若是蔚蓝萱就是一滩烂泥,那他也是会不满的,毕竟他自己也是有女儿的。

这等能带来满门荣耀的婚事,他虽不会眼红,但玉府那么大,不是每个人都乐意给蔚蓝萱的。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玉如意在听到玉丰崖说让蔚蓝萱不要丢了玉安澜的脸时,那扭曲的神色,在旁边的蔚蓝云倒是看到了,但她十分理解自己的母亲,自己身为嫡女,照样嫉妒蔚蓝萱得发狂,何况母亲只是个庶女呢?

一个不得势的庶女,看着一个自己怎么也追不上的嫡女,那种心情,恐怕是会发狂的。

玉如意的扭曲只是一瞬间,很快她就面色如常了,甚至笑得更真挚了。

蔚蓝云见此,握禁了自己的手,心中暗暗发誓,母亲,等我荣耀时,你必不需要再忍耐了!

是以,蔚蓝云也笑着走上前来拉着蔚蓝萱的手,说道。

“舅舅真凶,姐姐素来胆小,别把姐姐吓坏了。”她故意用很稚嫩的声音说话,不会让人多想,但又显得她天真无邪,友爱姐姐。

蔚蓝萱极为厌烦这母女两动不动就拉着她的手,好显得一片情深似的,真是虚伪,明明恨得牙痒痒,却仍然要笑着。

但尽管虚伪,蔚蓝萱却知道,自己这点是需要向两人学习的。

所以,她也就任蔚蓝云拉着自己的手,让她表现自己。

可是蔚蓝云不明白,不论她怎么表现,只要自己还在,她就越不过自己,而自己任由她蹦跶,倒会显得自己大度。

只要在那件大事上,自己别被算计了,这太子妃之位必是自己的。

虽然蔚蓝萱对太子妃之位无感,但只要一想到那时候,那母女两估计吃了自己的心都有,却仍然要笑着祝贺自己,蔚蓝萱便忍不住发笑。

“妹妹说笑了,姐姐虽然是落了回水,但还不至于听了舅舅几句话便吓破了胆的。”蔚蓝萱反驳道。

玉丰崖听见蔚蓝萱落了水,虽然已经有了时光痕迹却依然俊美的脸上出现了震怒的表情,但他隐忍不发。

玉丰崖看了玉如意一眼。

“落了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意外还是?”话没有说完,但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玉如意收起脸上的笑意,惶惶说道,“非是我没有通知家里,只是老爷担心父亲母亲的身体,况且情况也不到那种地步,便不让我说。”

“当然,都是我安排不周才致如此,我已经处罚了那些没有照顾好主子的下人。”

“是吗?萱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玉丰崖问道。

蔚蓝萱忽视玉如意恳请的神情说道,“萱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日好好的走着就落了水,夫人发落了我的两个丫鬟。”

没说是意外,也没说是有人害的。

玉丰崖虽然不太懂得后宅争斗,但是前朝和后宅很多事情是相通的,是以玉丰崖保留了怀疑,但这毕竟是蔚府,很多事情他也不能插手。

但是!他眯眼看了看玉如意。

玉如意他虽然不太了解,可也知道她彷佛天生是个菩萨性格,什么都能忍,懂礼知进退的,可是...他又看了看蔚蓝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谁也不知道如今的玉如意是否还和当初一样,她如今是一家主母,掌了权,野心大了的话...

想到这种可能,玉丰崖在心里冷哼了声。

而玉如意察觉到玉丰崖在看自己,赶紧装作一副惶惶不安,好像很怕玉丰崖的样子。

玉丰崖见此,并没有打消自己的怀疑。

“时辰不早了,我便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玉丰崖对蔚蓝萱说道。

至于玉如意和蔚蓝云一个眼神都没有得到。

显然,是玉丰崖心情十分差的原因。

“哥哥,很快老爷就回来了,不如等一会?你们两个也能好好喝一盅酒。”玉如意挽留道。

虽然玉丰崖无视她,但她仿佛一点都不在意,仍是笑盈盈的,仔细看这笑容中还有些许害怕。

端得是做戏的高手。

一心一意的想要打消玉丰崖的怀疑。

“不用了,我改日再来。”玉丰崖拒绝道。

“云儿,萱儿,送送你们舅舅。”

“是。”两人同时说道。

眼见着玉丰崖出了门。

“姐姐,母亲想是还有别的话要同你说。”

别的话?蔚蓝萱挑了挑眉,奇怪的跟着蔚蓝云去了。

延伸阅读

绿奥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g4r5.shtml
绿奥干洗致力于中国干洗加盟特许经营理念的不断创新遍布各地的加盟店是我们实力的见证,在

喜丹奴家纺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689j.shtml
意大利喜丹奴(国际)家纺加盟科技有限公司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是国内较早涉

沃川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x2yw.shtml
沃川化妆镜是一家从事卫浴产品开发、生产的加工型企业,公司座落于中国温州,公司的产品主

真心爱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atg0.shtml
真心爱工艺品新颖的设计,的艺术风格,好、诚信的经营理念,将伴您秀出自我、绣出美好生活

一花堂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g7as.shtml
一花堂化妆品是韩国上市公司SK旗下全资子公司金源所属护肤品牌。2003年,金源在韩国

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x50x.shtml
我们致力于,毛绒礼品,粒子玩具和家居布艺用品、饰品,汽车用品及饰品的开发,销售与生产

天祺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xatb.shtml
天祺沙发主要核心产品生产基地及仓库立足于东南亚早的藤铁家居饰品生产和流通基地,且素有

魔力玛卡水晶冒菜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u6t2.shtml
魔力玛卡—看的见的味道,让美味与养生兼得的专家!成都市魔力玛卡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以“

文峰美容美发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6apw.shtml
目前常规的美容院做的只是基本护肤,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一个人的内在美和外在美,美容师只

可乐谷英语加盟  http://www.thelocumpractice.com/b3pg.shtml
上海双壹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3-12岁儿童数字化教育的一家公司,公司定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真是吸血鬼!在线阅读第十节

    天台门被人朝里关上,瑟瑟灰尘如数飘飞。贺逍快步行至近前,发现门锁卡住,已经拉不开了。叶醒有点慌:“谁?”贺逍摇头。他倒也不急,摸手机播电话。叶醒欲言又止。贺逍见他满眼慌乱不知所措,知他所想,伸手捏他脸,无声安抚,“看见也没关系,有我。”叶醒慢慢平复心跳,闻言,脸色发红咳了声,擦了擦因为极度紧张不自觉

  • 僵尸之大御鬼术之仙主之怒(5)

    而此时在三仙小千世界中的一处凡界一个人看着漫天的雷霆,以及传来的杀伐之声。这人一脸扭曲,眼中带着无尽的疯狂嘴里喃喃道:“杀不了你们那就让你们的孩子在你们面前慢慢魂飞魄散,让你当初看不上我,让你不选择我,现在后悔了吧。我会去亲眼看着你们的孩子魂飞魄散的。哈哈哈就算搭上我的命又如何。付出那么多代价弄来的

  • 罪审判之瓮中待君(4)

    “碰!”茶壶摔落在地的声音,突然在季瑾延耳边响起。这道声音刺耳异常,像是警钟一般狠狠地敲在他的脑袋上,猛地将他从幻境中拉了出来。季瑾延眸中的光慢慢聚集了起来,转头看向桌子脚边上的碎片,又看了看熟悉的布局,有种仿若分不清自己身处现实还是幻境之中的混沌感。“咚咚!”正在此时,门外敲门声响起,“瑾延!你在

  • 我家剑灵贼能吃在线阅读第一节

    肖小王爷五岁的时候就吵着闹着要爬屋顶,还要爬最高的那个,多少人都拦不住,最后哼哼唧唧呜呜哇哇招来了皇帝皇后都没法子,正当满宫的人头疼时,不知是谁喊了句“太子殿下回来了!”,话音还未落,便听得小王爷不哭不闹立马变得乖乖的,冒着鼻涕泡泡软软的叫了句“兄长。”一时间众人都忘了刚刚的慌乱,只觉得这个孩子真的

  • 我的天赋强无敌第二章在线阅读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正值四月,百花零落,而毒邪谷却是春意盎然,奇花异草,争奇斗艳。整个谷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春末衣衫渐轻,好不惬意。阳光明媚,春光灿烂,这样的时节里,春风撩拨着春心,少男多情,少女怀春。四季轮回从春开始,万物生长,大自然早已用自己的方式昭示着永恒不变的宇宙真谛,花开花

  • 禁止踏入之清风道长(1)

    都堰市,位于九幽国中州之南,是一处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县城。城里只有人口六十多万,人们收入也不高,但却很满足县城这种缓慢的生活。如果早上起得太早,那么就吃不上早饭,因为做早饭的师傅都还没起床。县城四处能够看见茶楼饭馆,从下午开始,里面就传来喧闹声。九幽国按照方位分为了九大州,分别是东西南北州,东南州,

  • 这边也得亲一下!争吵

    这个小小的走廊就是个戏台子,保姆看着准备争吵的一家人,麻溜地弯着腰,抱着这团被单准备下楼。“上哪去,那可是我的床单,我虽然把它扔在门外了,但是同意你拿走了吗?”肖朵朵低头对着保姆说道。保姆理直气壮:“大小姐说扔了。”肖朵朵眼睛凝着冷光,抬了抬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你也应该扔大小姐的,动我的东西

  • 穿越之阴差阳错成为你的妃第一章在线阅读

    “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封少马上就生气了。”沈绮惜刚刚下了私人游艇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被一位穿着打扮很绅士的男人把她拉到了海岛之中屹立的别墅中。这里装修很豪华,她还没仔细看看这资本主义的家,房门内,就传来了女人‘嗯啊’的哭声。下一秒,从里面跑出来个衣冠不整的女人,跟他们对视了一眼,哭着跑走了。一个抱枕顺

  • 龙蛇起陆第九章

    从未谋面的人可信吗?岳棠从不信。但眼前这个泰若沉山却疑团重重的男子对她说,信她。信到能将性命轻易交托于她。纵然是因为二哥的关系,也让岳棠颇为震动。在岳家族中,在朝堂上,在军中,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到过“信任”二字。她本不相信一面之词,甚至连看到的一切都会有所怀疑,而眼前这个雪怀,他双眼中凝聚的彷如雪

  • (镇魂同人)乖,来吃糖之命运之子模板

    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按下心头的疑惑,杨云开看了看宿舍内的几人,都还没醒,默念道:“系统,进入001位面白羊星。”他以幽灵的状态再度出现在武道碑的上方。此时,在001位面,距离他放下武道碑已经近五十年。这片大地上,石碑依旧,人却已经换了一茬。“系统,他们是怎么突破超凡的?”杨云开迫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