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穿成豪门弃女搞玄学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佩玉骑驴 来源:晋江文学城

胡晓光找了个池塘洗了把脸,对着水中自己的倒影,以手指为梳,随便将头发理了几下,盘了个丸子头在脑后,又从衣服上撕下一根布条绑住,她真的尽力了,除了马尾只会这一种,

路过一个村落的时候,顺手从一间民房外面拽走了一件粗布褂子。

不对,是借走的,她回来的时候会还的。

这一打扮起来,胡晓光还真有几分进城赶集的小媳妇的模样。

这处城镇不算大,城中心只有一条商业街,胡晓光找到了玉器店门口,在门口等着,每当有人进去问价购买的时候,她便跟进去听一听,顺便打量一下店内玉器的成色。

都说黄金有价,美玉无价。

但这小地方太偏远了,玉器店里今天早上最贵的那根簪子,也只卖出一两而已。

那些玩意同她怀里揣着的这一根玉簪实在不能比。

胡晓光不知道石昊这根玉簪要值多少钱,但是看起来通体洁白,晶莹剔透,貌似是个好东西。

时间有限,不能再耗下去了,她直奔当铺。

精瘦的当铺掌柜的看清楚胡晓光摆在柜台上的这根簪子之后,眼前一亮,猛地起身拿起来端详半晌。

然后眼珠转了转,懒洋洋地放下了:“哪来的,偷的?”

“你胡说,这是俺婆婆以前在京城给大户人家做工的时候,主人家赏的,后来主人家出事了,婆婆回到老家,藏了几十年,要不是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俺才不会拿出来当。”

胡晓光对历史一窍不通,只知道武朝是个太平盛世,皇帝姓石,别的一概不知。

来之前指挥部花了半个小时给她恶补了一下,武朝开国皇帝乃是封疆大吏出身,前头天下乱了几十年,各家纷争逐鹿中原,最后石皇帝PK胜出,得了天下。

而后历经三代明君,最终实现国家中兴。

教官一口气报出来十几串儿帝王庙号、谥号、尊号和年号加人名,给胡晓光听得直摇头,我要是记住一个,算我输。

胡晓光来的时候,正是武朝开国第六年,天下刚刚从纷乱中安定下来。

指挥官说,为了便于她执行任务,智囊团选了好久才定下这个时间。

前头几十年的战乱,有人富贵险中求,有人沦为阶下囚,乞丐变成将军,财主变成乞丐,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当铺掌柜的经常遇到有人拿出家底来卖,早已见怪不怪,他并不真的认为是偷来的,只是想趁机压价而已。

“死当?活当?”

“活当!”

听到“活当”两个字,当铺掌柜脸上失望的表情一闪而过,胡晓光看在眼里,知道他是很想要这根簪子的。

“十两,三个月内来赎,画押吧。”当铺掌柜懒洋洋扔来一盒印泥。

“死当,五十两,你收不收。”胡晓光没接印泥。

当铺掌柜一听她愿意死当,立刻来了精神:“二十两,不能再多!”

胡晓光撇撇嘴儿:“刚才我去玉器店拿给他家胖掌柜看过了,胖掌柜说凭良心讲我这簪子值一百两。

但是如今大家都穷着,这样好的东西也没人识货了,若是我肯卖给他,他愿意出四十两,我说去当铺再问问,他说我肯定还要再回去找他。

怎的到了你这儿就只给二十两了,那我还是回去找他吧。”

当铺掌柜一愣,心说这小媳妇挺精明啊,居然知道打听打听行情。

这小媳妇的婆婆八成是前朝宫女,簪子一看就是前朝宫里的东西。

玉器店的老朱也是个黑心的玩意,起码值一千两的东西东西昧着良心说一百两,既然你都替我压过价了,那就别怪我笑纳了。

“好,五十两就五十两,画押!”

胡晓光痛快按手印拿了银子走人,心里知道这波肯定是亏的,但是也没法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买了吃食,买了两身粗布衣裳,想了想,又给石昊买了一根桃木发簪。

那家伙胆小,桃木辟邪。

路过先前那个村落的时候,胡晓光把借来的衣裳又还了回去,正当她往竹竿上搭衣服的时候,那家的农妇端着盆出来喂猪,见状喝道:“你干什么呢?”

胡晓光一手拎着包袱,一手整理着衣服,不慌不忙地朝那妇人一笑:“大嫂子,你这没晾好,被风吹落地了,怕是要再洗。”

那妇人一愣,明白了过来,立刻不好意思了:“哎呦,我自己来我自己来,谢谢了啊大妹子,进屋喝口水歇歇脚吧。”

这家显然是个富户,门口拴着牛和骡子,角落里还有一头黑驴在拉磨。

胡晓光看中了那匹骡子,这几天她过着骡子一样的日子,天天驮着石昊走,实在太累了,她需要一匹真正的骡子。

她进屋喝了水,又在水囊里灌满了新鲜的井水,接着拿出军民鱼水一家亲的本领,满口嫂子长嫂子短,狠狠地夸奖这位农妇持家有方,家里家外收拾的如此敞亮。

农妇被她夸得笑逐颜开,心花怒放。

眼看感情联络的差不多了,胡晓光趁热打铁提出想买走这匹骡子,说自己回娘家走的太累了,想买个代步。

农妇犯难道:“大妹子,俺家中虽有两匹骡子,卖你一匹也无妨,但是俺男人和儿子去府里卖货还没回来,这么大的事俺没法做主啊。

你要是想买那头驴,俺倒是可以当家,反正村里家家有驴,到谁家都能再牵头小的回来养着。”

胡晓光回忆了一下背着石昊的销魂滋味,立刻点头表示:“驴也行。”

双方愉快地成交了,因为胡晓光嘴太甜,农妇还送了一辆破板车给她。

胡晓光驾着驴车嘚嘚嘚一路回到墓地去接石昊,看见那座大坟包,她扬起了手中的小鞭子高兴地朝他挥舞:“小昊昊,老大回来啦,高兴不,开心不?”

石昊本来因为胡晓光卖他玉佩的的事很生气,一个人在墓地左等右等不见她回来,想起她临走的时候放的狠话,又开始担心起来,这个村姑难道真不管我了。

现在远远地见她回来,听到她叫自己“小昊昊”,竟莫名地有些高兴。

眼瞅她到了跟前,石昊却又板起脸来。

胡晓光无所谓地耸耸肩,谁叫人家兜里有钱了心情好呢。

给石昊换上了新买的粗布衣裳,把他的头发用桃木簪子盘好,然后把他背到板车上坐好,水囊和吃食放在旁边。

胡晓光安顿好石昊,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么跟照顾小孩似的。”

她侧身坐下,一抖缰绳,开路,咱现在也是有车的人了,驴车也是车呀。

石昊吃饱喝足,换上干净衣服,感觉就像渴了半年的植物遇上了雨水,生命的活力又回来了。

胡晓光驾着驴车,哼着小曲儿,回头看他脸色好多了,笑着打趣:“怎么样,还是老大疼你吧,跟着老大错不了。”

石昊一见她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想起玉佩的事,气不打一处来。

路上有个土坑,驴车颠仆了一下,震到了石昊的伤口,他痛得“哎呦”了一声。

胡晓光忙停车问怎么了。

石昊看看她,越想越气:“我不能坐这破车,伤口都要裂开了。”

“就快到了,不能再坚持一下吗?你可是个大老爷们啊。”

“大老爷们也是肉长的。”

“那你想怎么样!”

“要么你背我,要么你把我丢下喂狼吧,随你。”

石昊脸上呈现出随便你怎么折磨我,我都不会反抗的表情,仿佛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生无可恋。

胡晓光觉得脑壳很痛,她跳下来,掀开他的上衣一看,肩膀的伤口确实隐隐透着血色,那伤口深至见骨,她虽然包扎但是没有缝合。

其他几道伤口,当时为了止血救命,被她烫了一下,现在有些感染的迹象,而且烫伤本就是很痛的。

胡晓光沉默了一下,把驴车的缰绳绑在了手腕上,然后背起了石昊。

一个小媳妇儿,背着一个大老爷们,屁股后面还跟着一辆驴车,这个组合太吸引人的眼球了,走哪儿都被人盯着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有车不坐背着走,这两人是不是傻啊?”

石昊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本来只想跟她吵两句出出气而已,伤口早已痛到麻木,其实并没有那么难捱。

“你把我放车上吧。”

“没必要,做自己该做的,不用管别人怎么说,那些说闲话的没有一个人会在乎你死活。”

胡晓光毫不在意这些人,稳稳地背着他向前走,说真的,这已经比走山路快活多了。

终于到了医馆,把石昊放下,胡晓光才长出了一口气。

学徒去把郎中请了来,验视伤口要脱掉石昊的上衣,男女有别,怕关系不方便,郎中便问胡晓光:“他是你何人?”

胡晓光正累得发晕,靠在床框子上呼哧呼哧喘粗气,这几天真是给她累死,这哪是找了个跟班,这是捡了个儿子啊。

不是亲生的谁能像我这样。

冷不丁听郎中这么一问,胡晓光冲口而出:“他是我儿子!”

“啊?”

郎中闻言惊呆了:“你如何能生出这么大年岁的儿子!怕不是有什么隐情,这个病人我不能收治。”

胡晓光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嘿嘿一笑补救道:“的爹。”

陪着笑脸又重复了一遍:“他是我儿子的爹,我累得脑壳发昏,说话大喘气,郎中你别误会,求您赶紧救救我家娃他爹。”

石昊怒视她,口口声声说什么想吃了我,想扔了我,想奴役我,我看你明明就是想嫁给我!

延伸阅读

生达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yusr.shtml
生达灯饰总部经销批发的灯饰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三清维康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68uc.shtml
珠海市禾佳康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物技术、保健食品、纺织品、电子产品、日用化

陶燕工艺饰品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6mle.shtml
陶燕工艺饰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饰品开发设计、生产加工及贸易为一体的多元化企业,公司位于

翻糖先生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b100.shtml
南京翻糖先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主要经营:餐饮管理;预包装食品、散装食品销售;餐饮服务(

越龙家纺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bt82.shtml
越龙家纺加盟详情越龙提花成立于1996年,位于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王江泾镇,有裕龙纺织

艺通隆兴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nqmk.shtml
艺通隆兴工艺品项目简介这是时尚与艺术的美满结合,这是向各省市展示中华民族文化的大好机

INLU/英路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gxnq.shtml
上海英路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致力于测控仪表,显示器件及光电器件开发及销售的企业,公

舒尔茨油漆涂料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bi56.shtml
德国舒尔茨油漆涂料生产有限公司创建于1966年,公司位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中部,地处于

昆布包裝机械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y97g.shtml
昆布包裝机械型半自动粉末包装机特点1整机全不锈钢:完全满足GMP、食品卫生等认证要求

百里臣便利店加盟  http://www.atouchoftorah.com/ga1a.shtml
一、加盟模式:委托加盟、特许加盟(一)委托加盟百里臣便利店将原本自己管理的门店委托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凡蛊第二章在线阅读

    “咚!咚!咚!”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刚洒在唐昊的脸上,门外便是传来一阵急促无比的敲门声。“谁啊!这么早就扰人清梦,我要打人了啊!”唐昊的声音带着几分困倦,将虚幻的力量封印到卡牌之中,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昨晚忙到了很晚,也就是制作出来几十张卡牌,还不是首部作品之中最顶尖的卡牌,哪怕是这样,他的查

  • 我的次元交流群在线阅读第三章

    徐桂芳走了三个时辰的山路,早就饿坏了,也有点不好意思,她知道家里白面不多了,这一碗面条扎实的很,怕是至少用了四两面。刘凤仙常年哮喘,一张脸就像水煮过的大馒头,没有一丝褶子,此刻她脸上又挂着几分笑,是一种奇怪的病态。徐桂芳以前不知道,其实她妈这就是典型的激素脸。她掏出裤兜里被体温捂得暖融融的大枣,说道

  • 浊世仙途之如果我是(9)

    第二天,秦阙早早的就给Fly打了电话。他答应了Fly的条件,Fly自然很高兴的去给秦阙办理入学手续了,而秦阙最终选择了读大学其实不光有胖子和Fly的原因。还有哪个慕容风,他….竟然是慕容月的弟弟!那么如果也和他一起去了大学,一定有机会找到阿月的!想到这里,秦阙不由得苦笑了一声,没想到就算是当年“误入

  • 失踪的城堡在线阅读第1节

    沈听澜到达滨海市的时候,雪下得已经很大了。他拖着行李箱从绿皮火车上下来,随着拥挤的人潮往出站口走去。冷风像刀子一般,吹透厚厚的羽绒服。他不禁打了寒颤,掖紧围巾,加快脚步来到了出租车等候区。上午七点半是小高峰期,候车区等待的人比较多,沈听澜排了十几分钟的队才轮到他。司机师傅是一位中年发福的男人,他发顶

  • 空间门之秦莉第六章在线阅读

    顾筠虽没有马上回答许姝,但是她面上的表情不言自明——姝儿你同我说这个杨瑾,是为何?多年的默契让许姝不难猜到顾筠此刻心中所想。寻思一番,许姝将今日在大佛寺里如何听到有二人背地里说顾世子夫人坏话、杨瑾又如何站出来给世子夫人争辩之事,细细给顾筠说道来。说完了今日所遇之事,许姝又防范于未然般,补充了一句:“

  • 剑破星极在线阅读第6节

    燕州地处塞北,秋冬来的早,所以本地人会把火炕盘的很大,进门就是通头的火炕,占据着整个屋子的一半的地势。燕州煤炭不缺,寒冬来临,火炕烧起,不仅阻隔了门口的寒气,满屋也是热乎的!二海捂着头,跟着郭玉芬儿进了屋,靠着门口窗台,就半拉屁股坐在炕沿上,一条腿担在炕沿边,一条腿支着地,那架势,准备随时开溜!满头

  • 快走吧粉我要命[无限流]第四章在线阅读

    王长生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人从浑浑噩噩中瞬间就恢复了清明,白马山的老道哪里想到对方明明已经受制于阴阳镜了居然这么快就脱困而出,属实不在常理之内,猝不及防下,王长生左手一拍身后的背包,那把七寸长许的桃木剑就飞了出来,顿时被他握在手中,随即王长生左手收拢肘部“嘭”的一下顶着老道的胸口,一转身就将他给压在

  • 玄幻:仙人板板在线阅读第八章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那个呆子呢?大概就是那次演讲吧!就是一次很走过场的入党积极分子竞选演讲。其实,谁最后能够入选,是早就确定的。我是班长,向台那时候虽然平时话少,人缘一般,但是成绩一直很不错,是实打实的学霸。不过,那人也着实无趣。我跟同学们都保持着不错的关系。我家里是做生意的,从小

  • 她能预知三日第8章在线阅读

    打开这个门确实林小强只用了三四秒的时间。进屋闪身就把门关上,然后打开预备好的强光手电,往床上一照,低声喝道:“别动!”门一被打开,老头就察觉了,床上一阵乱动,林小强一喝,顿时静止不动了。“出来!”慢慢的蚊帐打开,老头穿个短裤,一脸绝望,坐在了床沿上。“别怕,我不是警察,不逮你。”老头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 朱雀小厨想养A神夜话

    这一夜!天命出奇的没有早早就睡下,他给自己的未来定下了方向,修仙他是一定要去的,这次的机会是离他最近的一次机会,没有理由不把握住。另一个没有睡的原因是,他在等村长来找他。月色如水,外面的喧闹在月上中天的时候,终于慢慢消散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月亮变的又大又圆,此刻已经子时,人们早都已经睡觉了。“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