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家教]云雀家那点破烂之食材

作者:柒殇祭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秋攸宁离开后不久,咖啡厅内坐在窗边的那个少年也饮下最后一滴摩卡,收起自己的AX207卷轴电脑,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劣质的合成饮料……”

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少年不满的低声嘟囔着,压低帽檐以隔绝路人不断打量自己的目光——不为其他,实在是因为他长得太漂亮了!脸型姣好、肤如凝脂、眉目如画,当第一次看见这张脸时,白芥甚至忍不住拉扯自己浓密得像两把小刷子一样的睫毛,天哪,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长得如此GAY里GAY气的男人!

无论他怎样在太阳下暴晒,肌肤依旧白嫩水润得像广告里的模特,他甚至试图用剪刀剪秃自己的睫毛,然而只不过是一晚上的功夫竟又长回了原样——他怎么“努力”都是做无用功,这些华而不实、引人注目的“花容月貌”就像是天神打翻了调料盘,一股脑的全倾倒在了他身上。

后来他了解到,像他这样的人类虽然稀少但绝不止他一个,这个世界的人称之为:Omega。

“拒绝暴力统治——!”“拒绝系统分配——!”

白芥抬头瞥了眼不远处仍然团团围住政府大楼的情绪激动的“请愿者”们,不禁冷笑了一声。任何不具备武装的游|行活动都是纸老虎,这个世界对于武器的管制严格更甚于他之前的那个世界,手无寸铁的平民想要反抗被军阀把控的政府,简直痴人说梦。更何况长了这么一张诱人犯罪的脸,就算没有那个什么荒唐的“信息素”,大白天被强上也绝不是没有可能的!

正想着,一串刺耳的口哨声传入耳中。白芥微微抬头,在前方的树下看见了三个穿着花哨的青年男子,正一脸猥琐的相互交谈着,目光赤|**的盯着他时不时淫|笑两声,就像要扒光他的衣服一般。

白芥再次拉低帽檐,对于越来越近的淫|荡话语充耳不闻。联邦是个法制社会,对人权最蔑视又最尊重,强制的系统分配婚姻法让一切自由恋爱都那么脆弱,但监控摄像头下哪怕最细微的犯罪都会得到严厉的惩罚——白芥敢保证,如果在这遍布监控的大街上那三个混混真那么想不开的话,他们的下半辈子只会在联邦监狱中渡过。

然而事实证明,有的人真的就是那么想不开。

白芥有些疑惑的看着被摘掉的帽子,对上了那三个男人的淫邪的目光。

“这身材真他妈正点!”为首的一个男人兴奋的对同伴笑道,同时将手伸向了白芥的脸庞,“小朋友,你父母有没有告诉过你不可以在街上乱逛,会遇到坏叔叔的哦~~啊——!”

电光火石之间,那个男人伸向少年的手被提前捏住。上前一步,右手捏住对方手腕,转身,以肩膀为轴左手上顶,跨步转腰。啪——!同行的两人甚至都还没看清楚,自己的伙伴就已经被那个瘦弱的少年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连带着手臂骨都发出了沉闷的“咔擦”声!少年的动作熟练而敏捷,像一只短小精悍的兔狲,他并没有因为倏忽间干掉一人而洋洋自得,反而迅速后退两步,警惕的盯着剩余两人,那浅灰色眼睛里透露出的冷漠让他们心底有些发毛。

“妈的,上啊!我今天非*得你求饶不可!”男人捂着自己脱臼的手臂站起来,红着眼吼道。

白芥看着缓缓从地上爬起的男人,微微皱眉,这个身体的力量说到底还是太弱了,纤细的肌肉纤维和脆弱的骨骼承受不起过重的击打,要是以前这一下起码能让这个家伙断几根骨头!

“你确定?”白芥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冷得像从地窖里刚取出的冰块,“我们周围起码有五个摄像头能看清楚双方的脸和身材。”

“坐几年牢又怎么样?怕了?哈哈哈!”男人恶狠狠的啐了口唾沫,咬着牙接好了自己的手臂,这小子力气竟出奇的大,直到现在他的后背还不断刺痛,只怕是骨裂了。

悄无声息的将手伸进口袋中,不行,在这里动手太引人注目……“如果我是Omega呢?”白芥将手从口袋里拿出,居然冲最近的摄像头微笑着挥了挥手,继而目光在三人脸上扫视,“强上Beta也许判几年牢,或许你有什么背景,甚至可以无罪释放。但是——如果我是Omega呢?”

白芥的话让三个混混的心里一惊,他们再次惊疑不定的打量起了眼前的少年,确实……就一个beta来说,他好看得太过分了!简直,简直就像是个Omega。基于共和国中人类A、B、O奇葩的6:300:1的比例,Omega拥有全共和国最高的关注度和豁免权,与之相对应的,任何伤害Omega的行为……都是死罪!

“哪,哪有Omega像你这么大力气的!”男人色厉内荏的说着,“再说了如果你是Omega,怎么可能在街上闲逛?”因为Omega天生就是人类三种性别中最弱小的一类,所以但凡Omega达到14岁时,都会统一前往联邦盖亚学院进行封闭式教学管理,一来是为了避免他们受到伤害,二来也是教导他们一些必要的知识。

“我今年刚刚14岁,招生处的老师此时正在家里等我,如果我在路上出了什么问题。你、你、还有你——都会死得很惨。”白芥一字一顿的说着,没有情绪的浅灰色眼眸逐一扫过三人的脸,后者无一敢与之对视。说完这句话,白芥再没有管三人的反应,直接侧身让过他们继续向前走去,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在*,*联邦社会里的人对法律与死亡的敬畏,*自己这张娘炮脸的说服力。

五米、十米、五十米……很好,他*赢了。

哼着小曲乘上前往三门区的468路公交飞舰,背着书包、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少年看起来就像是最普通的放学回家的学生,他一共搭乘了六站,期间还给脚步踉跄的老奶奶让了个座,羞赧的表示尊老爱幼乃是人类传统美德。在黎明路下车后,他横穿过德山公园,自西大门出口再次坐上315路公交飞舰,搭乘十八站后在安亭西村路下车,逆向走了约半小时,途中还在一个热闹的大菜场晃了一圈,总算在黄昏之际到达了一片破旧的小区门口。

这片上漏下湿的小区据说是建造于上世纪末,到现在已经是七八十年老楼了,也许是远离中心城区的原因,这片摇摇欲坠的小楼始终没有被拆迁重造。

白芥轻车熟路的走到靠内侧的一栋楼前,走楼梯上了二十三层,他一直相信没有先天的废物,只有后天的怠惰,所以从四个多月前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之后,他一直勤勉于锻炼身体和吸收知识,目前看起来虽然效果不佳,但总聊胜于无。

咔擦——

“芥芥~你回来啦!”打开门后,正坐在沙发上卷头发的女人笑着冲他打招呼。

“雪姐,又要出去啊?”在开门前白芥就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笑脸,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这是一个不足八十平的两居室,是由“白芥”和这个Beta女人刘雪在一年前合租的,含上水电两人每个月各一千五百蒙的租金,在这一片来说都是相当便宜的价格了。

刘雪是个三流的新闻记者,同时也是“反系统分配婚姻法组织协会”的主力会员,系统分配配偶的表格早被她丢到八百万光年外去了,从遥远是泸定州跑来首都州就是为了让自己的“法定配偶”找不到自己。同时也热衷于跟各种人约炮,白芥常说她迟早有一天要被联邦警察抓住强制遣送回去洞房,可她依旧乐此不疲。

“晚上约了个线人,谈点‘事关人命’的新闻。”刘雪冲白芥挤眉弄眼,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雪姐,我可才15岁!你这样跟未成年人传播淫|秽思想,是要被判刑的。”白芥嘻嘻笑着,一边说一边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可惜咯,今晚我下厨。”

“哇——留我一份……”

将门反锁,白芥原本笑嘻嘻的表情就像被泼了速效卸妆液一样瞬间变得古井无波,他揉了揉自己笑得有些僵硬的脸颊,将帽子和口罩放在桌上,轻轻的打开了书包。

书包里没有书,只有几个塑料袋。

白芥首先取出其中一个,透明密封的塑料袋中的东西颜色暗红带着血迹,光滑而富有弹性,约有成年人拳头大小,赫然是一块肝脏!他凑近仔细看了看,嗯,在三十度的高温中超过十小时都没坏,这个世界的保鲜技术还是不错的。随后他又自书包中取出了几根大葱、几条黄瓜、一把辣椒和一小袋青菜,拎着几个袋子打开门向厨房走去。

“什么好吃的呀?”卷好头发的刘雪嘴馋的凑上前来,发现同居小伙正在切大葱,还有一些切成片状的肝脏和黄瓜、红辣椒放在一旁的洗净的瓷盘中。值得一提的是,白芥使用过的厨房都非常干净,干净到连一滴液体都会被擦净——当然也包括血迹。

“爆炒猪肝,油淋生菜。”白芥微笑着说道。

他打开电磁炉,在铁锅中淋上一圈油,动作优雅而简练,看得刘雪啧啧称奇:“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谁能猜到咱们芥芥几个月前还连菜都不会洗,现在都成大厨级别了!以后谁要是娶了你就有福咯~”

“还早呢,”白芥羞涩的笑了笑,“再说了没准系统分配我做丈夫呢?”

“呸,系统分配!”刘雪啐了口唾沫,充分的表示了自己对联邦婚姻法的蔑视,“咱Beta又不是那些高贵的Alpha或者Omega大人,想在上面就在上面,想谁生孩子就谁生孩子,它管得着吗?”

白芥羞红了脸,紧抿着嘴巴,看样子是说什么也不会再跟刘雪继续这个话题了。对于调戏这个害羞的同居男孩,刘雪乐此不疲,她感叹道:“就你这么容易害羞的孩子,父母怎么会同意让你一个人来首都特区哦?”

“要上学,家里的钱不够所有人一起来。”白芥有些尴尬的笑着挠了挠头,右手却没有停止翻炒的动作。

“真香,”刘雪吸了吸鼻子,飞快的探出手自滚烫的锅中夹了一块丢入嘴里,像个偷食的小孩一样迅速的跑到了门口,“我出门咯。”

“晚上要给你留门吗?”白芥转头问道。

如果她知道刚刚吃的不是猪肝,而是人肝,会不会马上吐出来呢?

“不留了,咱屋子隔音效果不好,我怕吵得你睡不着。哈哈哈!”一边大笑着,刘雪一边关上门离开了。

听见落锁声后,白芥脸上的肌肉立刻放松了下来,处于一种完全放松的“无表情”状态。他面无表情的炒菜、盛饭、咀嚼、吞咽。将色香味俱全的油淋生菜和用于配菜的黄瓜、辣椒、大葱全拌着饭吞下肚子,唯独将最重要也最耗费心机的肝脏保留了下来。

其余所有的饭菜都是为了伪装,或者说为待会儿即将发生的事情保存体力……白芥凝视着浅褐色的食物,迟迟没有下筷。

还是……去浴室吧。

将淋浴的水量调至最大,哗哗的水声里却没有一丝热气升腾。少年纤细的身躯在冰凉刺骨的水流冲击中显得有些柔弱,他的肌肤原本如最上等的羊脂玉般白皙,此时却被狂乱的水流击打得发红。他不禁打了个哆嗦,颤抖的手坚定的拿起了早已被水沾湿的瓷盘。原本香气四溢的食物此时也宛如残羹冷炙,他却根本不在意这些细节,持箸如刀、撕咬似兽,以最快的速度囫囵吞了那盘肝脏。

咚哒——咚哒——

咚哒——咚哒咚哒——

咚哒咚哒——咚哒咚哒咚哒咚哒咚哒……

站在水中的少年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心脏,那里跳得太剧烈,就像是有另一个灵魂叫嚣着要冲破他的身体!他颤抖的身体慢慢顺墙壁滑下,坐倒在浴缸中。冰冷的水温能勉强帮助他保持神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上那个绝不属于“男人”的器官在变化、在饥渴、在他的耳边如恶魔般低吟。

去,去找一个Alpha。去找个人结合!这不是你能抗拒的事情,这不是你能一个人渡过的时间!

延伸阅读

洪荒之圣道帝尊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0668mm.cn/doo5.shtml
楚溪没想到第二天再看到姜秋的时候,他的气色非常差。但是今天她得去工作室与词作商量歌词

我有地球强者排行榜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0668mm.cn/u909.shtml
庭院深处有一个秋千,从前母亲推着秋千,让沈芳璃在上面晃啊晃地嬉闹,而现在,晃动这个秋

我有一张神级复制卡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0668mm.cn/x9zn.shtml
那天之后,余欢整理好东西,去联系他的老师,毕竟三年不见,说起余然,可能很多外行不知道

[综影视]双姝第一章  http://www.0668mm.cn/y67s.shtml
寂静漆黑的深林,一道诡异的绿色幽光一闪而过,随后消失在夜幕中。幽光消失的地方,有一个

平川在线阅读蔡启荣两兄弟的末路  http://www.0668mm.cn/ymor.shtml
看着对面的林耀东,陈永仁也没有客气,直接说道:“东叔,那我就不客气了。”和谐的聊着天

[综]认真做火影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0668mm.cn/gcu3.shtml
粉嘟嘟的窗帘被紧紧的拉在一起,现在已经日上三竿,窗外强烈的阳光照在窗帘上,将屋内昏暗

穿成李世民他姐占领龙神之堡  http://www.0668mm.cn/xv1b.shtml
“叮咚,您的顺路快递到了,请签收!”现在的快递,全部由无人机自动运输,仅仅三个多小时

末日狂徒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0668mm.cn/sm5k.shtml
听薛世坤这么一说,杜世龙总算是明白过来,顿时大笑起来,说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出呢

人生的抉择之大伯危机(3)  http://www.0668mm.cn/sie0.shtml
此时我和大哥。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而王良也是站在不远处愣愣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父亲

彼岸的自我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0668mm.cn/p0gq.shtml
叶小凡从手机店出来,看着自己新买的苹果7手机,心中有一种成就感。做了半年兼职终于筹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叔的一击综漫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拜入唐门唐雅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就是宗门,我们的唐门曾经可是大陆第一哦。加入的话,你绝不会吃亏的。而且你和小雨浩孑然一身,年纪又这么小,加入宗门的话,大家以后也好相互照顾,总好过你一个人冒冒失失的,毕竟运气不可能总是跟着你,万一自己的私下行动出事了怎么办?”“好啊!我同意加入!”林博突兀的话

  • [综英美]超级偶像日常之“龙庭”龙九

    力震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现在的他正在极力压制着怒火。“几十年了,力家已经几十年没有受到这种屈辱,很好,这个人很好!”力震怒极反笑的说道。“家主,要不要我集结所有兄弟们去追杀他?”力龙出声道。力震摆了摆手,想到萧云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他一阵后怕,正色道:“刚才那个人并不是要彻底与我们

  • 网王—我们的青春白皮书第五章

    “你好你好,”顾季时的妈妈笑着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沙发,“过来坐。”简平书一时间被长辈的热情砸蒙了头,习惯性地偏头去看顾季时。后者已经脱掉外套挽起袖子,直奔厨房。“爸妈,你们陪他一会,我做饭。”“梅菜扣肉!”顾季时的爸爸喊道。“尖椒肉丝!”顾季时的妈妈也紧跟着。“行,知道了,”顾季时等了一会没听见那个人

  • 大话青白大泼猴系统(新书,求鲜花,收藏)

    常春市,南关区自由大路,位临东北师大旁边的动植物公园!今天动物园里依旧人声鼎沸!无数的游人络绎不绝,还有各种各样的带着小黄帽的初中生,小学生在学校的组织下,来这里参观,算是寓教于乐的课外活动!而此时此刻,动物园中央地区的猴山外!一群游客正围着铁栅栏看着猴山里,那些顽皮可爱的小猴子龇牙咧嘴,上蹿下跳!

  • 万界之武神学院第1章在线阅读

    薛珍珍在她面前的喋喋不休,顾盏乔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纤长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看着在她微博下面吵闹不休的网民,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女表子顾盏乔,谁知道当初怎么演得第一部剧。——感觉她长得不如蒋艳的赞我[赞][赞][赞]。——#顾盏乔滚出**圈#——不要破坏人家家庭好么?!小三[愤怒][愤怒][愤怒

  • 此寻恋恋于诗在线阅读第六章

    “目前剩余能量:8850单位。”“检测到某种可吸收的低等能量,判定为您所提及的‘精神力’,是否吸收?”盖亚提示道。“吸收吧!”“剩余能量:8870单位。”“8873单位。”“……”随着时间流逝,从三个场景中源源不断吸收着三人逸散的精神力。“场景全部结束,最终剩余能量11550单位。”这三个场景,都只

  • 星期天的Omega [参赛作品]锋芒初露1

    如果说龙清涵没有成为魂师的天赋,那倒不会让人觉得太过意外,毕竟一千个人里面,能出一个魂师就算不错了。可龙清涵竟然连修武的天赋都没有,这就让人觉得有些太不可思议了。须知道,只要有修炼功法在手,就算是身体条件再差的人,也是可以修炼的。赫兰城主龙傲天也觉得事有蹊跷,便请来了赫兰城最好的医师,为龙清涵检查身

  • 宝同番外勾搭了个腹黑将军在线阅读漂亮女人

    虽然嘴上说着准备去见见这个神秘的买家,但是真临到头了,杨秋又打了退堂鼓。之前曹笃告诉他自己的额身份还没有有暴露,现在就出现,岂不是一点谈判的余地都没有了。想来想去,他还是打算让曹笃代自己出面。曹笃拎着箱子,答应了。中午的时候,曹笃先开车来了杨家当铺,和杨秋商量了一下要问的问题,然后再驱车赶往那个神秘

  • 血族在校园在线阅读第5章

    天呐!这不是跟自己相同的境界吗?被甩飞的龙啸天更是惊讶不已,华阳市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三品幻妖,他自己感觉这次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他站起身来走到了林天赐身边,此时的他身上已经衣衫不整,头上还流着血。“这妖怪是三品幻妖境,你我联手,兴许还能活着离开。”林天赐心想不能再藏下去了,再藏估计命都没了。“你的静

  • 我靠学习变美[系统] [参赛作品]第二章在线阅读

    刺眼的光线和耳边拖长的嘟嘟声。迦娜头很疼,试想按掉耳边的闹钟。“患者睁开眼睛了!”“不可思议,她还活着。”有人撑开她的眼皮,一道光在她的眼球上扫射着。“她的瞳孔有反应,她还有意识。”“难以置信,她好像是从13层垂直落在水泥地上的。”“粉身碎骨。”13层?垂直落下?他们在谈论的是自己吗?她一点点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