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010想五分天下的玫瑰!江寒挥舞的右手非常用力,看那样子,若是烟灰缸砸在徐乐功脑袋上,至少也会让徐乐功破相。但江寒力道控制的好,在烟灰缸距离徐乐功还差一尺距离的时候,江寒直接收手。咕嘟!现场一片安静,徐乐功的咽口水声都能清楚听见。“乐哥,烟灰缸可不能瞎玩哦,玩到最后可就是玩火自焚了。”江寒挥舞着手中
  • 看到这一幕,赵陈凝挠了挠头,将羊脂玉重新递给万燕宏:“它好像坏了?”万燕宏看着赵陈凝递给来的羊脂玉脸色表现出很心疼的样子,是那种一脸的生无可恋,内心是相当的崩溃:“这可是上等的羊脂玉,价值不菲啊,就这么坏了?”颤颤巍巍的将手串接过来,万燕宏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赵陈凝道:“它……它就这么碎了,这一颗珠子
  • 随李龙云前往李家的车上,江小飞坐立难安,虽说这是系统的安排,但他总觉得事情透着诡异。腿瘸了之后,他一穷二白,靠写网络小说谋生,比屌丝还屌丝,李龙云身为足协高官,为什么要把宝贝女儿嫁给他?如果说李晴雪是一个丑八怪,没人要也就算了,可李晴雪美若天仙,比女星和网红还要漂亮。想不通!江小飞索性也不去想了,这
  • 第二天清晨,高天完成了日常训练,绕着城市慢跑了一圈后,没到8点就早早的来到了大明网吧,这个时候大明网吧基本没什么人,除了少数几个包宿继续鏖战的小青年,只有小光打着瞌睡,在收银台前似睡非睡。大明网吧上网很便宜,1块钱一小时,会员只有5角钱一小时。高天打开了一台靠近收银台的电脑,就进入的跑跑卡丁车的世界
  • “冷少,那丫头应该是被人陷害的,不过,她自己倒是挺狠的,舌头,嘴唇,咬破了好几处!”冷墨辰:“……”还挺有韧劲儿!对,他还被咬破了脖子!算了,不提这事儿,都是小伤,不值一提!“不过,你脖子上那处,比她自己身上的狠!”童孜简坏笑地朝冷墨辰脖子上瞄了眼,“那丫头,肯定是以为冷少想对她不轨,用了命咬你!”
  • “嗯,就是我”“你…不可能…”总裁,不可能,怎么看也不像传闻说的那样。见她不信,起身去从外套里拿出钱包,坐回床边再把身份证抽出递给她看。这下能不信都不行了,在看到上面的名字时,不过看里面的照片和现在的样子,真的一点也不像,当然不是指样子不像,而是气场,照片里的给人一种难以靠近不可得罪的气场,但眼前的
  • 第二天一大早,廖淳就整兵去打安喜县。他手下这几千兵是天不亮就吃了饭出发的,午时不到就来到了城门前。当然,午时这个时间是指廖淳到达的时间。他派出去诈城的黄巾兵早早地就进城打点好了一切。这个安喜县与石邑县如出一辙,守将没有,士兵也逃散干净。城内物资,一应缺乏!等到程远志、邓茂进城的时候,自然又是夕阳西下
  • 经历了摊主的洗礼,苏谪越发觉得在这个世界若想生存下去,仅靠苟着是没用的。别人仅仅一个眼神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苟着根本没有尊严,苏谪不想这样活着。但是对于自己而言,现在先不说修炼,就连最基本的锻体都没有,前途渺茫啊。苏谪无奈叹息。“走一步看一步吧。”苏谪拖着步子找到自己那辆自行车,城里人曾嘲讽这类普通
  • 食物家畜中的三分之二分给每个居民,五十个奴隶则直接算做部落财产,江渝对着涛与部落里其他几个主事的人磨干了嘴皮子,最后干脆又直接打着海神的幌子,以“海神眼中见不得不公不义之事”为由,让其他居民答应了优待奴隶。“我在此承诺,只要你们在部落安安分分劳动三年,便能够脱离奴隶身份,成为白浪部落的一名普通居民,
  • “唉……”一层的BOSS房间内,一个少年用胳膊盖住眼睛静静地躺在地上,而在他身边坐着一个和他长得有丝神似少年看着手中破烂的盾牌,长长地叹了口气。听到长长的叹气声,躺在地上的少年挪开手臂,收起脸上的疲惫,睁开眼睛温柔地看着身边的少年问道:“怎么了?”浩克看到浩修被自己吵起来了,嬉皮笑脸的道:“嘻嘻,哥
  • 第八章京都赤司本家————————“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拥有着蔷薇色碎发的男子身着咖啡色条纹和服跪坐在茶桌的前面,右手持着浅色的茶杯,端在嘴边,正准备饮用,便听见茶桌对面的男人发出这样的话语。“征十郎,下个月柳家家主会带本家小姐前来拜访,你要回来一趟,毕竟这可关系到你的婚事啊。”同样有着蔷薇色的碎
  • “回神了。”我伸手在中也的面前挥了挥,他的视线才终于从《我的非人类男友》的宣传海报上移开。“十二点四十了。”我看了一下手机说,“饭点都快过了。”中也问道:“你想去哪里吃?中餐馆还是西餐厅?”“NO!都不想。”我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握住了他的手,“爆米花吃多了,现在也不是很饿,不如我们去买点菜,回去自己
  • 布拉克和教练简直是眼睛都要凸出来了,这个嘉文四世一个人冲入人群中,直接把敌方的远程英雄和中单法师击杀,把上路的盖伦和下路的披甲龙龟打残了。然后使用秒表这个装备躲避沃里克的R技能-无尽束缚。这个伤害和操作已经涉及到了教练和布莱克的知识盲区了。两赶过人的一惊一乍引来了其他的队员的注意,全部都围在布莱克的
  • “喂,那边的小鬼,走开,别挡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把脏兮兮的男孩撞开,男孩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过了。下雨天,寒冷的雨水让他裹紧自己已经看不清颜色的麻衣。男孩跑到了巷子的角落,用手扣掉身上的泥巴,这些泥巴会让自己变得更冷,结块的泥巴和汗液黏在一起会让自己难受。在巷子旁边的垃圾堆边,男孩找到了一个装电视机的纸
  • “诶诶小涵!”江涵正站在学校公告栏前,看高二分班情况。江涵回头找了找,看到了舒凌寒,朝她挥了挥手。“不用找了,高二十二班——”舒凌寒勾住她的脖子,特意延长了最后一个字,把她拖出了公告栏,脸上是溢出来的高兴。“你干嘛啊一脸贼笑。”江涵打趣,舒凌寒没有说话,可能是因为周围人过多,她不好放声大笑。“诶不对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