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列表
都市小说
  • 钱亮那满面春风得意的样子,仿佛在说:快看看我多牛逼!夸我,用你们所能想到的所有词汇来夸我,没有我,你们恐怕还要排队一两个小时呢,而且坐得还是大堂普通餐桌,而不是上档次有面子的包厢……至于现实,在经理为众人带路的时,一个个都如愿趁机拍钱亮马屁。对于一个个同学的夸赞,钱亮要是有尾巴的话估计都恨不得翘上天
  • 傅沉从小保姆脸上移开视线。午饭过后,傅先生午睡。温舒等到他睡熟才离开客房。她坐在客厅,拿着手机逐条回复各路亲朋好友的问候,大家还以为她和傅先生在外旅游,都让她捎带点儿手信。手信是不可能手信的,命都差点丧过去。这时,傅欢的消息跳出来:“嫂子,我待会儿去你们家,我买了你喜欢的草莓慕斯蛋糕,这段时间辛苦你
  • 第二节数学课,林筝怏怏地趴在桌上不出声。时七边记笔记边看林筝,见她捂肚子立刻忍不住问,“筝儿,你怎么了?肚子疼?”林筝踮起脚,把身体压得很低,“饿。”“啊?”时七把身上的兜上上下下翻了一遍,连张纸都没翻出来,“筝儿,你忍一忍,等会儿做完操,我给你买红豆面包。”林筝咕哝一声,把肚子捂得更紧了。时七看着
  • 随着声音的响起,粉色的樱花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四散开来,而后颀长的身影自粉色话语中缓缓现形。走出了一个穿着黑白西装的男子,深蓝得近乎于黒的头发,碎发之下右眼戴了一个黑色眼罩,金黄色的眼瞳让阿金有些熟悉,但是身上的盔甲和手边的刀剑,显示出他锋利的危险。紧接着从高大的男人身后走出一个小男孩,并肩站到了男
  • 第一话“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明明我什么都没做,明明我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每个人都能成为光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得向往光!不知何时,人们为所谓的正义和黑暗打上了标签。把正义的一方比作成光,而邪恶呢就是黑暗。“相反不知何时起白
  • 宅家的日子过得总是很快,距离江远获得系统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里,江远发现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最先发现变化的地方,应该是自己的智力了。那日系统休眠之后,江同学又扑向了自己的毕业论文当中。然后他发现,自己仿佛文思如泉涌,灵感如尿崩。区区本科毕业论文,万把字的内容,结果只用了三个小时就全部完成了。太
  • 初中毕业后,我找到院长,说我不想读书了,我想出去找一份工作。院长深深的双眼盯了我一会儿,随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是因为你的长相吗?”院长的话,一下子戳中了我的要害,我的心,忍不住颤了颤,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主,一下子哑口无言。没错,因为我丑陋的长相,让我很自卑,我不想再上学,我怕被同学指着我丑陋
  • 不一会儿,穆子宸就洗好了,要林溪给他讲故事。林溪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一时想不起什么故事来,“有绘本吗?”“嗯。”穆子宸重重点头,拉着林溪到他房间,拿出绘本递给她。林溪翻开绘本,穆子宸靠在林溪的怀里听她讲故事,遇到不明白的或者好奇的就问,林溪也耐心地跟他讲解。讲完两个故事后,穆子宸已经在林溪的怀里睡着了
  • 三人回到山上时,差不多已经十一点了,松风和山月自去安置了,宴衍则洗手开始准备午饭。…正当他将一串糖葫芦小心放进橱柜时,松风已经收拾妥当回来了,他半倚着房门,询问宴衍:“山上什么时候来了个孩子?”“就知道瞒不过你。”宴衍头也不回,“差不多是去年这个时候罢。”松风点点头:“又是天涯子前辈捡回来的?”宴衍
  • 第九章入梦“你可以叫我青儿,以后让邵烨带你去我家找我玩啊。”顾青说着说着就感觉到自己能够把自己从那种粘稠的情绪中释放出来了。俞安的眼睛仍然是有神又明亮,是没有经历过一分阴霾的宝石一般的清透,不过跟之前不一样的是那双有神的眼睛里没有了对他的痴狂入骨。他看过去的时候是一片的通透,顾青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还是
  • 初秋的时节,宁城的天气还很闷热。厚重的窗帘挡住了烈日强光,只有一丝细窄的光线从窗帘缝隙中洒进来。空调孜孜不倦地吐着冷气,发出微弱的运作声。“铃铃铃”耳边电话铃响了好几声,林一染伸出一只手捞过听筒,闭着眼:“喂?”“您好女士,提醒一下您的退房时间快到了,请问需要续房吗?”“不用了谢谢。”随手将电话挂掉
  • 准帝的话语,如同洪钟大吕般,在虚空中炸开,茫茫虚空都在颤抖,仿佛要支离破碎一样。王家准帝脚踩在虚空当中,脚底时间长河不断的服用,准帝一言一举,都可以影响时空岁月。纵观今古,能够踏入准帝门槛这,日后基本上都可以证道大帝,成仙都有可能。王家准帝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神圣气息,诸天寰宇仿佛都在膜拜他,王家准
  • 什么?还没走远的几人,顿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站在林凡身前的赵小艺。赵学姐要跟这人切磋比试?几人定定地看着,颇为吃惊。平时赵学姐的脾气是差了点,是那种一点就容易着的火爆脾气,可是她的为人却是很不错,从不会仗着自己武功厉害去欺负人。可是……这次到底是因为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找一个普通人切磋?在这些人的眼
  • “有什么发现吗?”刁世豪看着回来的几人说道。“没有,到处都脏兮兮勒。”袁帅走到杨黛玉身边坐下说道。落山村因为地理位置原因,紧靠云贵高原。“我觉得有点意思”赖逍遥神秘兮兮的看着杨燕西,多年养成的默契杨燕西秒懂赖逍遥的意思说道“是这样的,有些屋子很干净,也不是很脏,我们回来的路上讨论了一下,有点怀疑”杨
  • “看我干啥,走不走啊?”柯晨向来是个不会好好说话的,这会儿见他这副表情还以为是挑衅,语气也就更差了。言储看他这副样子就头疼,忙过去拍了拍郁澄风的肩膀以示安慰,“甭理他,不会好好说话。”柯爷在旁边肯定是不乐意但也没反驳,毕竟言储说的没错。他也就干脆进屋往沙发上一横,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等人走了,言储才回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