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列表
校园小说
  • 薛岚的反应很快,虽然走了一会儿的神,但是在话题转向他的时候,果断的回过了神来。除了比较熟悉他的人以外,很少有人能看出他居然走了神。看他神情自若的拿好了话筒,云子欢忍不住的松了口气,他在台下看见薛岚走神的时候,那真是整颗心都快跳出来了!他发誓,他自己在台上的时候都没有像这么紧张过!好在薛岚向来不会让人
  • 顾家主的生辰果真是奢华大气,纸迷金乱。一身素色衣袍的雁十三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他去了顾琅谨的书房,将情报交与了顾琅谨。“雨湖,你最近似乎与小村次也走的有些太近了。”顾琅谨在雁十三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开口了。雁十三笑了笑,转身轻语道:“小村次也先生人很好,我很喜欢与小村次也先生聊天。不过,这与顾家主有什
  • 顾沉顾总长这人大概就是在队里管人管多了,所以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嗯,一种类似大家长的威严。反正简桑榆打小就怕他,大院里的人也怕他。在大院里,喊一声顾沉来了比喊谁的爸来了都管用,一群熊孩子,保准一哄而散,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就连简桑榆的好朋友米那这个大院里出了名的混世女魔王都怕顾沉。可事实上,顾沉并
  • 白然几乎岔了气。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程淮给她打电话了。大概是察觉到她的语塞,那头顿了顿,又开口:“怎么又安静了?”白然掐了大腿一把,努力揉平声线又不显得太刻意:“不好意思,刚刚在电话和同学讨论事情,以为又是他打来的。”程淮似乎并没在意她语气上的变化:“听说你这两个星期都没回去。”白然:“学校里事情多,
  • 快到晌午时,凌湛空一行人在一个茶棚停下歇息,茶棚在一片浓郁的树荫下,十分凉爽,这是顶茅草搭的简易棚子,只有顶,没有墙壁,茶棚里除了他们几个没有其他客人,小二问他们要些什么,花醉荫说要七碗清茶。小二哈腰说:“这位大爷,不好意思,只有刚烧开的水,没有凉水”,花醉荫说:“无妨,我们不急。”不一会儿,小二将
  • (作者的话:有些盆友可能发现了我的书中的错字有很多,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对不起!因为我用的是手机码字,而且手机还有半屏坏了,点不了了。所以码字慢,错别字多,还请大家多多包涵一下。)“没有!人!能!说!我的!朋友!”啊木木用绷带把自己固定在雷克塞身上,每一个字便是一记重拳,打的雷克塞勃然大怒,但却丝毫不
  • 幻豪的血量已经不足一百滴血,并且头顶上还挂着流影之主劫的点燃,如果没有其他的治疗方式,基本上已经可以说幻豪是一个死人了。对方也是如此认为,小炮和劫已近打算离开这个已经非常浑浊的战场了。为了对方的一个辅助,他们竟然死了两个,并且召唤师技能都使用的差不多了,实在是有些不值得。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闪亮
  • 自从冯安给刘倩倩买了钻戒,除了第一天和王娇闹了一场不开心,可随后知道了王娇干的那活,刘倩倩心里就看不起她了,平常对着王娇的一些言语也不搭不理。这事刘倩倩没和冯安说,她觉得自己工作的酒店有这么脏的事也不光彩。刘倩倩还是满心欢喜的带着钻戒,遇到合适的机会也讲上讲句,看着别人羡慕的目光,刘倩倩总觉得自己眼
  • 出了金鹰酒吧的门口,西门少坤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带他去温馨旅馆,到了宾馆之后,没有理会老板娘的惊讶,自顾自的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洗了个澡直接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西门少坤一个鲤鱼打挺起了床,然后迅速的下床洗漱,洗漱完毕后西门少坤打开了乾坤戒指,准备拿
  • “妈呀!”惊呆了的观众中间发出凄厉的惨嚎,血肉飞散到脸上身上,到处都是。只见着场中人立的恶魔嘴角下沉,一身洁白的衬衣被血染得通红,大理石般雕琢的面庞风轻云淡,仿佛刚刚出手的不是自己一般。不管是廖文耀的人,还是徐阳的同学,亦或是出来玩乐的社会人等,霎时间都惊得汗毛直立。这还是人吗?怕是史前最残暴的凶兽
  • “嗯,有人要下来了,你退后一点。”见谢旭退回到塔下,傅翊川才自己到塔后的位置隔墙打隔壁的野怪,“你要随时注意看小地图,如果对面打野的出现在中路,往下移动,消失在视野里,这时候就要注意一些,一般对方会先去野区收两个野怪,之后就会顺势来下路。”“你看对面的战士原本一直喜欢在塔下,现在忽然敢到中间点兵了,
  • 第二天清晨,韩牧的房间里。正盘坐在云榻上修炼的韩牧,双目开阖间,目中的金光一闪而逝。“这先天纯阳战体果然强大,现在如果我配合先天纯阳战诀,再加上天地五行诀,就算是对上玄仙中的高手也能不落下风,一般的玄仙战而胜之也不是不可能,果然穿越者的金手指真不是盖的啊!”发现自己不仅一晚上就从天仙进阶神仙,还拥有
  • “有!”小包子一听眼睛亮得惊人,然后屁颠颠爬到床里边,撅着小屁股掀开稻草拿出一个小包包来。打开小包包,里面排着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十来根针,亮得刺眼,可见经常被用。“给,这是娘用来补衣服绣花的针,平时可宝贝了。”小包子献宝一样把针线包递给了阮绵绵。阮绵绵看了眼道:“拿最粗的给大姐。”“好。”小包子坚决
  • 看到干翻所有ri本人,黄诺长出了一口气,隐约间,他听到心底也是一声长长的吐气声,刚才看似轻松,实则危险之至,那*博似的指挥,如果不是黄诺毫不犹豫的执行,两人要是运气又够好,黄诺都有可能被反击杀死,毕竟他实在太弱了,现场的每个人都能轻易的杀死他。冒险胜利后,就是收获的时候了,拍翻yin阳师后,yin魂
  • ===严格算起来,这是章阳第一次和一个女生单独吃饭。他的女性朋友多,但是男性朋友更多,每次都是一群人的聚会,很少会像今天这样落单。今天中午碰到周笑容是他没有预料到的,章阳心想反正世事无常,一起吃个饭也无所谓。周笑容美美的吃着,还不忘数落那个叫苏妥的小伙伴。章阳大致听得明白,周笑容和那个叫苏妥的大概是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