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骷髅女装养崽攻略在线阅读新的目标

作者:珊瑚瑚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知是梦到了什么,沉睡中的冯蘅皱起了眉,过了良久秀眉才渐渐舒展。下一刻,睫毛轻微颤动,露出一双带有迷蒙之色的眼眸。

眨了眨眼,漫无焦距的视线缓缓凝聚到一个方向,看清楚前面的画面后,冯蘅不由一愣。

“小守,”不清楚小守和人交手的缘由,但见青衫男子游刃有余,淡定从容的样子,再看小守神色凝重,招招至狠却没有伤到对方分毫的落差,熟高熟低不言而喻。“发生什么事了?”稍有动作,冯蘅才发现身上被裹了好几件衣服,心中一暖。

正欲一掌拍向对方胸口的小守听到冯蘅的声音,手势一顿,不甘的看了眼青衫男子,断然转身朝冯蘅走去。

见识到小守说动手就动手,说收手就收手的干脆,青衫男子看向树下的冯蘅和小守的目光多了几分兴味。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先前被青衫男子的出现而愣到,缓过神来看到围着树身坐满一圈的人,又是一幅有口不能言的样子,冯蘅蹙眉问道。

仔细的瞧了瞧冯蘅的脸色,发现比之前好上了许多,小守心下一松,听到她的问话,满不在乎的解释道:“他们治不了你的病。”

叹了口气,冯蘅已经放弃对小守暴力学的说教,无奈的说:“所以,你和他打起来了?”

“我说过比他厉害。”撇了撇嘴,小守固执的认定自己比青衫男子武功高强。“你可是好些了?我带你去镇上看大夫。”

“哪有人找不到大夫看病就把人困住又和人比武的?”伸手帮小守拢了拢有些褶皱的袖子,冯蘅笑着说道,然而,蕴有笑意的眼眸找不到一点对小守的责备之意。“把他们都放了吧,小守。”

“你治病,我们再比。”把冯蘅的话选择性的忽略,小守转向青衫男子,认真的说。

小守的话让青衫男子轻笑了起来,清润的嗓音说着无比淡漠的话,道:“她的病于我何干?手下败将何言再战?”

“舍弟性情直爽,若是做了什么惹到公子,还望公子海涵。至于公子的手下败将之说,”拉住小守,冯蘅缓缓站起身,对上青衫男子意味不明的眼神,婉兮一笑。“公子既然懂岐黄之术,难道不懂什么是胜之不武吗?”

闻言,青衫男子微眯起眼,随即一抹清雅如莲的笑容化开在脸上,“好!我便替你诊脉。”

不想,之前还拿话激青衫男子出手救治冯蘅的小守却是往前一迈,将冯蘅护在身后,半步不让的姿态显然是不打算让对方诊脉。

“小守?”落向青衫男子的视线转向小守,冯蘅不明的唤了声。

逼人而带有戒备的视线紧锁在青衫男子身上,小守沉声给出解释,“我不信他。”

“我要诊的是她,信与不信是她的问题,你说来又有何用?”仿佛嫌小守对自己的敌意还不够,青衫男子看着冯蘅,漫不经心的反讽道。

“哼!”别过头不再看他,小守反手握上冯蘅的手,低低的问,“蘅姐姐?”

“咳咳!咳咳!”倾身咳嗽了几许,冯蘅抬起眼,直直的看向始终沉静如水的青衫男子。“我信。”

“蘅姐姐……”听到冯蘅的回答,小守一阵暗恼,遂愤愤的瞪向青衫男子。此时,青衫男子挂在脸上的笑容落在小守眼里,怎么看都觉得碍眼,然后泄愤似的狠狠踩着地面给对方让道。“如果你医不好蘅姐姐的病,我拿你全家的命来抵!”

小守的威胁于青衫男子而言不过是风中的蒲公英,一吹即落,更谈不上有何回应,使得小守又是一气。

重新坐回树下以便对方把脉,冯蘅大大方方的伸出手,一边低眸打量起面前的青衫男子。离得近了,冯蘅才发现这人长得比她认为的还要好看,说是俊美无俦一点也不为过。

“呕……”就在青衫男子把脉的时候,沉寂许久的恶心感再度袭上,冯蘅没能忍住,一口吐在了对方的衣服上。

“对不起。”冯蘅自己也没有料到这个变故,一向淡定的表情终于有了裂痕,拿起小守递来的手帕,欲要替他擦拭干净。

不光是冯蘅,青衫男子也是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出,脸上的温雅多了些许的无奈,口中则云淡风轻的说道:“我自己来。”说着,伸出手,然而一个错手,握住的却是冯蘅的手。

完全没有刚才的尴尬,冯蘅很自然的抽回自己的手,同时将手帕留在对方的掌心。“抱歉。”思及附近没有河流溪水之类的地方,冯蘅说了又一次道歉的话。

“不过是件衣服罢了。”站起身,青衫男子说得不甚在意,也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舍弟的衣服还有几件是不曾穿过的。”想了想,冯蘅补上一句。

抬头扫了眼因为冯蘅的话而恨不得瞪穿自己眼睛的小守,青衫男子颇为好兴致的笑出了声,“我若真的换了,你这位兄弟怕是要和我拼命了,我虽无所谓,却是不值。”

“你脉也号完了,蘅姐姐的病到底如何?”看着谈笑和谐的两人,小守皱紧的眉几乎拧在了一起,语气极为不善的催促道。

“没病。”

“没病?”低声呢喃,冯蘅迟疑的问,“那……”

“我说过会拿你全家的命来抵。”对这个诊断充满了不满,小守一瞬来到青衫男子的背后,伸出右掌,声音低冷。

青衫男子不怒反笑,脚下展开步法,轻松的避过了小守挥来的拳头,“她的命倒是较贵。”

“小守!”对小守低喝一声,冯蘅撑着树干起身,“这位公子,我患得可是水土不服?”自始至终都未曾对青衫男子说的诊断有过任何怀疑,冯蘅前后思量了一番终于从记忆中找到类似的病根是什么,便开口向对方求证。

听出冯蘅话中暗含的警告意味,小守只得停下对青衫男子的攻击,退回到她的身侧,一双眼看向对方的神色更冷了。

从冯蘅的语气中听出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信任,几缕笑意染进眸底,青衫男子出声给予肯定,道:“不错。”

“多谢。”

“我又不曾替你医治,你谢我做什么?”

没有把心中的那丝诧异表现在脸上,冯蘅浅笑道:“自然是谢公子的提点。”

“不像,不像。”视线在冯蘅脸上一阵驻足,最终青衫男子摇头感慨了一句,

笑着迈步离去。

“公子请留步。”见对方要走,冯蘅急忙把人叫住,“不知公子能否替小舍弟诊脉?”一个水土不服并不能证明医术有多高,但是,小守的毒不管如何总是要试上一试,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的毒发,能不能像这一次平安度过。

看着冯蘅,小守不满的说:“我没病。”

“我应承的是你,他的,”目光在小守身上一转,青衫男子挑了挑眉,语气凉凉的说,“我管不了。”

“既是如此,我们姐弟二人就不打扰公子了。”知道强求不了,冯蘅不再多言,果断的和对方告别。

远远的注视着冯蘅,青衫男子轻勾起嘴角,意味深长的吐字说道:“若是你,自然我管。”

“你!”

没有小守这般恼怒,冯蘅对那人温婉的笑了笑,笑容清浅,却让人有些看不真切。

***

“蘅姐姐!”还没有正面打赢青衫男子,小守怎么肯放对方离开,奈何有冯蘅的阻止是什么也做不了。

“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瞥到小守的肩膀上有落叶,冯蘅抬手帮他取下,无奈的说。

答非所问的话让小守满腔的不甘顿时焉了下去,随后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替那些憋了一天没开口的人解穴。

一得到自由,除了王世昌其他的人全都看也不敢看小守,纷纷捡起自己的东西逃也似的狂奔而去。至于王世昌,原本还待说些什么,只是看到小守越来越不耐冰冷的表情,暗自嘀咕几声提着药箱也走了。

在树下又歇了一会,冯蘅才和小守跨上马背赶路。“小守,你问过他叫什么名字了吗?”说起来,他们和他几次照面也算是有缘了。

冯蘅口中的他不消多想也知道问的是谁,小守一甩缰绳,回道:“没有。”

跟上小守的步调,冯蘅一扯嘴角,“我也忘了。”

“蘅姐姐,”突然,小守以极为少见郑重的口吻叫住冯蘅,“我要找到他,再和他比一场。”

“嗯?”

“我一定要打败他!”目不斜视的看着正前方,小守信誓旦旦的许下自己的目标。

不能理解小守的变卦,冯蘅一语道出问题所在,“可是,我们并不知道他的名字,你要如何找起?”

侧身向冯蘅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小守充满信任的说:“有蘅姐姐在,一定可以的。”

小守满满的信任让冯蘅哑然,“罢了,我们先去找他。”

“嗯。”

然而,冯蘅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在说起小守的事,不再把自己和他分开独立对待,而是把两人放在了一个整体。

***

无意识的转着手里的茶杯,冯蘅看向窗外来来往往的路人,忽而招来茶楼的小二,问道:“小二,镇上近来可有什么热闹的事发生?”

瞥到小守面前的茶杯已经露底,小二俯身帮忙斟茶,口中不紧不慢的回着冯蘅的话,“客官,想必您是外地来的吧?”

“这话怎么说?”

转身又替冯蘅斟满了茶,小二笑着解释,“咱们太元镇虽然没有别的镇那么富庶,但是,日子却是过得最太平的一个。所以,客官想要看的热闹,多半是没有的。”

“你去忙吧。”从小二的口中打探不出什么,冯蘅便将他打发了下去,抬眼看到小守没有掩去的疑惑,莞尔一笑。“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二次见他是在什么地方?”

“坊市。”

“那他又是为了什么出现的?”

一阵回想,小守喝下一口茶,“打人。”

听到小守的话,冯蘅忍不住别过头,只是肩膀仍旧有着轻微的耸动,“我看那人也不是什么多管闲事之辈,但是若遇上不平看不过眼的事怕是还会出手,所以,我们只能用这种最笨的方法去找。”

小守点点头,继续喝茶。

走在街上,两人没有骑马而是闲逛似的走着,虽然冯蘅和小守两人对街边的摊位摆卖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兴趣,但现在是在找那青衫男子而非全真教,自然不急着赶路。

“哎哟!”

“没事吧?有没有摔着哪里?”

冯蘅把缰绳递给小守,蹲下身扶起莫名撞上自己的小男孩,关切的问。

紧紧抓着冯蘅的手,小男孩拍了拍衣服,然后抬头对她露齿一笑,“谢谢大姐姐,我没事。”

“下次走路别再这么横冲直撞了,知道吗?”被小男孩灿烂的笑容晃到,冯蘅又叮嘱了一句,

小男孩用力的点头,转身奋力的朝前跑去,一边挥手向冯蘅大声嚷道:“谢谢你,大姐姐。”

一直到小男孩跑得不见踪影,冯蘅才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手下意识的一伸,脸色微的一变。

“怎么了?”见冯蘅刚才还心情很好的样子,才一转眼的功夫脸色就变了,小守疑惑的问。

“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孩子。”没有对小守解释,冯蘅对着小男孩离去的方向赞了一声,“走吧,小守。”

茫然的应了一声,小守静静的跟着冯蘅走向小男孩刚才走过的路。

***

“没用的东西!我教了你这么多招数,现在倒好,你还给我的是越来越少。说!是不是自己拿去偷偷藏起来了。”

“齐大哥,我没有偷偷藏起来,真的。”

街头的小巷子里,一个衣服有些破烂,头上绑了块黒巾的乞丐面色不悦的一脚踢向跪在自己面前的小男孩身上,小男孩吃痛的朝后面倒去。

“齐大哥,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敢骗你。”抱着肚子,小男孩不断的向叫齐盛的乞丐保证。

“小亮子,不是我不信你,你看看你自己这几天都交了多少?”说着,齐盛又是一脚踹了过去,一个钱袋顺着齐盛的这一脚,从小亮子衣袖内飞了出来。

“这是什么!”

延伸阅读

唯荨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djz5.shtml
唯荨孕妇装经销批发的女装、男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澳德华园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stx1.shtml
澳邦乳业(深圳)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澳大利亚原装进口奶粉,采用澳大利亚本土高品质、

征服者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pu02.shtml
征服者导航仪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

益腾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x6h5.shtml
益腾渔具成立于2011年,主要设备引进威海,经销批发的鱼竿、台钓、溪流竿、矶钓竿、海

格利特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b1j3.shtml
格利特品牌干洗店加盟的优势1、技术支持。加盟格利特,可以得到公司专业技术人员的持续技

稳汀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yqah.shtml
稳汀气动工具建于1987年,主要生产各类气动工具,行销欧美及东南亚市场。于2000年

ITAT教育工程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a6g0.shtml
各省市信息技术应用培训教育工程(简称ITAT教育工程),是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于2

迅多干洗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s7w8.shtml
上海迅多机电有限公司始创于1998年,自2000年专销国外为主专职至今已发展壮大为国

杨厨重庆小面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2jz.shtml
杨厨重庆小面以弘扬、传播美食精髓为己任,致力于打造中国特色美食基地,创造美食知名品牌

巴里人家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nvpx.shtml
巴里人家情侣装是女装、包、鞋、女装、包、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怀了霸总的崽崽后第三章在线阅读

    清晨,天蒙蒙亮,阳光洒落在偌大的庭院中,透过窗户,照耀在床上睡姿邋遢的王暗杰身上。王暗杰的手上,还紧紧握住屏幕未关的iPhone6plus,屏幕上,显示着他和她曾经的暧昧短信,而王暗杰清秀的脸庞上,有两道明显的泪痕,眼角,还有泪滴逗留,他就像个小孩一样,将自己蜷缩在床上,胡乱地盖着被子,任凭空调呼呼

  • 借天改明吕天磊死了?(有点血腥,1-2章)

    小六伸出黝黑的大手捏住吕天磊的衣领,直接把吕天磊从地上提了起来,另一只手捏起一个硕大的拳头“彭!”狠狠的打在吕天磊的面门上,他喝到:“小子,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说什么,今天的事情你管定了。我看你怎么管,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哑巴啦?”只见吕天磊嘴唇紧紧的抿住在一起,不知在干什么。眼睛只是狠狠的瞪着小

  • 安之在线阅读第6章

    接下来的这几天一切都安好,就连小翠儿和白泽骞都少斗了几句嘴……其实也算不上斗嘴,一直都是小翠儿单方面“欺负”白泽骞。“小姐,我哪有欺负他!”小翠儿面对自家小姐的训话,颇感不公平,委屈地辩驳。于云笙瞄她,后者讪讪地闭嘴,小声道:“那我以后不说他不好就是了。”“走吧,去看看白公子。”于云笙起身,向外走去

  • 我有一扇任意门在线阅读第四章

    “无极观!”陈牧站在一处山峰上,眺望立于半山坡古朴庄严的道观。无极观的面貌和记忆中的没有多少区别,占地面积不小,前前后后,假山庭园加起来,恐怕足有几千平方。不过道观年久未修,很多建筑都有破损迹象。以无极观如今的名声,会缺钱修理吗?显然不会!之所以不修理,大概是因为要保留那一分古典庄严的气息。残破的道

  • 进化!从花粉开始在线阅读第七节

    陆冬芙认得她,她是张氏的第三个女儿,也是自己的妹妹,名叫陆三丫。据说在今年年初已经嫁人了,夫家也是岳河村的人,还是个颇有几分本事的木匠,只不过那人比她大了十几岁,还有两个半大不小的儿子,陆三丫嫁过去就是给人当填房的。在她回村的这两个多月,陆三丫只回家过两次,第一次是跟她的相公罗木匠一起回来的,因为恰

  • 柔弱可欺流言蜚语

    第二日早上,埃尔维斯脱下衣服,赤luo着身体浸泡入洗礼池快要满溢出来的金色液体中,液体触碰到他的皮肤时,光明的力量立刻向他汇聚而来,一点点地包围了他的身体,把他笼罩在炫目又带着温暖的光辉中。用备好的银匕首划破手臂上的血管,鲜红血液瞬间涌出,顺着匕首泛着冷光的锋利边缘流淌而下。但在血液接触到池水的那一

  • 麦克斯奥特曼传说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次进攻开始后,城内就乱作一团,一些胆小的人四散奔逃,就像没了头的苍蝇。屋漏偏逢连夜雨,预备的产婆也跑得不见踪影,林月贞躺在床上声嘶力竭地叫痛,急坏了众人。“我,我去禀告王爷。”张理见情况危急,想着赶紧禀告王爷。云名连忙制止他,“不行不行,王爷他此时一定在率领将士们和徐青远的人作战,我们决不能让他

  • 步步惊心之木兰之恋之快速成长

    天空直入黄昏,只见一间屋内,门被轻轻推开,一位小男孩站在门口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悟道:万物皆有灵,灵孕生万物。说完便朝着大厅走去。只见还未到大厅,大厅内的一位妇女便喊到:吃饭咯!人们也就陆续的坐在饭桌的椅子上。当所有人就要开始动筷时,小男孩凌风出现了。凌风看见母亲何雪坐的位置,便过去坐在母亲旁边,何

  • 变形金刚之战火恋歌第二章

    【一】宁澄风和白嘉的第三次约会,砸了。她和白嘉是在一次网游见面会时认识的,对方帅气阳光,染成金棕色的头发带一点天然的微卷,她第一眼就被煞到了,主动和对方交换了微信。之后,她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从各方面对白嘉进行了总体了解,确定家世清白无不良嗜好无烂尾情债最重要的是无女友后,宁澄风下手了……不怪她着急,

  • [综]夏洛克的秘密第八章在线阅读

    翌日清早。春天的早晨还有点凉,很适宜藏在被窝里睡懒觉,但高中生们不得不早早起来,六点多就得到学校。安虞来到学校时,还有些睡不醒,看上去精神不太好,困呼呼的。回到教室,他刚把书包放下来,张晗旭抬头看见他,就说:“虞虞,你的黑眼圈好重啊。”“是吗。”安虞随口应了声,“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吧。”“你昨晚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