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心之所向契约情人在线阅读美妙

作者:倏旖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没声音,坏了吗?

颜色把耳机从耳朵里拿出来,听到床边有人在放音乐。

水果姐的声音又野又腻,她喜欢。

睁眼一看,林琳坐那里。

这是套两居室,两人一人一间房。大早上的,她跑自己房里干什么。

林琳见她醒了,把手里的平板递过去:“昨晚的节目没看,要不要一起看重播?”

这是土澳挺有名的一档做菜节目,颜色一直有追。昨晚跟几个朋友出去吃饭,错过了。

平板里正播开头,介绍选手时的背景音乐,就是那首《Hot N Cold》。

“小点声,隔壁果汁机嫌吵。”

“什么果汁机?”

“你想给生猴子的那个啊。”

林琳打她一下:“干嘛给人起外号,那是我男神。我拿耳机过来,咱俩一起看吧。”

颜色热得一身汗,坐起来扯自己的头发:“不看了,我想去剪头发。”

这什么鬼天气,谁跟她说悉尼没有夏天,温度从来不超过三十度的?看今天这日头,又要破四吧。

房东小气死了,也不装个空调,想把她们两个姑娘热成干尸吗?

林琳也在那里喊热,看一眼颜色一头柔顺的长发:“扎起来吧,剪了太可惜了。”

“不,就要剪了它。”

说干就干,颜色跳下床去冲澡,胡乱吹了下头发就准备出门。林琳也换了衣服:“我陪你一起去。”

还没开学,两个人闲得很。

拿了钱包手机出门,隔壁正好也有人出来,两个男生,T恤短裤夹脚拖鞋,典型的夏天装扮。

林琳扯了颜色一把,让对方先走。

两人跟在后头,一路下了楼。一楼有落地玻璃门,那个长得像鬼佬的男生开了门,伸手示意颜色她们先走。

颜色摆摆手,让他们先出去。

鬼佬似乎想说什么,旁边那个亚裔扯了他一把,两个年轻人就出去了。

两个女生没有马上跟上,门就自己关上了。

林琳小声对颜色道:“就是他们。”

“谁?”

“邻居啊。”

颜色恍然大悟:“哦,果汁机啊。”

“都说了别这么说人家了。”

“那该叫他什么,睡不着先生?”

林琳笑着推她一把,颜色往后一退,踩着了一只脚。

她赶紧往旁边躲,嘴里跟人说着sorry。对方个子很高,她平视的时候只看到胸前T恤上的字母。

对方点点头,用英文回了句没关系,然后拉开门,请两人先走。

这回颜色没再拒绝,谢过对方侧身往门外走。身边的林琳站着不动,她用力拉了她一把,林琳回过神来。

两人走到外头。

“你干嘛呢,发什么呆?”

“那个色/色,我刚刚说错了,那两个不是他。”

“哪两个,哪个他?”

林琳觉得颜色的脑子是不是只有三秒记忆啊。

隔壁两男生没有走远,就在前头十多米的地方。他们走到一辆黑色汽车前停下,转过头往这里看。

颜色觉得那个鬼佬好像在冲自己笑。

林琳在边上解释:“他们是我们的邻居,不过那天来敲门的不是他们。”

“那是谁?”

“就是刚才……你踩了脚的那个。”

颜色刚想回头,一个身影走过身边,看背影就是刚才那男的。

“所以,这就是你想给生猴子的那个?”

“小点声,万一让人听见。”

“听见也没事儿,你不是说他不会说中文嘛。”

“你觉得怎么样?”林琳脸都红了。

“身材不错。”

个高条顺宽肩窄臀,身材比例极佳,走路自带气场。

“就怕是个背影杀。”

“谁说的,正面更好看。你刚刚没看到?”

“没有。”谁叫这人长这么高,有没有一米九啊?她个矮怪她啰。

两人正讨论着,那男生也走到那辆黑色汽车边上,一侧身准备拉驾驶室的门。

颜色一下子就看清了他的侧脸。

她听见自己倒吸了一口气。

林琳激动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真……奶。”

“奶?你这是什么形容词。”

颜色头一回见男生长这么白,又不是那种欧洲人的雪白。就跟开了瓶奶似的,又甜又乖的感觉。

真想掐一把。

她拍拍室友的手:“你这回总算长眼了。”

“什么话,我看中的都是帅哥。这个……尤其帅。”

说得太大声,不知那边是不是听到了,帅哥抬头朝她们两个看了一眼。

阳光正盛,他像是被烈日迷了眼,略皱了皱眉头。

颜色看得眼都直了:“他不笑更好看。下回碰到我得告诉他,就这样微微皱眉,五官更分明更清晰。你说得有道理,真的像混血。”

比亚洲人轮廓深,又没有那么欧化。

这长相,太对颜色胃口了。

林琳难得在男色方面得到颜色的认同,兴奋得要命:“色/色你说,他是不是很棒。”

“不是很棒,是非常棒,好得我都想……”

“你想干嘛?”

颜色嘴角一扬:“睡他。”

真想扒开他的T恤看看他的身材,腹肌、人鱼线……这个夏天太美妙了。

有一种情绪在颜色的身体里涌动,横冲直撞,她闭着眼肖想霍正希的身材。嗯,她尝过,非常可口。

再睁开眼,面前是群魔乱舞的观众。五百个人有一大半都站了起来,和着她的音乐又唱又跳。

开场第一首歌,颜色把这个场子炒热了。

不光是她的歌声,更是因为她帅气的举动。

刚刚发现耳返没声音后,她索性摘了,随意往后一扔,耳返挂到了她肩上。

这不经意的动作撩动了一波观众的心,大家都有一个想法。

这个新人小妞挺有胆识,不怯场,好样的。

这歌颜色唱过无数遍,闭着眼都能张口就来。她的编曲偏摇滚,配着一身黑色衣裤在那儿玩话筒架,有点帅。

底下的年轻人就疯了。

霍正希坐在全场最好的位子上,静静看着台上颜色的表演。

让颜色打头阵,是他的意思。

决定抽签顺序前,也有人提出过反对意见,觉得把个没名气的小丫头放第一场第一个,不利于收视率。

虽说都蒙面,但大家多少能猜到个大概。如果是知名歌手,更利于留住观众。

颜色在歌坛水花太小了。

霍正希空降来电视台,谁也摸不透他的底,意见提得还算温和。他也不摆架子,只把每首歌都分析了一遍。

这么多人上台唱,快歌寥寥无几,除了颜色这一首,另一首是当□□手邓轩的舞曲。他的舞蹈招牌动作众多,一唱观众就能认出来。

如果把他放头一个,只怕后面的收视率会跌一大截。

颜色的人气和实力,都撑不起后半场。

现在这样,已经达到了他的预期目的。

颜色又唱又跳,一首歌下来累得直喘气。直播选快歌很冒险,一个气息不稳就会走调。

完成的时候她笑了,虽然戴着面具,但脸上的笑意掩饰不住。

霍正希忍不住给她鼓了鼓掌。

几年不见,她进步飞速。

底下观众开始欢呼吼叫,有人认出她来,领头喊她的名字。很快满场都充斥着她的名字,尤其男生,声嘶力竭。

霍正希这才注意到,颜色今天的衣服领口很低。

跳舞让衣服变形,露出里面肉色的打底,被灯光一照,乍一看像是走光。

他有点不悦。

好在颜色捂着胸口朝大家鞠个躬,很快就下了台。

因为兴奋,她一时有点找不着北。

经纪人过来冲她招手,颜色就往那边走,没走两步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顿住脚步。

一抬头,看见了霍正希的脸。

对方冲她微微一笑,公式化的笑容,没什么感情。

颜色想说打个招呼,霍正希突然伸手,要和她击掌。颜色被他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给搞懵了,下意识回了一下。

手有点冰。那么热的场子里,他的手居然是凉的。

颜色满身大汗回了后台,坐在为歌手特意开辟的休息室里继续看节目。

休息室里架了好几台摄像机,镜头时不时会切换到这里,所以颜色脸上的面具还不能摘。

进去的时候她又看了眼头顶巨大的水晶吊灯。

这灯太气派,从上到下大概有近十米的样子,整个休息室因它大放异彩。

记得下午抽签的时候有人开玩笑,说节目结束后这灯怎么办。不知是谁回了句:“要不搬导演家去吧。”

霍正希家得多大啊,才装得下这样一盏吊灯。

颜色把视线从灯上收回来,往沙发那边走。茶几上摆着这次节目赞助商的一些产品,其中一款是某品牌果汁。

她顺手弯腰去拿,眼睛扫到电视里正在唱歌的那个人。

那人叫郑昕,是顶了冯璐的缺来的。她第三个出场,唱的是一首抒情歌曲,改编自某天后的作品。

吸引颜色的不是她的唱功,而是她的……穿着。

好清凉。

让她想起了那天刘蓉勾引霍正希时的打扮,有异曲同工之妙。

郑昕声音轻柔,唱起歌来有点媚,跟颜色完全不是一个套路。她听了两耳朵直起腰来,低头去拧果汁盖子。

刚喝一口就听电视里爆发出一阵欢呼,扭头一看……

郑昕靠在三角钢琴上,半个人睡了上去。她本来就短的裙子撩起半寸,灯光一打白得晃眼。

果汁不小心被喷了出来。

延伸阅读

一字入道异世断案  http://www.eogcea.cn/sl2h.shtml
靖安三年,大佑朝皇宫内。“回禀陛下,城南突现异象,似是有流陨出现。”年轻的锦衣卫指挥

江湖狗仔队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eogcea.cn/dodc.shtml
高宠纵马来赶,所到之处杀得金兵人仰马翻,溃不成军。后高宠上山烧粮,哈铁龙正赶造了十数

(综)求而不得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eogcea.cn/dlvx.shtml
被姜天依清冷的眼神一扫,蔺景行脖子凉飕飕的,但依然挺胸抬头气势汹汹道:“欠债还钱,天

轩远风云之再次相遇(8)  http://www.eogcea.cn/61bj.shtml
霸刀山庄柳家正值晚饭时刻,柳老太太坐在主座,慢条斯理地擦着嘴。这时,从门口进来了一个

幕光王朝之心有所属(2)  http://www.eogcea.cn/nkba.shtml
“你那件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工作呢,安排得怎么样了?”项母完全不想提起另外一个女儿的事

红线异闻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eogcea.cn/xrr4.shtml
趁奥利凡德没有反应过来,哈利快速的离开了魔杖店。“我还需要一只宠物,”哈利默默的想着

天上星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eogcea.cn/nl5q.shtml
毡笠人冷冷地扫视了一圈众人,蓦地一字一句道:“佛门弃徒药师琉璃光佛陀。”是他!众人不

[泰坦尼克号]是我的,别抢!机场兜兜转转  http://www.eogcea.cn/uk6r.shtml
左边的小姐姐已经取了行李,准备向舱门走去。右边的小哥哥,稍稍等人群散去了一些,然后拿

[香蜜/润玉]彼岸生花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eogcea.cn/yp9t.shtml
顿时间,办公室里面的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急急忙忙的丢下了手中的工作,往夏腾的方向跑去

少年派:邓小琪是我妹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eogcea.cn/ppau.shtml
9.罗艾斯还是死了。他这次得了克丽丝命令,倒没有故意招惹帝商槐,但是作为一个有权有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紫色系列之皇室爱恋在线阅读第二节

    伊泽只感觉大脑中一股电流通过,瞬间变掌握了几种技能的使用方法,就好像他与生俱来的能力一样。有了脱困自保的能力,伊泽也不复刚才的惊慌失措,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掌握了这些技能,伊泽想逃走就是一个念头的事,只要使用奥术迁跃,他可以瞬间离开这里。不过,他可不是什么信男善女,也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有恩必还,有仇

  • 你想告诉我什么[悬疑]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章劫个道卓不凡耸了耸肩,说道:“谁说我是警察了?”男人松了一口气,骂道:“你他么的不是警察跑着来吓唬老子,活够了是不是?”“就是啊,打扰老娘的雅兴,刚才正在兴头上呢,全被你给毁了。”看着一改模样的男女,卓不凡开心的笑了,刚才还说之前的这个灵体是个奇葩,这又遇上两个极品。“老子我不是警察,你们就不

  • 围绕在你身边的彩虹色试翼南飞雁

    二月初的一个早上,天气乍暖还寒,在淮河北岸,通往寿州渡口的山道上,一辆马车艰难的行进着。“老爷,夫人,坐稳了,前面有个大坑!”“咣当”一声,马车猛地颠簸了一下,车内人东倒西歪,颠得屁股生疼。“娘,你没事吧?”一个少年关切的扶住蜷卧在车内的母亲。“没事的,温儿,你把两个弟弟看牢了,别摔下去。”“知道了

  • 只为邂逅你第五章在线阅读

    隔天清晨入室,倒是周沁起了个大早,好生梳妆打扮了一番,穿了条垂感长裙,却搭了双便于行动的运动鞋,也许是因为她的美本就无法用特定的词汇描绘清楚吧,就算是杂乱无章的搭配竟也能品出几分不同韵味来。相比之下,还在睡梦中朦朦胧胧的蔚来,穿着幼稚单调的普通睡衣,乱糟糟的头发,以及憔悴不堪的神情,对上正准备出门那

  • 这个世界的人好弱在线阅读第九章

    “想要回王芸,三天后到西郊的废弃工厂来。”放下一句话,林浩果断的挂断电话。听着手机中传来的忙音,凤轻舞的眼睛不禁眯了起来。“三天后的西郊废弃工厂,到时候林浩会带人去那里。”…………………………天龙山别墅区一号别墅中,旌恬和林浩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在两人对面的一张沙发上,是整个事情的主角,王芸。“恬哥

  • 躲在龟壳里的姜小白第十章在线阅读

    李大人缓缓的道:“现在,此事已经水落石出。本大人说过,现在手镯已经找到,就不判盗窃者的罪了。”屠户感激涕零的跪倒在了地上:“没想到,大人竟然是这么一个宽容大人。”李大人笑了笑:“你们想不想知道,本大人自始至终为什么,对这件案子,都表现的懒懒散散的。”王冕抱拳笑道:“愿闻其详。”“当我见到,你爹的第一

  • 洪荒:吞噬就变强!在线阅读第3章

    王杰希这才发现他的同桌很好看这件事。之前王杰希并未好好看过边寒——他的同桌身旁总是围了太多的人,叽叽喳喳的,让王杰希一点都不想接近。如果不是借着这次机会,王杰希恐怕直到毕业都不会仔细去看边寒的脸。“你别哭啊。”王杰希无奈的说。他还挺怕别人掉眼泪的。人家在那里掉眼泪,他总不能放人家自己在那哭,一句话都

  • (黑瞎子bg沙海)齐景第10章在线阅读

    老董见我是来告密的,看我的眼神友好不少,但依然不解得问我:“你如何得知曹操要来行刺咱家?”我扯谎回答老董:“从曹操借刀得知,你手上这把七星宝刀是我家祖传的。曹操前日来问我借刀时,问到这刀是不是能刺破软甲?当时我没有想到什么,今天在街上看见他提刀往你府上来,我就突然想起来,您不是长年穿着防刺软甲小肚兜

  • 影视之人型猛兽在线阅读第2节

    “我要回家了,家里人还在等着我。你也快回家吧,明天我去找你。”我怎么感觉这次回来这么怪,本来好好的心情变得很沉重。刚进家门,就看到一桌子的饭菜,妈妈从厨房掀开布帘出来,双手在围裙上不停的擦着,表示着心里的不平静,看着老妈脸上又多了的皱纹心里也有些发酸,使劲挤出一个自认为潇洒的笑容喊了一声妈,眼中却不

  • 爱上猫咪一样的你在线阅读都是…系统惹的祸

    劳斯莱斯商务车内,装修的似宾馆豪华套间。“小,小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税觉啊?”抬眸瞥了眼旁边假寐的冷艳少女,税觉表示很淡疼,刚才还同仇敌忾灭了恩义科技公司的战友,这会儿却变成了敌人。尤其是身上的尼龙绳,勒的他快喘不过气了。“你刚才叫我什么?”冷艳少女豁然睁开双眼,狭长的眸中射出两道寒光,如同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