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权臣生存手册[古穿今]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长乐思央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只小鸟怎么又飞进来了?真是个笨蛋啊,连自己家也找不到?”

听到申银荷的抱怨,闵世伊抬头看了眼正在教室上空中横冲直撞的小鸟,思考的方向和申银荷完全相反,“人都会迷路,鸟自然也会啊。可是银荷,你说它应该不会就被困在教室里了吧?”

“谁知道呢,放学了,我们赶紧走吧。”申银荷对这个话题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倒是一心想要刺探闵世伊和尹雪灿的神秘关系。

那一天尹雪灿跳下车去救那个强吻他的私生饭时,曾经大喊过‘闵世伊’这个名字。更何况在闵世伊转学来的几天后,她的男神尹雪灿也跟着转来这间学校,不仅和他们一个班,还和闵世伊是同桌。这也让少女粉们纷纷猜测起闵世伊和尹雪灿这两个人的真实关系。

作为同样是尹雪灿万千少女粉之一的申银荷,比起其他只知道嫉妒闵世伊,甚至在她桌上写粗言秽语的其他**学们,她的脑子可要清醒多了。申银荷的想法比较积极正面:搞不好这两个人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呢?

迷路的小鸟在教室上空盘旋了一会儿,直接飞出教室,停在走廊上面的灯管。

闵世伊却想到:找不到家的小鸟,和她现在的处境何其相像?

因为偶然目睹母亲出轨场面的父亲,那个小时候就抱着她,手把手教她唱歌弹吉他的父亲,在一场车祸中把他自己害死了。不管母亲再如何表现出慈母心肠,闵世伊看到她的脸,永远只会想起满脸是血的父亲,把幼年的她推出车外的画面。

被带去新西兰治疗失语症,闵世伊从来不认为那里是她的家。背着母亲悄悄回到韩国,她本以为自己会找到归属感,可是没有,有的只是物是人非的空虚。

“银荷,等一等,我想把小鸟送回去。”

“什么?闵世伊,你是疯了吗?你这样做很危险的呀!”

闵世伊放下书包,将自己的桌子和椅子搬到教室走廊,然后将其叠起来,无视身后申银荷焦急的劝说声音。

她朝小鸟落脚的灯管处伸出手,或许是小鸟受到感知,翅膀猛然一展,飞出窗外,离开了学校走廊。被小鸟的举动一惊,闵世伊下意识退后一步,半只脚踏出椅子,眼看就要因为身体失去平衡而摔下来,有一只手及时拉住了她,那是一只男人的手。

这是申银荷惊喜的声音:“善宇呀!”

以郑善宇的角度,他能轻易看见闵世伊的裙下风光,他撇开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

申银荷也是余惊未定,若是闵世伊刚才不小心不摔下来了,那后果不堪设想:“有鸟飞进来了,世伊想让它离开。”

郑善宇没有松开牵着闵世伊的手,可是就着这个姿势,牵起她的另一只手,引导她从这个椅子叠加桌子的不安全设备下来,然后对闵世伊说:“下一周学校有音乐遂行能力评价的考试,我们学校是艺高,这个对学分来说很重要,会直接影响到你的期末成绩。”

郑善宇看着闵世伊的脸,那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学初恋,然而她却已经不记得自己了:“以小组为单位的演奏,或者个人独奏也行。我想着你才刚转学过来,对很多事情都不熟悉,你和我一组,你看怎么样?”

申银荷兴奋地拍了拍闵世伊的手臂:“快答应善宇呀,世伊!善宇不仅是我们年级成绩优异的班长,还是学校All For One管弦乐队的副指挥,如果你和他一组的话,这个音乐遂行能力评价一定会拿高分的!”

“既然是以小组为单位的演奏,那么我可以参加吧?毕竟我们的班长大人不是为了帮助转学生更快适应校园生活吗?我也是转学生之一啊。”

尹雪灿刚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就目睹了走廊这一幕。一想到闵世伊要和郑善宇一起表演,他心里就怪不是滋味的。但不知道是针对曾经的好友郑善宇,亦或是与他一再牵扯的闵世伊。

郑善宇看了眼尹雪灿,没有理他,又重新望向闵世伊:“你会什么乐器吗?”

闵世伊敏锐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奇怪氛围,但没有去好奇:“我会吉他。”

前几天尹雪灿鬼鬼祟祟尾随自己,结果只是为了还她手机,却把她吓个半死。由于私生饭强吻事件对他改观的闵世伊,因为他的尾随事件,对尹雪灿的观感再一次下滑。

尹雪灿见他们两个人都有志一同的把自己忽略到底,一脸恼怒,刚刚一直安静观看事态发展的申银荷,此刻及时上前向偶像表白:“如果雪灿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两个可以组队表演?”

然而尹雪灿没有回答她,而是说:“班长大人如此偏心眼儿,看来我要去找老师抱怨一下了。虽然我向来不喜欢做这种背后打人小报告的行为,毕竟又不是小学初丁了。”

郑善宇皱了皱眉,正欲说什么,闵世伊却抢先一步:“班长,那就让尹雪灿也来吧。”

“Cut!这真是太完美了!你们都过来看看!”

导演的心情好,在场的工作人员们心情更好,这意味着拍戏进度情况良好,他们有望按时,甚至是提前下班。这一切还得感谢在场的姜何那,任贞雅和金敏英。

身为忠武路新星的任贞雅,演技肯定有保障。而饰演男二郑善宇的演员姜何那,十七岁开始登台音乐舞台剧,更曾客串多部电影和电视剧,今年二十四岁的他,差的只有一口气红起来的资本。以及在《原来是美男》,《举起金刚》,《阳光姐妹淘》等作品中展露精湛演技的金敏英,演起申银荷这个花痴少女粉的角色,自然也是信手拈来。

有这三位让人放心的好演员带着,龙竣亨进入角色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状态自然也越来越好,完全看不出他才刚和Kara的具荷拉分手,应该处于失恋男人的悲情时期。

任贞雅走到给演员休息的那一小块儿空地,拿起剧本在折叠椅坐着研究。

“贞雅,自从开拍以来,我们两个好像没有认真的进行过一次对话。”

姜何那的声音,令任贞雅从剧本里抬头,“这里是片场,人多嘴杂,如果你有话要说,请另找时间和地点,记得先提前通知我一声。”

挑着任贞雅隔壁的位置坐下,姜何那压低声音:“可是你一直在避开我,我除了片场,真不知道要去哪里才能找得到你?我总不能去问中央大学的那些同学吧?毕竟知道我们两个事的人,你也知道的,几乎没有。”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任贞雅虽然眼睛看着剧本,但半句台词都看不进去。她和姜何那可以不把私事带进工作态度,那是他们身为演员的专业性。然而回到任贞雅和姜何那这个身份时,那个心结一直存在。

“我想为当年的事向你道歉。是我那时候想法太天真了,也没有顾虑到你的处境,自顾自的说了那些伤人的话。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却一直没能鼓起勇气来找你道歉。”

姜何那看着她温润如玉的侧脸,一时之间分不清自己到底是郑善宇还是姜何那,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境地何其相似。

“当年是你把我推上大学路的舞台剧的舞台,也是因为这样,我才有了出道的机会。凭着这份大恩情,早就和那件事抵消了。”任贞雅将剧本翻过一页,然而她却没有记住里面任何一句台词,她没想过姜何那居然会为那件事道歉。

“如果你真的没有生气,那为什么这两年来,一直对我避而不见?不要和我说是因为没有机会和场合,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假话。”

姜何那不由得露出苦笑,“我承认以我当时的身份,早就已经没有资格对你指手画脚,可是《银娇》这部电影,真的让我心情很复杂。我前一阵子才终于有勇气去看,你在里面演技很好,好得不像一个刚出道的青涩新人演员。可是当我看到那些情/欲戏,我现在还是觉得很难受,难受得让我无法直视那些镜头。”

“我从来不后悔接《银娇》,因为那是一部好作品。如果你无法切割开我和银娇是两个人的这种想法,那是你的问题。而且时至今日,你又是以什么立场来说这番话?”

任贞雅猛地将剧本合上,发出响亮地‘啪’的一声:“你说的对,当年你没有立场指责我,现在,你也同样没有,何那学长,不,是应该称呼你姜何那xi。”

姜何那一把抓住任贞雅纤细的手腕,“贞雅,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对当年的事很后悔,也是真心实意的想和你道歉。”

“我本来以为同样身为演员,你会理解我的选择,可是最后你还是和大部分的普通男人一样,你将我视为你的附属品。就算我们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却依旧把我的身体当作是你的所有品,自然也不愿意分享给别人。因为你在荧幕上看到的不是银娇,是任贞雅。”

“当年你说我那叫自甘堕落,脱掉衣服任人亵玩,事后把衣服再穿起来又有什么用?为什么你们对女演员在电影里有露出戏份如此苛刻?那是因为韩国男权思维盛行。你们看到的不是为艺术奉献,而是白花花的□□,可以意/淫的躯体。你们嘴上喊着清纯最棒,内心却喜欢清纯的荡/妇。”

任贞雅盯着脸色难看的姜何那:“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从以前到现在,想法都没有变过吧?”

姜何那松开抓着她的手腕,颓丧地捂住脸,“你从以前到现在都还是这种性格,表面上看起来温柔和气,内心却强硬的不输男人。”

“或许因为我是女权主义者吧。”任贞雅重新打开剧本,这一次,她能够把台词记进脑里了。

延伸阅读

普卡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p304.shtml
暂无

视峯视力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1ae.shtml
视峯视力无痛,无创、无侵入,绿色安全,非手术,非接触,无隐患,重塑人眼机体结构变化与

车乐宝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btos.shtml
车乐宝加盟详情1981年,沃尔特?唐纳文(Walter?Donovan)又与好友克里

德微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xsi8.shtml
德微汽车用品项目介绍:汽车服务市场重要的当然是服务项目和品质,所以德微汽车用品在市场

文泽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nzih.shtml
文泽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经销批发的汽车香水、太阳能公仔、汽车防滑垫、竹炭包、订做太阳能

金博锐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pkgn.shtml
金博锐工艺品项目介绍:金博锐工艺品总部主要产品有电镀色釉家居饰品、摆设陶瓷、花瓶、花

康达尔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gx0x.shtml
八大支持政策是1、公司免收投资者项目加盟费。2、公司免收投资者市场风险支持金。3、公

丑小鸭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ygbq.shtml
丑小鸭床上用品总部主营的是羽绒被、羽绒床垫、羽绒枕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贻康量子养生堂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bby1.shtml
贻康量子养生堂隶属于许昌百昌纳米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专业从事家庭健康养生产品的研发

美力源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dhdq.shtml
美力源小饰品总部实力雄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的原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荒野之求个锤子的生在线阅读第1节

    “娘娘,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天帝的天兵就快要杀到涅槃台了!”一名面容清魅,风姿极为俊朗的男子,快速的飞掠了进来,幽深的双眸里满是焦急和关切。“知春,我不能走,墨凰还在天帝的手中,我若走了,天帝是不会放过他的。”高高的琼台之上,一个眸若秋水,灿若明霞,端庄高贵,容

  • 总裁的替嫁前妻在线阅读第5节

    清晨,天刚蒙蒙亮,位于BL市一处豪华别墅的主卧中,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笛声。“呜----呜----”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房间中那足可以躺下3个成年男子的大床上,一个男子只穿着一条大短裤,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枕头在他的屁股下面,被子在他的右腿处缠着。初阳的光辉透过半掩的窗帘,洒落在他身上的一块块结

  • 红楼猫老爷第五章在线阅读

    痞子在树梢山脊之间腾跃,不出一刻中,便走出十里之地!而他平时最多也在这十万大山边境三里之内活动。痞子苦笑道“扔那么用力干嘛!真服了!”武者初期之力,再借助风势,飞出十里不成问题山路难行,痞子已经汗流浃背,但是确不敢有丝毫怠慢!这山林是国家的保护区,在华夏是和神农架齐名的神秘之地!这山中真是宝贝多啊,

  • 我是个有未婚夫的总裁在线阅读第6节

    极致缓慢的时间流中,死亡蹦蹦跳跳的跟在唐锋身后:“你知道阿斯加德人吗?”“阿斯加德?”唐锋脚步微微一顿,“这我当然知道,永恒族的资料中就有记载,甚至课堂上我们还有一项阿斯加德语言与文化的选修课——大约在五十个土星公转周期前,我们永恒一族的天文学家观测到了一次罕见的天体聚合现象,那一次是阿斯加德的统治

  • 龙宝藏之嫁祸(4)

    吃完早饭,张叔就送宫灏去学校。出了别墅,宫灏突然被什么东西晃到了眼睛,伸手挡了一下。眯着眼睛看过去,就看到了离别墅不远的草丛中有个东西在闪闪发亮,他走过去扒开草丛,就看到了掉在地上的一个水滴状的紫色水晶。这时张叔已经开着车过来了,他来不及深思,把水晶匆忙的装到了口袋里,坐着车去了学校。轿车离开不久,

  • 父替女嫁后,我成了大魔王的Omega第二章在线阅读

    7月7号,元秉早早地乘坐飞行器来到了庆典所在地。元秉刷了刷网上的评价,大部分人都认为之前的事是谣传,不再骂他,可是还是有很多人没忘记,认为他品行轻薄恶劣,对他多有抵触。“主办方那边的安保措施怎么样?”元秉笑着问身边问助理,“希望等会我出去别被人套麻袋打一顿。”他原本是半开玩笑地说出这句话,没想到飞行

  • 带着空间去修行之校卫队?(4)

    还好张子将意识清醒的快,不然就真的凉了。站在门外敲门的正是那名冷面学长。“额,学长?”张子将犹豫了好久,却怎么也想不到更好的称呼,索性还是喊学长好了。冷面学长明显是来找张子将的,但是看到张子将却是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扭头就走,直到即将走到拐角时,才回头示意了一下张子将,然后就继续自顾自的走了,好像丝毫

  • 卫国战争演义在线阅读第6章

    远坂凛从来没有觉得活着像今天这样累,自己召唤出来的英灵竟然问自己英灵和圣杯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比这不靠谱的么,远坂凛感觉累了,真的累了,这次圣杯战争她不想参加了,参加肯定也只是去闹笑话给别人送分。毕竟,自己家的英灵刚刚才向自己问过,英灵和圣杯到底是什么!呵呵!英灵和圣杯到底是什么!你他妈问我我他妈问

  • 以人为镜[综]陨落的天才

    清晨,洛川王国学院中,温暖的阳光洒在练武场上,少年盘腿坐在青石地面上,双目微闭眉头紧蹙,迎着朝阳吸收着此刻天地间最纯净的灵气。“咦?这人看样子好像是天才叶枫啊!啧啧,真是够刻苦,居然比我们还早,怪不得是外院风云榜上排名第三的人物。”“是啊,我们还是小声一点吧,否则打扰了他修炼,可吃不了兜子走。”一群

  • 杀手不孤独在线阅读第8节

    柳无邪收回手掌,脚步一点,轻轻地落在圈子外面,眼眸中的杀意,一闪而逝,铁力捡回一条命。“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为何要私斗!”徐义林言令禁止,家族之内禁止打斗,平常有些小恩怨,大家吵吵闹闹也就罢了,出手的事情很少出现。他身为一家之主,日常生活有专人照顾,饭堂这种地方,一年也不会来一次,下人之间的争斗,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