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嘘知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君暝脸上红一块白一块,这些确实都是他的东西,但是却全都是他偷偷摸摸拿出来的,而且怕被别人识出自己身份,他还特地换一身侍卫衣服!这样的自己,其实又和小偷有什么区别?

刘苗苗不知为何君暝又黑脸了,自己明明都道了歉了,他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看来自己真该当哑巴。

刘苗苗把东西全部收拾好放在床尾,她虽然不识货,但这些东西看上去都挺不错的,应该价格不菲,不知可不可以放到美食系统里面卖。

“你今天打理院子了?”君暝问。虽然已是夜晚,但借着月色他一进门就看到院子东边的杂草已经拔除了不少,腾出了一小块空地。

“对啊,反正没事情可做,又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出也出不去,时间太难打发了。”刘苗苗一股脑儿倒苦水,她前世从未觉得日子有如此难熬过。

“明天我会给你带点消磨时间的东西过来,你以后就不会如此无聊。时间也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我也该走了。”说罢,君暝便转身离去。

不知他所谓的消磨时间的东西是什么,希望能带点有趣的过来吧。

听到外面大门上锁的声音,刘苗苗便拿出君暝给的东西细细欣赏,也不知这碗是什么材质,但她可以肯定绝对不是瓷碗,倒有些像是玉石的材质。君暝拿的碗一共八只,还有两只是盏,应该是给她用的灯盏。

刘苗苗又捋了两根灯芯,把灯盏弄好点燃,整个房间比之先前亮了不少。果然还是这灯盏看着舒服。

打开美食系统,正好现在便是拍卖大会,刘苗苗把君暝给的玉碗拿出一只,按照系统提示放在拍卖栏,很快便有人喊价一千。刘苗苗倒是万万没想到这碗竟值如此多钱,开价就有这么高!

很快,这只玉碗便吸引了众多账号的注意,价格也一路飙升到了二十万,刘苗苗看着这个拍卖页面上不断提高的数字竟有些不敢置信。

最后,这只玉碗以二十万美食币的价格成交。成交后,系统立马提示:“恭喜您,你的锦朝宫廷玉碗一只已拍卖成功,拍卖价格为200000万美食币,手续费为成交价格的1%记,请您注意查询账户余额。”

刘苗苗忙点到个人信息栏,看到上面突然陡增的数额不禁惊呆了,这他妈是要发大财的节奏吗?一只碗就卖20万,如果八只碗一并卖掉,岂不是一百多万了!

不过,如果自己全部卖了,那个老古董肯定会盘问,现在已经有了20万,想必也够她吃很久了,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突然多出如此多美食币,再加上自己还有那多么资源没有利用,如果全都利用起来,自己岂不是要逆天?这一晚的刘苗苗辗转反侧,几乎一夜难眠,这些东西再结合这个美食系统简直是个bug般的存在。

但是,兴奋之后,刘苗苗忽然又意识到,自己就算账上有几个亿又能怎样,还不是被关在这个院子里,看来必须想尽办法逃出这个鬼地方。有了这个bug加持,就算走遍天下她也不怕,随随便便就能白手起家,享尽荣华!

兴奋了一夜,快到天亮的时候,刘苗苗才总算睡着了。

因为赚了大钱,刘苗苗便把贷款结清,自己又买了一些想吃的美食,换上君暝给她的衣服在床上吃了一天的东西,直到下午三四点才爬起来去打理了一会儿院子。

说来也奇怪,虽然君暝说这里是冷宫,那好歹也是皇宫的一部分,而苏清漪被关在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理应有人给她送点吃的才对。但刘苗苗在这里待到现在,除了君暝,再没任何人来过这里。或许苏清漪被人遗忘,所以才饿死的?刘苗苗猜想。

晚上君暝如期而至,这次他来又带了一大袋东西。刘苗苗心心念念盼着他所谓的打发时间的东西,没想到竟然是一布袋子书!还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都挪过来了!

刘苗苗盯着完全看不懂的书籍,郁闷至极,她的语文一向不好,尤其讨厌文言文。现在这老古董竟然给她这么多文言文的书籍,而且是繁体手写无注解版,就算她再读十年书,也未必看得懂!

至于文房四宝,这都是什么年代才有的东西!她除了小时候在学校写过寥寥几回毛笔字,便再没接触过这种东西,国画什么的那是她姐才懂的,她只会玩弹珠扇纸牌。

“怎么?不喜欢?”看到刘苗苗脸上失望的神情,君暝心头也很不悦。他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搬过来的,而且很多都是他收藏了多年的孤本,这苏清漪还敢嫌弃,她以前不是一身书香气吗?

“我这人一看书就想睡觉,除非是小黄书。”刘苗苗道。

“什么是小黄书?黄色的书?”

“唉,纯洁的娃,小黄书都不懂。算了,不说这个,这些你还是拿回去吧!”刘苗苗本想给他解释小黄书,结果一看到君暝那张苦大深仇的脸,总算是管住了自己的嘴,要跟这种老古董解释小黄书,估计又要挨一顿□□了。

“你必须看!”君暝心下十分不爽,自己辛辛苦苦给她拿过来,她竟如此不识趣,还敢叫自己拿走!是自己太纵容她了吗?以前自己做什么她不都喜欢得不得了吗?

“可也要我看得懂啊!”刘苗苗很郁闷,哪有这么霸道的人!

“我教你。”君暝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口,可这一说出口,他似乎又有些为自己这般多事而感到厌烦。

“我太笨了,到时候只怕会把你这个老师给气死的。”这老古董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学这些古书?难道自己与人交流要先来几句“之夫者也”吗?

“你嫌弃我教不好?”君暝非常不悦地挑起眉梢,苏清漪现在怎么如此不识好歹!

若是别人听说自己要亲自教授,只怕高兴得烧香拜佛,她却还敢一脸嫌弃!以前自己多看她一眼,她都要高兴一整天,现在失忆了倒是丝毫不把自己放在心上了!

“不是嫌弃啦!说了你也不懂!你既然想教,那就教吧!”刘苗苗看他低沉着脸,只好敷衍道。

她也很无奈,还以为高考之后就不会再接触文言文了,没想到现在又被这老古董强迫着学。你说他年纪轻轻,怎么思想就那么古板呢!就当是又回到高中上语文老师的课了吧!

“既然要学,不如就从今天开始学起!”君暝阴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点。

“什么?今天就开始?我今天没休息好,要不从明天……唉,你别黑脸,今天就今天啦!”刘苗苗还想讨价还价,不过一看君暝那张越来越黑的脸,只好乖乖听命。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为何要如此听话?

刘苗苗百思不得其解,君暝却没给她多少思考的机会,让她翻开书本,自己则背着手讲解起来。这些书他早就倒背如流,就算没有书本,他也能很准确地说出书中内容。

君暝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讲起课来字正腔圆。抑扬顿挫间,刘苗苗越听越觉得发困,没多久便一头栽倒在桌上睡着了。

君暝讲得正认真,回头便见苏清漪趴在桌子上,还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心中不由得一阵恼怒,看着那颗后脑勺瞪了半天眼。他真该把她骂醒!

但最终,君暝还是深深叹了口气,无奈地把刘苗苗抱上床去。

睡梦中的苏清漪格外恬静,比起平日里的精灵古怪安详许多。君暝掀起被子轻轻给她盖上,这房间四处来风,天气一天天又越来越冷,看来自己该尽早给她拿两床被子过来,还有火盆、木炭也该给她备点。

记忆中的苏清漪像只温顺的羔羊,无论别人对她做什么,她好像都不会计较;她的话不多,心思又细腻善良,远不像而今这般健谈,还总是惹他生气。

唉,自己已欠她太多,早没有生气的资格了。其实失忆对她、对自己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君暝出神地看着睡梦中的苏清漪,眼里是平日见不到的温柔。

良久,他才回过神,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忽见被子下有不少奇怪的东西,全是他未曾见过的。苏清漪变化如此巨大莫非跟这些奇怪的东西有关?

君暝好奇地拿了一个黄色盒子看了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半熟芝士”,还有很多小字他认不全,也不知是哪里的文字,跟他所认识的文字有些区别。而且这些字迹特别工整清晰,印刷术比市面上流传的要先进许多。

莫非苏清漪在这冷宫真的有奇遇?他偶尔也会给苏清漪带吃的,因为他看碧萝苑并无可吃的东西,但苏清漪似乎对他带的食物完全不感兴趣。

君暝将盒子拆开,这个包装十分精致,里面有几块鹅黄色的东西,闻着很香,看上去应是糕点,不过自己不仅没看过,连听都没听过。这又会是谁给她的呢?想着可能有别的人来这里,君暝心下特别厌恶。

不过,苏清漪又好像只认识自己一人,莫非这些东西是她凭空变出来的?

君暝取了一块尝了一小口,味道居然很不错,比他们御膳房的糕点还要拿得出手。就是稍嫌甜了点,他一向不喜欢甜食,但这个好像还不赖。

正当君暝想再拿一块吃的时候,却又犹豫了,如果苏清漪醒后发现自己偷吃她的东西,肯定会暗地里嘲笑自己。本来自己吃点也无所谓,连她人都是自己的,更何况这些食物!

君暝拿起芝士蛋糕,脑海中却不由地浮现出苏清漪坏笑的脸,她大约会嘲笑着说:“哟,正人君子也会偷东西吃吗?”

君暝摇摇头,自己都在想些什么!

罢了,时候也不早了,还是回去吧,免得惹人怀疑。

延伸阅读

艾莱依家纺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gvn1.shtml
上海艾莱依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拥有独立的设计研发、市场运营的核心管理团队,和浙江平湖艾

魔力学院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gzaw.shtml

尚盟汽车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s7yd.shtml
「SUM尚盟汽车服务事业」是基于台湾汇丰汽车集团30余年所积累的实务经验与丰富资源独

德诚黄金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696c.shtml
德诚简介德诚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始创于1999年,位于历史悠久的福建榕城闽江南岸,是集专

康柏力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gwf8.shtml
广东康柏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以治疗风湿、类风湿、骨质增生、颈肩腰腿痛的专职连锁机构,

新创国际商城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uq6u.shtml
新创国际商城是北京鸿图天宇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公司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50

名师面对面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pk6y.shtml
是国内创新推出开放式的视频教育平台;是国内家P2P(学生和老师0距离沟通)开放性学习

艾特姆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yz6h.shtml
艾特姆生物科技是一家为中国化学行业提供进口化学试剂及耗材配件的公司。我公司的产品应用

云飞环卫用品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aafw.shtml
云飞环卫用品拥有两个现代化工厂,一个是洁城桶业:专门生产各种材质的垃圾桶、果皮箱、烟

招财鱼加盟  http://www.easybitsoft.com/n3g2.shtml
招财鱼家饰用品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从事生态环保艺术装饰用品的开发,生产及销售的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指尖上的蜀山在线阅读迎亲

    来到了自己的房门前,看见了房门上贴上了囍字,上方也是用大红色的绸缎装饰了。白云飞知晓,这是父亲为他做的,父亲一直都期待着他成亲,就算他失踪了,也依旧是为他做好了这一切。白云飞微叹一口气,摇摇头,推开房门。果然,圆桌上也是摆好了贴了囍字的喜烛。这房间里外的布置,是父亲对他满满的爱。为了父亲,更为了自己

  • 焐久生情青铜盒子

    棺材开了。四个人看到的是一个体型粗大的人躺在里面,带着铁甲面具。身上是西周的服装,尸体的旁边是一个青铜盒子,长有15厘米,宽有10厘米。这个人就应该是王曦了。夏梦说道:怎么还有一个青铜盒子。大鹏看了看,拿起了青铜盒子。这时咔嚓一响,似乎碰到了机关,但是几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把注意都集中在青铜盒子身上

  • 是我独家的记忆在线阅读镜像挑战

    “娘,你怎么会在这儿?”张德俊看见忽然挡在自己身前的这名女人,心中有些感动,等洪老一走,立马就迎了上去。“臭小子,居然敢在洪老皮子的全香楼里吃霸王餐,要不是老娘一直在暗中保护,你就等着被洪老皮子抓去剥你一层皮吧!”虽然口里是这么说的,但女人依旧还是忍不住落下了泪,在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亲骨肉啊!“嘿嘿

  • 行星定律在线阅读第8节

    “铃铃铃……”苹果手机特有的铃声的吵醒了好不容易睡梦中的江浩天。电话的那头焦急,恐慌,害怕,颤抖,求助般的声音“江医生,她,她,她活了,活了……”一个女孩子不敢哭出声的声音,极具恐慌……【她活了】这夜里,A省城,整个城市陷入了恐慌中……10月20号,那夜省城下雪了,虽不是六月飞雪,但这四季分明的城市

  • 三国之雄霸天下在线阅读第三章

    一早闹钟响起,连忙掀开被子起床洗漱,整理完后瞧了眼时间,还算快的拿起放在房间里的书包带上耳机出门,楼下前面包子店的香味让人肚子馋,今天挺多人排队,温心排了大概十分钟的队买了两份早点,在上学的第一个路口等着程砚的出现,一个骑车的少年盯着凌乱的头发冲了过来稳稳当当停在面前,像是默契一般,两人不说话,温心

  • 大德鲁伊在线种田出手治疗

    第四章出手治疗这边的争论已经引来不少人的观望,面对中年男人的咄咄相逼,李子源丝毫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李子源微微皱起眉头,风轻云淡的道:“胃肠亏气的病因很难确定,可能是因为过度惊吓,饮食不调等等原因引起的一种疾病,用西医的说法,这种疾病应该属于胃肠菌落失衡症,这种疾病在千金方,杂物方中都有提到过。

  • 千重山在线阅读魂临异世

    “干什么吃的,眼瞎?”高傲蛮横的女领导将一摞文件砸在了韩非的头顶,和历史里的韩非一样的名字,不一样的只有成就吧......路边豪车偶尔都可以看到几辆,引擎声故意弄的很大,好像也在嘲笑着自己的无能。躺在简陋的床上,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那美丽倾国的女子,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他喜欢天行九

  • 源之录第二章

    玻璃尖的鸣笛声,清凉风掠过的簌簌声,许由的耳朵先从梦中醒来。而后醒来的是他的鼻子,高空中被露水洗过的空气,闷闷不乐地趟过他的鼻翼。许由手指下的双眼缓缓睁开,一片哀艳的朱红袭来。许由的双眼还没有睡醒,目光触及到面前的朱红,才慢慢聚焦。原来,只是一把雨伞。许由循着面前这雨伞的手柄向下,侧过头来,伸手握住

  • 技能选择系统第7章在线阅读

    “文明的出现,人类给的定义是文字的产生与城池的产生,是能够承载着历史的载体产生,让人意识到过去发生了什么?从过去的两河文明,印度河文明,尼罗河文明,还包括中国人的黄河流域文明,可以判断人类文明产生与苛刻地理条件息息相关的。简要的说需要充足水源,恰到好处的大气厚度与成分,充足日照以及适宜的温度。再往远

  • 少女魔王说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跟着何老师摇头晃脑地晨读了半小时的古诗词,唐诗还是唐诗,宋词却不是宋词了,而是燕词。因为这个平行世界的时间轴与地球似乎保持着离中线不远的振幅,唐还是那个唐,赵宋变成了赵燕。大宋朝飞了,成了大燕朝,于是有燕词而无宋。唐诗宋词程尘当年读得都不多,但好歹中小学课本里也背了好些,心神一动,他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