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烈阳仙体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木易哥哥 来源:17K小说网

晨光熹微,天已大明。夏之钧缓缓睁开眼,稍转个身,便牵动了一身酸痛的骨肉。

怀中的谢之风睡得正酣,此时他安详静卧,呼吸浅淡,和昨晚不容反抗的样子判若两人。夏之钧将他*露在外的胳膊放回被褥中,将人再裹紧了点,他暗暗想着,再也不能把师弟弄丢了。

约莫又过了一刻,谢之风才悠然转醒,他一睁眼,便惊悚地瞧见枕边一尺之内有其他人,还含情脉脉地盯着他,脑子嗡的一声,想也没想就惊叫出声:“你你你……救命啊!”

谢之风陡然转身,跳下床头,结果低头发现自己□□,浑身凉嗖嗖的,慌乱背对床上的人,从地上捡了件衣服披上,正是他昨天穿着进来的嫁衣。

他满脸乌泱泱的怒气,只见案头花烛犹亮,墙上喜字犹新,一回头,发现夏公子坐起靠在床头,光*的上半身几个深深的牙印,多半是昨晚自己啃的。那姓夏的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神坦荡如山间清溪,又带着点戏谑,仿佛在说“你瞎叫什么”。

谢之风顿时两耳生烟,胡乱系好腰带,指着他:“你!滚下来!穿上衣服!”

随后一想,还是把地上的衣裳粗暴地甩在了那人身上。夏之钧好脾气地接过,慢条斯理系着繁琐的衣带,他面露疲惫,耐心却仍很好的样子。

等他身上终于有了东西,晃晃悠悠下床后,谢之风胡乱举起一把木椅,挡在胸前,冲着夏之钧道:“我们……我们决一死战!”

夏之钧还没笑出声,一阵飒风就扑面而来,那小子竟真动起了手,他怒目圆瞪地挥舞木椅,左摇右晃。身法还成,有点底子,但在夏之钧这里,就如同耍猴,稍微偏侧几下便将所有进犯躲了过去。

“我谢之风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一世英名全毁在你手里了,我今天定要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夏之钧见气昂昂的小师弟将木椅摔在地上,准备赤手空拳跟他来回,觉得他这股气生得莫名其妙,昨晚肆意妄为的明明是他。

谢之风架势蓄足,举起木椅猛地一摔,可那牢固的木头竟安然无恙,他本想将其摔个粉碎,给姓夏的一个下马威,现在尴尬得只当做没有这回事。

一道迅疾的掌风划耳而过,被夏之钧一个弹指轻易化开,他顺势在师弟手腕上缠绕几下,最后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谢之风下盘不稳,登时跌入夏之钧怀里。

落入他人怀抱的谢之风猛地站起身,空开距离,手却死死抽回不得。他心中郁闷至极,打不过就算了,还被人趁机揩油,算什么事,于是,他顿时暴跳如雷:“看你长得像个正人君子,怎么又耍流氓!”

谢之风拳脚施展不开,低头就是要咬,就在他的尖牙离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不到一寸时,听见上方传来——

“你敢咬?到底是谁耍流氓?是你钻进我花轿、爬上我床的。”

谢之风蓦地收了牙,昨晚汨汨春情洪水般地灌进脑子,拼成缠绵旖旎的画面。好像……好像的确是他把持不住,要死要活纠缠人家,怨不得别人。谢之风脸上一阵青红皂白,小嘴一扁,羞愧难当地看着地。

“我还没赖你,你怎么倒怪起我来了?”夏之钧见他这刚过门的小媳妇样儿,觉得好笑,扶正木椅,拉他坐下,语重心长道,“昨天为何是你在轿上?我原本要娶的那位姑娘呢?”

昨日之事,宛如一场桃色绮梦,谢之风至今都稀里糊涂,摸不着头脑,他木木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本在茶楼喝茶,见外头有妖怪劫轿,我路见不平,自然想救那姑娘,可是……可是不知道怎么就被那妖怪卷进了花轿,一进去便闻到一阵异香,之后的事记不得了。”

夏之钧叹了口气,假意鄙夷:“就你?还路见不平?”

谢之风的目光霍然发亮,倏地站起身:“瞧不起我?我给你比划一下爹爹教我的剑法。”

夏之钧恍惚了一下,爹爹?谢叔叔?原来他也安好,夏之钧欣慰极了。

谢之风环顾四周,哪还找得到那把价值连城的佩剑,他苦恼蹙眉,随后又是一惊,手忙脚乱地在身上摸索一阵,却什么也没翻到。

夏之钧:“你在找什么?剑吗?定是被那花妖……”

“不是剑,”谢之风忙不迭打断,手舞足蹈地比划,“你有没有看到一块玉佩,不,不是一块,是半块,这么长,青色的会发光?”

夏之钧重重一愣——另外半块玄青石,竟在师弟那里。

啊,是了,当年半块玄青由他保管,另一半定是给了谢叔叔。他前脚刚走,谢叔叔便进了流明洞,而小风早被叔母接走避难了。怪不得全山燃尽,也未见得谢叔叔的尸身。

可师祖怎么从未跟他说过?若是提上一星半点,他也不至于思念亡人这么多年,是怕玄青石再次被人觊觎吗?

谢之风满脸愁苦,下了个定论:“我的半块石头、贵死人的佩剑,还有你那姑娘定是被妖怪抢了去。夏公子,你是不是跟它有仇啊?”

夏之钧不喜这么疏离的称呼,想让他唤声师兄:“不必叫我‘公子’……”

“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个,夏谢行了吧。”谢之风飞速接上,接着他声若蚊鸣,“就算我们……那什么过了,但也才认识不到一天啊,算不上熟。”

夏之钧:“……”

他忽然不想这么快告诉小风自己是谁了。

谢之风脑子天生缺根筋,见夏之钧一点也不着急,觉得奇怪:“你媳妇儿丢了,你不急吗?”

夏之钧心中有数,那姑娘想是无忧,不然花妖在轿上便已动手,不必大费周章将人劫去:“急,人一定要找到,不过我不娶她了。”

谢之风傻傻地望过去:“啊?为什么?”

夏之钧眯起眼睛,凑到他跟前,轻笑一声:“不是娶了你吗?”

他的眼睛本就漂亮,眼尾微扬,双瞳剪水,直勾勾地看过来,看得谢之风心怦然直跳,脸皮都薄了,不禁又想起昨晚上……他顿时一蹦三尺高,强行定神:“夏谢!我说要嫁给你了吗?呸,什么嫁不嫁的,我说要娶你了吗?不是,我都被你搞糊涂了,谁要和你成亲!”

夏之钧又儒雅地笑了笑,眼前这个半大的人,脾气秉性皆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惹人疼又惹人恨。夏之钧转身拿过两件板板正正的干净衣裳,示意他换上:“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所有人都看见了,你赖不得。”

谢之风“你”了个半天,也没说出什么东西来,便不作纠缠,多此一举地躲在床幔薄纱后换上衣服:“别废话了,快去找那小妖吧,等我把剑找回来,再给你看看厉害的。”

“小妖?那小妖的年纪可比你大多了,”夏之钧挖苦地看了他一眼,“你还不知道是什么妖给你下的什么蛊吧,‘千里桃花’听过没有?”

谢之风又被鄙视,心中不屑,没好气道:“没有。”

“你年纪小,不知道也不奇怪,那是修炼千年以上的桃花精才……”

“我不想知道!你别说了!”谢之风觉得这个夏谢异常烦人,虽说昨晚自己轻薄了他,可他不但瞧不起自己的本事,还绕在耳边喋喋不休,“愧疚”和“念经”也算是两两相抵了……尽管这抵消得有些草率。

夏之钧见谢之风如临大敌般地捂上耳朵,不禁哑然失笑。他独自离屋片刻,回来后手上拿着个铜制圆盘,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人争一口气,谢之风急于求证自己,他目光炯炯地盯着圆盘:“这个我认得!我爹爹那儿有个差不多的,抓妖怪用的!”

“对,这是……”

“这叫司妖盘,”谢之风像喷出一口烫嘴的茶那般截断了夏之钧的话,眼中写着“瞧我厉害吧”,“若将携妖气之物放入盘中燃尽,便可指明同源妖气的方位。你不用解释,我都知道。”

夏之钧沉默良久,不置可否,这是凤鸣山的东西,师祖年轻时捯饬出来的,原料贵如玛瑙,拢共也就弄出来三四个。师弟认识这个不奇怪,可他既然记不起师兄,那还记得起师祖吗?

“可是你上哪搞沾染妖气的东西?”谢之风疑惑道,“你那花轿?劈了你不心疼啊?”

“不用劈花轿,太麻烦了,沾染妖气的东西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夏之钧说完这句,便直直看着他,脚下一步步逼近。

谢之风对上那双令人惊心摇神的眸子,顿时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不会要把他劈了吧?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他俩好歹千年的缘分,他怎么忍心痛下杀手?太残忍了一点吧。

可恨自己还打不过他!

谢之风不断后退,逐渐退到无路墙角,雪上加霜的是,似乎还被夏之钧包裹在其中,他咽了咽口水,谄媚地“嘿嘿”两声:“别、别啊,咱有话坐下好好说……哎呦喂,公子饶命!我还没活够呢!”

孔武有力的手掌倏然袭来,谢之风怂包似的闭上了眼。可预想中的脑浆迸裂并没有发生,谢之风感觉几根手指轻柔地在自己发间摩挲几下,便什么也感觉也没有了,如轻柔春风拂过,身前那股压迫感也散了。

他从指缝间睁开眼,只见夏之钧两根手指尖中,夹着一片血色桃花瓣。原是嵌在发丝中的,几经波折,竟也没掉。夏之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虽不是嘲弄,但谢之风脸颊还是腾的一下红了。

他娘的,又丢人了。

夏之钧又看戏似的盯着他看了几秒,才大发善心放过他,转身将那一片花瓣放入圆盘中心的暗格内。“咔哒”一声,八个龙爪从盘底八个方位伸出,灵巧地覆在盘身,夏之钧闭眼掐了个诀,便见盘心嗡嗡作响,底座上睁开一只混白的龙眼。

眼珠先是沿着盘壁环绕了几圈,最后在盘心停下,视点如炬,像是死死盯住了那片花瓣。恍惚间,艳红的花瓣轻浮在空中,在一团青焰中化为灰烬,西南方向的嶙峋龙爪徐徐松开,脱离盘身,缩回盘底小格。

谢之风与夏之钧抬起头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西南。”

延伸阅读

红阔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poex.shtml
暂无

博华拓展培训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xoma.shtml
什么是拓展训练?拓展培训,起源于二战时期。当时盟军在大西洋的物资供给线屡遭德国纳粹潜

冠怡家纺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adxk.shtml
成立于2002年9月,公司前身为佛山市顺德区睡皇寝室用品有限公司冠怡床上用品厂,冠怡

志鸿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aecz.shtml
志鸿节庆礼品成立于2006年初主要经营布类木头类节日礼品(圣诞节为主)靠垫抱枕木制品

婷束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grdf.shtml
婷束贝壳相框是义乌市婷束工艺品厂的产品,其厂是树脂工艺品、树脂、工艺品摆件、zakk

骑客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dck1.shtml
骑客智能平衡车总部经销批发的平衡车、冰杯、牵线陀螺、电动折叠车、玩具大卖消费者市场,

苏丝缘家纺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69v0.shtml
南通苏依缘纺织品有限公司地处于素有“中国茧丝绸之乡”美誉的江苏省海安县,下属于南通康

彤亦达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x87c.shtml
彤亦达日用品总部是围嘴围兜、罩衣、吸汗巾、吸汗巾.、婴儿宝贝、童被、纱布浴巾等产品生

华膳道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6bui.shtml
华膳道创始人陈良锋(农夫)在1998年毅然率先挚起中医药文化大旗,将企业发展方向定于

KR加盟  http://www.location-caleche.com/awn9.shtml
KR保健品作为我国医药行业批实现规范连锁经营的品牌保健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批准的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光头我最强在线阅读第九节

    祁悦脑子里有点乱,和蓝桉随意聊了几句,进了教室门,整个人恍恍惚惚地到了座位上。阅览室里,蓝桉的话在她耳边嗡嗡地盘旋起来——“你还记得这个杯子吗?对,余玥的。”“你很惊讶,对不对?”“——那我告诉你,这个杯子是被偷偷放到我书包里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信不信?”“——这样,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再说一句,

  • 佰仟云在线阅读第10章

    “来人,重点关注这个柳月玲,她如果有任何的动静,立刻通知我。”他命令道。“好的,首长!”一旁士兵敬礼道。片刻后,就在几人巡查完毕准备离开回去办公室时,忽然身后一声惊呼让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她……她动了!”楚少校急忙回头看去,果然,就在原来那个病房里,那个之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柳月儿已然苏醒过

  • 我的小弟都是万界大佬在线阅读第四节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大猫小猫都被凌冬至撵到了阳台上。阳台是封闭式的,两边墙壁上打了几排层架,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植物。凌冬至虽然不怎么会养花,但是他勤快,一旦发现哪盆花要死了,他会立刻买新的换上,然后把旧的移到楼下花圃里去。说来也奇怪,那些被他养的半死不活的小植物一旦移到楼下,过不了几天就变得神采奕奕

  • 都市之梦境系统第1章在线阅读

    在一处荒凉的山道上,一个约莫十岁的小女孩,双手紧紧举着一把有些破旧的小花伞,怀中抱着一把黑色大伞,在泥水中行走着,此时狂风肆虐,暴雨倾盆,她的手有些颤抖,小花伞在风雨中左右晃动,但她还是紧紧握着,指关节已经泛白。短短的童发被风吹的凌乱,发尾粘着雨水滴在有些陈旧的连衣裙上。清秀的面庞,圆润饱满的脸蛋此

  • 反串在线阅读第五章

    大批人数挤进遗迹之门,这时吕仁完全不用担心,因为他根本不用担心这时候会有人攻击自己,抛开自己身上有个难民区狠人的称号不说,遗迹就在此时开启,没人会想让自己的身上添几道伤口。遗迹之门是固定的,而且不止一道,有的遗迹之门甚至刷在了堡垒里,所以进去后他不止要面对难民,而且要面对真枪实弹!就算他现在有了超凡

  • 她每天都想死在线阅读第8章

    楚啸天淡漠的看着四周。八个铁血战士一样,高科技装备精良的护卫队,四十名全副武装的特种狱警。独眼龙的尸体已经被拉出去处理了。一个身穿黑色军装的老人端坐在那里高高在上,身边站这个瘦高中年人。楚啸天伸出双臂,不夹杂任何感情道:“老头,能看出来你是他们中间的当权者,要不要把我的手铐打开?放心,我不会逃跑的。

  • 瞻彼日月在线阅读第5章

    庞雷和潘凤来的了州牧府看到州牧韩馥和另外几人正在商讨着什么。其中一人似乎十分激动的在争辩着什么。另外几人也不时的摇头点头,却就是不发一言。庞雷和潘凤相视一眼,同时大步走入道:“末将庞雷(潘凤)参见州牧大人!”韩馥看见了,霎时间收起了脸上不愉的表情道:“我的神将和上将来了!”然后走手右手分别抓着庞雷和

  • 画中驱魔人在线阅读第10章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初秋的天气已经开始渐渐转凉,尤其是失去了太阳无私贡献的光与热之后。林简跺了跺脚,拢了拢外套,抱着手伸长了脖子等着从这里回家的唯一一趟公交车,心里盘算着今晚要做些什么菜。最近孙锦陌常常加班,整个人都憔悴起来,嗯,不如就煲个汤给她补补吧。公交车上例行的人超多,几乎都要贴

  • 带着逆天系统闯都市95分挺好的

    祁千风刚从厕所里走出来,还没甩干净手上的水珠,就迎面撞见了班长周牧。“千风,老陈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周牧走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转身就想走进厕所。祁千风顺手照着他腰的位置砸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问:“知道因为什么吗?”“语文试卷发了吧。”周牧的声音从厕所里传出来,有点远,不是很清晰。祁千风转身往班走,

  • 龙鼎界原来封译是……

    何筱筱眼眸里闪现出一抹惊愕之色,继续道:“你说,他们会不会是一对?”伊歆一时没跟上何筱筱的思路,一脸不解的看着她:“什么一对?”何筱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白了一眼伊歆,用手指敲了一下她的额头:“笨啦!就是说他俩其实是弯的,其实他俩根本就是一对恋人!之所以封译那么痛快的答应和你结婚,都是为了掩饰他们是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