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林深辰时雨第四章

作者:奕亭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辣条君痛苦地闭上眼,忍不住怀疑人生。

云落补充说明,“就算眸色不同,不是亲生,也可以是领养。”

“这个问题重要吗?”辣条君一脸血地回望。

“当然重要,你不就是因为嘴贱说错话,才被攻击的么?”云落理所当然地回道。

辣条君心里憋屈,又不得不耐着性子给新人普及基础知识,“BOSS攻击具有随机性。时间随机,地点随机,目标随机,强度随机。”

“是么?可是在我看来,一切都是有规律可循的。”云落没有进一步解释,反而问,“BOSS攻击具有随机性,这是官方结论?”

辣条君挺起胸膛,骄傲道,“经验总结!”

“那就有可能是错的。”云落毫不犹豫地说。

辣条君,“……”

为什么这家伙对**前辈没有一丁点应有的尊敬?他可是玩了十多局的老玩家!

“如果不是官方盖章,比起所谓的经验,我宁愿相信自己的判断。”云落冷静分析,“屋里有两人,第一次只攻击你已经很奇怪了,第二次目标居然还是你,这完全不像是随机行为。”

“有本事推翻结论,有本事给个合理解释!”辣条君大怒。

“我认为,你之所以被攻击,纯粹是因为行为不当。”云落认真道。

辣条君面无表情,心说他到底干什么了就行为不当。

“每次被攻击前,你都说错了话。”云落进一步提醒。

辣条君说家里的男主人被绿,之后生命值-40。

辣条君说他想取黑狗血,接着生命值-20。

仔细回想下就会发现,刚进**被攻击,其实也是因为说错话。什么“副本BOSS鸠占鹊巢”,“为了霸占别墅,把原住户杀掉”,讲完生命值立马-50。

“说错什么了?”辣条君本人毫无自觉。

“你没发现么?污蔑性话语很容易招来攻击。”云落说。

辣条君诚实摇头,“没发现……”

云落十分无奈。她耐着性子解释,“在我看来,玩家被攻击都是有原因的。你的行为触怒了副本BOSS,所以它才会攻击你。”

“另一方面,这其实也是一种线索。通过攻击次数、攻击时间、攻击强度,可以判断出副本BOSS的喜好和忌讳。突然被攻击,说明犯了忌讳。攻击强度越高,生命值掉落越多,说明BOSS越生气。”

“如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再多生命值都不够挥霍。”

辣条君木着脸想,这话好像在暗指他。可是……

“说的头头是道,谁知道真的假的?”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下。”云落无所谓道,“比如大声辱骂BOSS。”

真的勇士,敢于正面怼BOSS。

辣条君决心维护**前辈的尊严,当即不信邪地大吼一声,“洛斯是个蠢货!”

话音刚落,他就倒下了,并且脸先着地。同一时间,生命值-30。

云落非常有预见性,一早就躲得远远的,避免受到牵连。

辣条君爬起来,神情略有些慌张,“刚才好像有个巨型爪子按在我背上,直接把我按趴下了。妈耶,好可怕!”

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未知生物爪子什么的,想想就觉得好吓人。

巨型爪子?云落摇头,“我什么都没看见。”

辣条君坐在床边,半天回不过神来。十多次**总结出来的经验居然是错的!他感觉自己的认知世界正在崩塌。

过了许久,他依然无法接受现实,“万一刚才是巧合呢?我再试一次。”

“要是死掉怎么办?”云落问。

辣条君光棍表示,“死过十多次,不差这一回,起码得搞清楚**设定。”

“我敬你是条汉子。”顿了顿,云落用商量的口吻道,“反正要试,不如帮个忙?”

“你说。”辣条君爽快应下。

云落开始在抽屉里翻找。片刻后,她取出纸笔,“唰唰唰”写下两行字。

辣条君接过纸张,一字一句跟着念,“居然跟恶魔住在一起?这家人太愚蠢了。”话音刚落,地上、墙壁上、抽屉里跑出无数黑影,将他团团包住。

黑影越缠越紧,同一时间,辣条君生命值飞降。

等到生命值归为零,辣条君化作白光,从房间里消失。

而云落,虽然用笔写下同样的内容,但因为没有说出口,所以什么事都没有。

只是她并不觉得高兴,反而感觉事情走向越发诡异——洛斯被骂,生命值-30;原住户一家被骂,生命值-60,这也太奇怪了。难道他们不是对立关系么?为什么比起自己,恶魔更想维护这家人?

云落茫然四顾,感觉脑子里一片混乱。

**

很快进入**即将满1小时,第一个白天即将结束,云落前往客厅跟众人汇合。

到达一楼时,屋外天色已经由白昼变为黑夜。客厅灯火通明,其余三人已经围绕长方形餐桌坐下。只是司徒的生命值依然是满额300,血之影和暗影的生命值却大幅下降。

“有谁看见辣条君了吗?”司徒询问。

血之影嘴角扬起一丝嘲弄的弧度,“刚才主卧不是接二连三传出他的惨叫声吗?肯定遇袭了。”

云落一边在司徒身旁落座,一边回答,“受到太多次攻击,已经出局。”

司徒挑了挑眉,“刚才你们在一起?”

“对,一起搜索主卧。”云落爽快承认。

“结果辣条君出局,你却什么事都没有?”暗影狐疑。

云落耸耸肩。她拦过,但是根本拦不住辣条君蠢蠢欲动、想要作死的心。

“他做了什么?”血之影追问。

云落不答反问,“不如你先说说看,你跟暗影在客卧干了什么?为什么会受到攻击?”

“正好被BOSS盯上。”血之影回答的很敷衍。

于是云落回答的也很随意,“辣条君会出局,大概是因为脸黑倒霉。”

“有没有找到线索?”血之影闲聊般提起,“有的话说出来,大家帮你分析参谋。”

“要交换是么?行,你先说。”云落淡定道。

血之影很是不悦,沉声道,“看来你是根本没有诚意合作了?”

“怎么会呢?明明诚意跟你一样多。”云落意有所指。

血之影顿时语塞。

司徒笑出声。两人使劲敷衍对方,诚意含量的确一样——都是约等于没有。

“不过是个新人,到底哪来的信心,觉得独自一人就能过关?”血之影恼羞成怒。

“你只不过比我早玩**几天,到底哪来的信心,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云落仗着玩家之间无法互相伤害,毫不客气回怼。

血之影嗤笑,“新人什么都不懂,还一副大爷样,惹不起惹不起。”

“恩,乖乖听话,把知道的线索一五一十说出来,就显得相当乖巧了。”云落斜眼打量血之影,冷漠道,“你当新人都傻啊?”

“嫌弃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瞒着什么都不说,还指望别人跟你掏心掏肺呢?”

血之影怒急,当即把暗影拉走。

“等级高了不起?”云落撇撇嘴。

刚进副本时,她打算跟其他玩家好好相处,合作过关。然而现实告诉她,只要态度稍微和善点,别人就觉得新人软弱可欺。

事实上,如果血之影语气和善,态度友好,她很乐意交换信息。可对方一心想套情报,本身却藏着掖着什么都不说,她顿时没了应酬的兴致——时间有限,与其兜圈子说废话,还不如整理线索,理清思绪。

司徒饶有兴致地看着云落,“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有趣的新人。”

云落放飞自我,恣意吐槽,“那是,你才3级,刚进**没多久。”言下之意是,压根没见过几个新人。

司徒笑了笑,没有反驳,只说,“如果你在本次**中拿到A评价,获得珍贵道具,我愿意以市价的1.2倍收购。”

云落颇为心动,却觉得奇怪,“为什么?”

“第一次进入副本就能拿到A评价,说明你有潜力,未来甚至可能成为获得珍贵道具的稳定来源。”

司徒收购珍贵道具已经有段时间,但是卖方人员混杂,不少人很难沟通。要么坐地起价,要么囤积居奇,总之过程很不顺利。没办法,最后他只能进入无限求生**,亲自刷道具。

如果云落有实力,可以稳定获得珍贵道具,他宁可多花点钱,也想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云落不太懂有钱人的逻辑。在她看来,按照市价购买珍贵道具已经属于“人傻钱多速来”的范畴,这家伙居然主动提价。

她上上下下打量司徒,疑惑道,“你很需要珍贵道具?”

“对,急需大量珍贵道具,越多越好。”司徒承认。

云落低头不语。如果她能得到珍贵道具,面前这家伙倒是不错的买主,也省的花时间、花精力售卖。

“怎么样?”司徒问。

云落找不出拒绝的理由,于是答应下来,“成交。”

司徒适时递出日记本,郑重道,“这是书房里找到的线索。希望你早日破解谜团,找出真相。”

云落接过日记本,下意识摩挲本子边缘。忽然,她问,“如果最后没能查明真相,那该怎么办?”

司徒笑了笑,毫不犹豫回答,“交易取消,**结束前由我来揭露谜底。”如果对方不是他需要的人才,那么一切自然无从谈起。

“没记错的话,你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工作党,拿过一次B评价?”云落面无表情地提问。

司徒镇定自若,轻笑道,“是这样没错。之前总共玩了三局,拿过一次B评价,两次A评价。”他没有说谎,只是隐瞒了部分信息。

扮猪吃老虎啊!云落叹息着翻开日记本。

延伸阅读

童之梦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aiig.shtml
童之梦儿童主题乐园永嘉县童之梦游乐设备有限公司是游乐设备、组合滑梯、淘气堡、秋千、摇

土皇帝瓦罐煨汤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6cbr.shtml
土皇帝瓦罐煨汤可以加盟吗?土皇帝瓦罐煨汤加盟为您提供土皇帝瓦罐煨汤加盟费多少钱、土皇

晶石灵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u45v.shtml
晶,晶莹剔透石,天然宝石灵,天地灵气晶石灵,英文:CHENIM,全国比较大的天然水晶

九潮图广告加盟连锁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ggoa.shtml
九潮图广告连锁是一家的广告公司连锁企业,隶属于秦皇岛秦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九潮图广告

皇室派对KTV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gy5b.shtml
1300多平米环球美食自助餐,厨师精心烹饪300多款美食震撼味蕾。它将是您人生中不可

爱德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x6yv.shtml
爱德家用电器总部依托成熟的设计与质量、系列化的产品、很具竞争力的价格、以及好效果的跟

雅顿音箱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ytzz.shtml
雅顿音箱,是一家在国内享有良好声誉公司先后通过美国杜比认证、3C认证和中国电子音响协

美艺竹木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n8q5.shtml
美艺竹木手机壳总部是一家集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生产设计的木质工艺品

军威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dnqv.shtml
威渔具是鱼竿、钓具、台钓竿、手竿、海竿、矶竿、渔轮、竿包、鱼漂、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

瀚明加盟  http://www.westzoneclub.com/yu3h.shtml
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铁剑章 高手多诡秘,张家有传承(求收藏,求鲜花)

    010高手多诡秘,张氏有传承双方的距离逐渐拉大,夜色中,张继至少射出30支破甲重箭。船舱口的鞑子,一个个连番倒下,那老家伙后背也中了一箭!战船急速撑离栈桥,划入汉水,到底弄没弄死?老子怎没留两个炸药包?张继攥紧拳头,就差一点点!没见着老鞑子尸首,真他妈不甘心!其实张继多虑了,胡力哈赤被一箭穿透后心,

  • 至尊神藏聚会

    ·引夏夜里的风,徐徐吹着,吹落池塘边柳树的枝叶,吹过石子路,吹起大楼唯一亮着灯的顶层办公室坐里着女孩的发丝,女孩左手把吹落的发丝别到耳后,右手拿起咖啡杯浅浅抿了一口,又轻轻放下,视线却从未从面前的文件上离开过。良久,才靠到椅背上,望向天花板,缓缓吐出一口气,道:“果然,他根本没说得那么简单。”抬手摘

  • 兰陵奇梦长夜

    上条当麻现在落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处境内。她现在已经在派出所坐了一天了。塚内警官是个很好的警官。见她没处可去,便让她在派出所坐上一会儿。“我们已经把通知下放出去了,如果你的亲属看到了的话,很快就能过来找你的。”上条当麻笑笑。然而她心里在想:找得到我就有鬼了。这里可是神奇的异世界呀。就这样的,她荒废了一天

  • 神豪:从外卖小哥开始父女诀别,马新亭临终托孤

    我自幼丧母,如今两个大姐姐出嫁,三姐溺亡,父亲也即将失去。抄完家,满屋子更加空空荡荡,下人们跑的跑,辞的辞,只剩几个忠仆等着父亲最后的结局。这世上,再也没有依靠了!父亲被押走后,我似乎一夜之间长大。我将家里的佣人小厮一并打发走,只留下刘管家和我的乳母。父亲的书房也被那日的抄家破坏,书稿散落一地。我将

  • 大神一家的快穿生涯在线阅读第七节

    秦隼从夹道围观的人群中走进来,周鱼望着他,筷子夹着菜,悬在半空,愣是忘了放下。然而食堂那么多人,她淹没在里面,他走路又目不斜视,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其实就算看到,也未必能记得她了吧……就这样怔愣地望了会儿,才发现他身后还跟着个女生,正是白天见过那个。她穿着超短裙,一双腿笔直修长,像模特一样。围观的男生

  • 神魔杀戮顾云林

    张强赤红着双眼,浑身颤抖说道:“顾云林,顾氏集团的少爷,在岩城权势滔天,因为我家那个亲戚,*输了钱,欠下了几十万高利贷,因为没钱还,整个家庭不但收到了手段极为恶劣的骚扰,可恶他们打断了我那亲戚的双腿之后,竟然把注意打到了悠悠身上,然后……然后……”张强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铁骨铮铮的一个汉子。曾经流

  • 转心扣之一念仙魔在线阅读第九章

    院子门响了,先前给郑家送菱角的姑娘走到堂屋门前,小心翼翼地问林鑫:“鑫鑫姐,蕊蕊在吗?”外婆转过头,赶紧递上西瓜:“芬妮啊,找蕊蕊玩?她跟鹏鹏跑去后屋那边挖蚯蚓了。”林鑫看着女孩手里抓着的暑假作业,心中一动:“芬妮,帮姐姐个忙,把蕊蕊叫回来。今天她必须得开始补初中数学。”麻花辫少女大喜过望,连忙点头

  • 开局百万神级选择之悲愤难禁

    看到岳灵珊将林庭宇诱骗入院落,高根明道:“大师兄,还你的办法厉害!等会儿我们就能瓮中捉鳖了。”令狐冲得意道:“这里泰山派的地盘,大家小心点。”“放心吧,只要泰山派最厉害的几个杂毛不出现,就没有任何问题!”英白罗道。三人走出藏身地,另外一面走出劳德诺和陆大有,大家没有再说话,凑到一起,准备进入院落。就

  • 神赐恶念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陶教授的灵魂散去之后,狼天便在这个空间之内参悟刚刚学会的《太极匀心诀》,太极之力以狼天的兽本源为中心,不断的吸收和流转体内的能量,不断的提纯体内的能量,再加上老陶之前一部分的传承力量,使得他从二兽者的实力提升到了四兽者。“老六,已经过了七天了,真的没事吗?”“其实我现在心里也没有底,毕竟小天的状况

  • 骑砍之王者雄心在线阅读第4章

    “难道你知道姐姐是被人陷害的吗?!伊人拿着手绢,静静的思考着.“郡主,王爷来了!门外响起丫环的声音,伊人赶紧将手绢藏起来了,起身整理了下衣裙.“伊儿,怎么晚饭吃的很少!王爷见到桌上剩下许多的饭菜.“爹,我早些吃了些东西,便不太饿了,父王今日如何有时间来看女儿了,皇叔没有召见爹进宫吗?!伊人起身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