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黑篮]药不能停第六章

作者:摇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安安被安排在星耀神殿中住下。

当妮娅用钥匙打开房间门,首先进入眼帘的竟是正在脱衣服的安安。她刚把婚纱脱下来垮在腰间,此时正在痛苦地扭动着肉色的……那是什么东西?是人类的内衣吗?

妮娅原本是青春女神伊登的侍女,常年陪伊登看守长满金苹果的万年花园。伊登的丈夫又是十二主神之一,曾经被神后亲自救过。妮娅随着主人见过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多次出没在神后的雾海之宫。要不是法瑟亲自下令,这次的人事调动她是死也不愿意。

好歹也是主神身边的人,凭什么要伺候一个人类?

这种不满在看见眼前一幕时更加强烈了。

看见妮娅盯着自己的bra看,安安默默地提起裙子,把它遮住。

“妮娅?”

“你就是顾安安?”

“嗯。”

妮娅抱着一堆被子枕头扔到床上,粗糙地帮她铺好床:“你的神族名字叫什么?”

“神族名字?”安安愣了愣,“我没神族名字。一定要有吗?”

“不是强制性的,但这里几乎所有异族都会给自己起一个神族名。”

“那我还是叫安安好了。”

看着安安玛瑙一般晶亮的深色瞳孔,妮娅顿时有些无言:“算了,我住在你隔壁,有事就叫。”

安安瞄了一眼那些被子:“怎么没有被套和枕套?”

“给人类的东西总是要送得慢一些,你多等几天吧。”

“这样啊……”安安没听出她口中的讽刺,扯了扯身上的婚纱,“那以后要麻烦你了,被套不好洗吧?”

“……”

看着妮娅一言不发气势汹汹地转身走掉,淡粉卷发在纤细的腰上方闪闪发亮,安安不由感慨神族美人真多,连侍女都这么漂亮。

虽然法瑟让她签了流氓条约,但她也不敢激怒他,毕竟迄今为止,他是唯一能够救回井洺的人。

冲完澡后天也黑了。

安安换好神界特质的棉丝睡衣,把婚纱与井洺的西装挂在墙上,拉开窗帘看向外面——她的房间位置很好,在这里居然可以看见小半个阿斯加德。

十二神殿矗立在云层中,白天被建筑群抢去风头的世界之树竟成了整个城市的重点。苍天的古木枝叶繁盛,叶片五彩缤纷,滚动的露水居然都有颜色,在黑暗中闪耀着剔透的光。

金色银色的萤火虫漫天飞舞,海浪的声音从遥远湛蓝的天际传来。星空很近,像是夜之女神撒下白色的网,伸手就可以捞下一把银沙。阿斯加德被星光与千万盏灯火点缀,不仅繁华,还有着人类都市没有的浪漫梦幻……

安安在玻璃窗上看见了墙上婚纱西服的倒影。

和井洺的恋爱是从中学就开始了。他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说不清也道不完,简而言之,便如人们说的那样:世界很不公平,一个不完美的女孩却有着完美的爱情。

但如果不救出井洺,他们的关系就停止在了亲吻嘴唇上面,连深吻都没有。

想到这里,安安突然意识到一件事:白天法瑟说“因为你没有经验”——他怎么会知道?

翌日下午。

夏,神界天空是一片明亮的蓝。四季盛开的金色玫瑰在城内随处可见,阿斯加德的第四区很早就热闹起来,新鲜的水果多到装不下,酒香四溢,光是在街道中央闻一闻都会醉。初雪般的羽荁花瓣满城漂移,像也被市区的美酿灌醉一般。

神界不乏现代奢华的商业区,但这个闹市区保留了千年前的神族文化,带着一些童话和复古的色彩。商人热情而友善,并不像别处的神族那样有距离感,因此这里也是外族人口最喜欢的区域。

这里汲取了九大世界的文化,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时尚品味,穿着各异,甚至有人在街上买了人界英国的绅士帽戴着就走。

此时此刻,在道路一旁啃海德伦肉的顾安安却又一次变成了人群的焦点。

安安却根本不想再管旁人的目光。她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法瑟身为王子竟可以吝啬到这种境界,连早餐都不给送一份。

不知这些人为什么一直看她,街上穿旗袍的人又不是只有她一个。

穿着大红旗袍的安安特地把头发古典温婉地盘了起来,配了含蓄的珍珠耳环——这才符合中国特色嘛。那金发美人穿旗袍还想办法秀乳`沟,简直就是对亚洲文化的荼毒。

她只是在用正确的方式穿自己国家的衣服,这些人为什么像没见过旗袍一样……

终于,有一个起码有两米一二的巨人拿着小巧的相机,含蓄地对安安说:

“这位来自功夫大国小姐,我可以跟你合影吗?”

安安仰起头:“好啊好啊。”

相机在空中自动为他们拍了照,巨人小心翼翼地用大手分了一张瞬间洗好的照片给安安。上面的安安衣服像火一样红,笑容灿烂,但站在巨人旁边就像随时可以捏死的小鸡。

妮娅终于看不下去了,在更多想合影的人靠近前,已将安安拖走。

“好了,这里是阿斯加德最世界化的地方,以后你如果想买什么人类的东西,坐巨鲸可以直接抵达这里。”

“从星耀神殿吗?”见妮娅点头,安安想了想又说,“我买了什么,应该不用向法瑟汇报吧?”

“这你自己问他。还有,你要叫他殿下。因为他是王子。”

“可是莱斯威都直呼他姓名。”

“那是因为莱斯威‘大人’是殿下的好友。还有,他是神赐三将军之一,是称号为‘英灵暴风’的主神,所以你也不能直呼他的姓名。”对于这个野蛮的原始人,妮娅已经很无力了。

“将……军?”

安安满脑子都是莱斯威湛蓝的大眼和前一日囧囧有神的“顾安安小姐,ليلة جيدة。”有没有人能跟她解释一下后面那句话的意思……(1)

“你别看他平时性格不正经,另外两位将军都是骑士团的,他却是炼金术师,可见他的炼金术有多出神入化。在被殿下驯服之前,他的叛逆可是扬名了九大世界。”

从早上起来,妮娅就一直在用填鸭的方法给她灌输大量信息。什么神族分两种,一种会瞬间移动和空中漫步,什么英灵神殿的旗帜是戴着王冠的黑龙,什么诸神的黄昏,什么十二主神战役……安安已努力在记了,但这种痛苦是高中政治历史考试都比不过的。现在可好,她又要开始讲什么神赐将军什么炼金术……

文化差异真是一件让人窒息的事啊。

“你不好奇他为什么被驯服么?”见安安没反应,妮娅又问道。

“你说。”

“是因为一个女人。”妮娅神秘兮兮地靠近了一些,压低声音说道,“他和法瑟殿下曾经抢过一个女人。”

“然后呢。”

“以前莱斯威大人一直扬言要挑战法瑟殿下,但两人从业领域不同无法比较。一次家庭聚会,神后陛下把一个才从艾尔夫海姆回来的名媛介绍给大家,因为那女的长得很漂亮,就真像精灵一样飘逸,一下红遍了神界——我知道对于人类的你这很难想象,但是请你试图幻想一下她有多漂亮,才会导致殿下和莱斯威大人为了争她从暗斗转为了明斗,还持续了有一段间。后来那美女扛不住诱惑选了殿下,但殿下根本没跟她在一起就放弃了。她为了气殿下和莱斯威大人谈了几年,两人因为殿下的问题分分合合了很多次。最后美女总算回心转意打算专心对莱斯威大人,莱斯威大人却也跟着没兴趣了。结果是殿下和将军成了好朋友,这美女却成了两个男人的破鞋,觉得颜面无存,又躲回了艾尔夫海姆。”

终于谈到了一些自己稍微能听懂的话题,安安点头表示理解:“总之对这两个男人而言,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莱斯威大人应该是的,殿下那边就不清楚了。因为他只追求过这一个女人,其他的都是他还没出手,女人就先倒贴。”

从这件事情安安对法瑟又有了新的了解。

原来他不仅抠门,说话的调调贱气冲天,连骨子里都有一股贱气在纵横。

妮娅说起八卦的时候明显比讨论神界历史要幸福多了,不仅眉飞色舞,连双颊都红润起来。她滔滔不绝地谈着那些男人女人的故事,竟不曾留意两人已经远远走出了闹市区,而且在向一个略显阴暗的区域走去。

直到安安问起“为什么那里会那么黑”,妮娅才突然刹住脚:“不要再靠近了。”

“怎么了?”

“前面是黑市。”妮娅悄悄指了指前方一堆临时搭建起的棚子,压低声音说,“再往前面是颠倒之井,是通往暗之神界的入口。虽然□□规定了那边的居民需要通行证才可以过来,但还是有不少偷渡者。你看那些人,全是非法商贩和奴隶主。”

暗之神界……

就是从远处看仿佛是光之神界树根的世界么?

在黑市里坐着的人面色苍白,像是三天没睡过觉一样精神萎靡,而且都瘦得像一把把尖刀。

“因为那边的世界极度寒冷,所以有大批的野生长尾雪狼——你大概不知道这是怎样可怕的生物,虽然驯化的雪狼是战场上的利器,但野生雪狼饿的时候可以把神族活生生吃下去。就算不吃,他们也可以只是把你撕成一片片当玩具玩。”

安安被她说得打了个寒噤。

刚想离开,她就看到了某个棚子抖了抖,一个女人从后方冲出来。

那女人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留着及腰的金色的大卷发,皮肤白皙,五官也十分精致——尽管如此,安安还是一眼认出她是人类。

接下来,另一个人类男子带着一帮人走出来,更加确定了她的猜测。

那个男人就不像这女人这样漂亮了。他看上去有三十来岁,比女人矮了小半个头,有啤酒肚,皮肤是暗棕色,大眼睛黑溜溜的,头发黑得像搅在一起的铁丝。他朝女人走过去,步履因为肥胖而显得有些吃力。

安安张大嘴——居然是欧洲的波斯猫和印度阿三!

尽管和自己的文化根本不沾边,但看到两个人类还是有说不出的亲切感。

阿三在波斯猫面前站定,扬手便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波斯猫应声摔倒在地,牛奶雪糕般的脸颊立刻高高地红肿起来。

周围的人都闻声看着一幕。连打算闪人的安安和妮娅都站住了脚。

波斯猫捂着脸颊,鼻尖发红,眼中噙满了泪水但强忍着没流下来:“老大,去给人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可是,让我给那种神族老头当小妾,我没有办法接受……!”

阿三叉着腰,吹了吹胡子:“你还敢逃!这回没能卖个好价钱,你已经很对不起我的成本了。”

他们说的都是神族语,不过口音明显不同。

“但是,我们都是人类,你难道不怕这样丧失种族的尊严吗?”

“尊严?人类的尊严在神族的眼里值几毛钱?何况你和我的国家没有半分关系,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只要能赚钱,别说当小妾了,就是把你卖到窑子里去我也不会介意。哦对了,那家伙以前可是个大将,够威风了吧?你不仅要让他干,如果他愿意,他家的士兵,连他的战龙也给我一起伺候好了!”说完对旁边的打手挥挥手,“把她给我绑起来!”

波斯猫垂下眼帘,泪水终究还是大颗大颗坠落。灰色的衣衫陈旧破陋,把她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看到这一幕,安安和妮娅都变成了呆滞状。

三哥做买卖和中国富二代的老爸们有一拼,甚至更甚一筹。只是未料到连到了神界都如此嚣张跋扈。

看阿三旁边的几个打手也只是高壮欺负弱女子而已,没什么真本事,应该两下就踹翻了。但能和神族大将做生意,说不定还有点什么背景……安安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管这个闲事,阿三的目光却凌厉地扫在她身上。

“哟,居然有个东亚姑娘?”他端详着安安的旗袍,满是横肉的脸堆满猥琐的笑,“还是中国的?也是偷渡来的吧。去给我把她抓了拿去卖。”

一帮打手立即听命靠过来。

“你们要做什么……”妮娅拉着安安后退两步,惊诧道,“我们是从星耀神殿来的,你不能动她!”

“星耀神殿?哈哈哈哈……大爷我还是英灵神殿来的呢!给我上!”

打手黑压压的影子将他们笼罩……

安安脸色一沉眉头一皱,拽下发夹,一头乌黑的长发便滑溜溜地散了下来。

不出一分钟时间。

神族渐多的街道。商人阿三在吃力逃了一小段后,被一根旗棍砸中脑袋,噗通一声摔在地上。他身后是以光速狂奔而来的旗袍少女,还有少女身后一百米处乱七八糟叠成金字塔的壮汉打手们。

“啊!呜!嗷!嘶!嗷!”的叫声规律地响彻街道。路边的神族都以惊叹的目光看着阿三站起来趴下,趴下又站起来,还有中国少女飞舞的旗袍裙裾和金刚拳无影脚……

最后,阿三整个人被连环踢踹飞到垃圾箱旁,吃了满嘴的香蕉皮。

安安抖了抖旗袍,拨了拨飘逸的黑发,风流潇洒地朝目瞪口呆的妮娅走去。

与此同时,大批骑着巡逻马的神族骑士冲入人群。

骑士们穿着统一的银色铠甲。

带头的白银骑士骑着白马奔跑在最前端,他头盔上、肩甲上有着金色的尖角,长长的大红披风垂落在马背上,随着速度被风鼓满。他身后跟着一名黑铠骑士,肩膀上有骑士团团长的肩章,非常高壮,却没他如此打眼。

妮娅的目光转移到白银骑士身上,突然按住胸口激动地呼唤起来:“贝伦希德殿下,那是贝伦希德殿下!殿下终于退伍归来了!!”

接下来,不仅仅是她,整条街乃至全城的少女们仿佛都疯狂了,抱着胸口用几乎哭泣的声音呼唤着贝伦希德的名字。

白银骑士用力一拉缰绳,高大的白马以相当帅气的姿势扬起前蹄,停下步伐。他连手都没向大家挥一下,就跳下白马,朝着安安走来。

除去那个头盔,他大概一米八上下的身高,在神族里很一般的个子,却因为两条超长的腿而高挑出群。

四周一下宁静了。

他伸出食指,对头盔拨开一条缝,露出了英挺却秀气的眉毛,还有一双眼角微扬的金色瞳仁。一些零碎的金色卷发挡在上面。

那是双不亚于法瑟的美丽眼眸,带着些嚣张和邪气。

“听说法瑟弄来了个人类女孩,是你吧?”

安安竟莫名地紧张起来:“是……是。”

白银骑士松了手,摘下头盔,甩了甩凌乱的金色短发,然后用戴着白银手套的手挑起安安的下巴,挑了挑眉:“蛮漂亮的。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那张英气逼人的瓜子脸,也知道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们,安安听见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微微发抖:

“安安……顾安安。”

安安知道自己紧张得太不对劲了。

因为……

虽然这位白银骑士贝伦希德殿下真的潇洒到了极点,但,但……

她是个女人啊!

延伸阅读

富莱茵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aeib.shtml
富莱茵电子,是一家集设计生产经营为一体的性礼品公司。公司成立于2001年,2005年

玉鼎盛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ak8l.shtml
玉鼎盛玉镯经销批发的玉器饰品、银制饰品、水晶饰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德本漆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rmv.shtml
现在形形色色的建筑都很多,城市里有太多的房子,而且随着人们对住房需求增大,房地产也一

循丹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xz6q.shtml
循丹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发圈、发夹、发箍、戒指、耳钉、手链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朗润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gxor.shtml
重庆市国人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是生产TDP治疗器及保健品器材的专职生产

依诺改衣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nv7i.shtml
依诺改衣是目前网络的改衣店,杭州的改衣实体店,各省市的改衣品牌。依诺·改衣是一家立足

鲁田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pwmq.shtml
鲁田面粉由山东福来面粉有限公司运营,属粮油类,粮油是对谷类、豆类等粮食和油料及其加工

LOOTE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yq7k.shtml
LOOTE防污剂(LOOTE),是一家拥有强大的技术力量,致力于清洁器材的研发,同时

华宇气模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u27p.shtml
广州华宇气模有限公司经过多年出色奋斗和技师独具匠心的铸造,现已成为国内集研发、生产、

尚艺园加盟  http://www.primitiveengineering.com/y90p.shtml
尚艺园家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安溪县尚卿尚艺园工艺品批发部的诚信、实力和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跑男之超能天王第二章在线阅读

    “小软糖!”托尼朝着索菲娅招了招手,“来,尝一尝新口味的罐头!”听到自家人类式神的呼唤,原本正处在入定状态之中的索菲娅立刻睁开眼睛,一边点头一边“嗯”了一声,笑嘻嘻地向托尼的方向扑去。“我们都吃了两天的罐头了,”坐在一边的伊森看着高高兴兴的索菲娅,开玩笑地问对方,“小姑娘,难道你还没有吃够吗?”——

  • 来趟三国不容易之第九章

    周赟没见过柳玄机,不知他是何许人。不过他行事,从来不看对方是何人就是了。只见他朝一旁呸地吐了口痰,就欲跳下场去找柳玄机的不痛快。“周公子,家妹只是姑娘家,若是对我花家有何指教,尽可找我兄弟几个,随时扫榻相迎。”早在周赟在玉衡身旁坐下的时候,坐在对面的花家兄弟就发现了。此时,匆匆赶到的花家两兄弟将玉衡

  • 末日危机之第二章(2)

    《极乐净土》是一首多次血洗B站舞蹈圈的舞曲,而生活在二点五次元的许年恩非常想要把宅舞这个概念普及开来。因此,它成了最好的敲门砖。作为一个在B站上单支宅舞视频播放量能够轻轻松松上十万的UP主来讲,肢体、表情、服装都绝对能够经得起摄像机的考验。少年的蝴蝶步精准地踏在了每一个节拍上,翩翩扬起的衣袖像是春天

  • 鸾笙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6章自从那晚陆言深突然出事后,季明暖便一直待在陆家陪着他。奇怪的是,陆言深不但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越来越虚弱,反而还气息好得能下床活动了。除此之外,陆言深还把公司的得力助手叫到陆家来汇报工作,看样子可能是想在临死前为恒盛集团定下未来50年大计。这天,天刚亮不久,季明暖把厨师为陆言深准备的营养餐拿进他

  • 洪荒:我跟东皇同体在线阅读第六章

    ……仙立不一会儿就将石壁上内容看完。石壁讲述这里是金焰道人的一处空间之内。仙立不禁思考这金焰道人究竟是何修为,想必十万年前也不是无名之辈。如今时时过迁,沧海桑田,只怕这位金焰道人早已飞灰湮灭。想到这,其晃了晃神往四周再次看了看,发现右侧竟然还有一条小道。此小道大概只能容纳两人,小道顶部刻画着一道道奇

  • 颜色家族在线阅读第五章

    “跟我走!”温姝一敛平日里的柔弱,眼中竟是透出了些犀利,长臂一揽就拽过了灵芸,大步朝外走了去。“可是——”温姝却是不理会,伸手捂住了灵芸的口后便拖着她点足轻越翻出了那良善殿。就在那一瞬间,灵芸抿着唇,看着月光在温姝的侧脸留下的阴影,心中一痛,突然有了一种想要哭的感觉。“小姐——”站定在了地上,灵芸一

  • 初征第九章在线阅读

    为了避免意识与行为的实验会对我的身体造成损伤,我决定先进行身体耐受度实验,通过种种方式测定我的身体承受极限。首先是禁食实验,道家有辟谷这一说,即不食五谷杂粮,通过吸收自然精华之气维持生命,张良就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位。辟谷很神奇,人居然可以长时间不吃饭,似乎打破了能量守恒定律。但作为科学修仙者,还是相信

  • 我,打哭了百万玩家!学校

    位于淮海省彭城市的彭城高级中学,又称六中,是彭城办学历史最长的学校,其前身甚至可以追溯到1916年,作为彭城市的重点高中之一其升学率也是稳排全市前三。早自习的铃声刚刚响起众人准备拿出课本早读的时候只听“哐”的一声高二(1)班的大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跨门而入。“谁啊?”班上不少学生叽叽喳喳的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这次的大型慈善晚会是由多家品牌公司联合举办,木希尔酒店的整栋大楼准备了近半个月的时间。今夜,国际一流的名人巨星们都将汇聚于此,关于慈善晚会的话题迅速被顶上热搜,多家直播平台的首页推荐无一例外地都是这次的晚会,五点钟不到,就已经有无数的记者与摄影候在酒店入口的红毯两旁,时刻等待着拍下第一组资讯。

  • 梦幻西游之梦未央信用卡有优惠

    林凡的别墅依山而建,山并不是很高,但是挺有厚度,林凡将设备对准了那座山。“可能有些噪音,不过大家不要慌乱,这是正常的,并无危险!”这些设备从系统里面拿出来的时候,是有说明书的,林凡早就看过了。林凡按了一个按钮,设备开始转动起来,镭射脉冲和超声波射向山林,噪音越来越大,众人纷纷捂住耳朵。三十秒后,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