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花千骨之流光缠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南宫雪娴 来源:晋江文学城

距离京城已不远,易凉用了法术,晌午没过便进了城。

容国国力强盛,京城的繁华自然不必说。

易凉从未见过这些场面,街上熙熙攘攘满是行人,嬉闹声叫卖声不绝于耳。

“都靠边儿都靠边儿,”忽然跑来数十个拿着武器的人,边喊边将百姓往路边赶,“把路腾开,耽误了傅家的轿子你们可都担待不起。”

易凉被挤得踉跄了好几步,一时有些懵,反应过来时他左右都已经贴满了人。

街上****似是都有些激动,低声议论着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谁要进城?”

另一人“啧”了一声:“这架势,一看就是傅家最金贵的那位。”

“你是说……傅元致?”旁边一人闻言瞪了瞪眼。

易凉闻言打算挤出去的动作猛然顿住。

傅元致,他的有缘人就叫傅元致。

“不太可能啊,”旁边的人还在讨论,“这傅少爷当初为了修仙都跟傅老爷子断绝关系了,两年毫无音讯,怎能说回来就回来?”

“你还真信?就傅元致这个……”那人压低了声音,“就傅元致这个草包,他离开他爹能活得下去?”

易凉听到这儿皱起了眉头。

草包?

“也是……那按你这么说,他这是混不下去了,又回来当少爷了?”

“你还真猜对了,”另一人也压低声音凑过来,“我昨天刚得到消息,傅元致闯了两年江湖,还是什么本事也没学会,全靠傅老爷子在背后护着,说什么修仙?倒不如说他是去游山玩水去了。”

众人听了都压低声音笑了起来。

易凉却完全笑不出来了,这个傅元致……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四周逐渐安静下来,易凉郁闷抬头,恰见一人进了那座颇为华贵的轿子,他只瞥见了一抹白色衣角。

轿子缓缓从自己眼前走过,他有些接受不了地小声问:“你们说的……真的是傅元致?”

“这还能有假,”旁边的大爷虽觉得他面生,但更热衷于这些闲谈,“小伙子外地的吧,傅元致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人物……”

易凉抿了抿唇:“他是个什么人物?”

那老大爷逮到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津津有味便讲了起来:“容国万里河山,傅家占一半,这你知道吧?”

易凉茫然摇头。

“唉!”老大爷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你现在知道就行,这傅家人才辈出,傅老族长更是当今圣上最亲近的大功臣。”

“可偏偏这个傅元致,身为傅老爷子独子,从小啊,不务正业不念书,白享少爷命却没一点儿少主的样子……说白了,就是个花絮枕头。”

易凉听得眉头直皱,指着那个被几队守卫护送的轿子:“那里面坐的,就是他?”

“那可不,太子出行都没他讲究。”

易凉盯了一会儿,挤开人群便跟了过去。

他一直期待自己的有缘人本领有多高强,以为这个傅元致会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帮自己渡劫……却没想到,是个出了名的草包?

街上人太多,他也知道不能随便施法,跟过去的时候,轿子恰好在傅府大门外停了下来。

“傅公子出来了,果真是傅公子!”

“真的回来了?”

“真是他!”

周围姑娘小姐一边叽喳喊着一边往前涌,易凉听着脑袋疼,干脆找个角落施法隐去身形,然后蹲在门墙上往那边看。

傅元致恰好从轿中出来,没看见脸的那一瞬,易凉差点儿把他认成刚才遇到的仙君。

但看清长相后,他就明白那些女子为什么如此激动了。

不过易凉又很快反应过来,撇了撇嘴。

长得好看顶什么用,岂不是更坐实了花絮枕头的称号?

正当他腹诽的时候,傅元致忽然抬了一下头。

四目相对,易凉完全愣住了。

且不说对方眼眸中莫名其妙的不耐与愤怒……他记得自己是隐形的啊。

可他尚未想通,对方又不动声色垂下眼,若无其事进了府。

易凉蹲在那里,怀疑方才的对视只是自己的错觉,愣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跟上了。

他虽亲眼见了傅元致,但还是不死心,说不定外面的传言冤枉傅元致了呢……

长老爷爷怎么可能这么狠心。

那边傅元致前脚刚进府,后脚便被请进了一间书房,易凉想了想迅速跟了过去。

”父亲。”这是傅元致的声音,还挺好听,与他的长相十分贴合。

易凉用法术隐身,试探几下后便直接在窗户边坐了下来,支着脑袋透过窗缝往里面看。

书房里只有傅元致与他父亲两个人。

“你带回了解药,任务便完成了,这两年辛苦你了。”傅老坐在桌前,易凉看不清他的神情。

傅元致似是皱了一下眉,没有说话。

“明日你去一趟,确保一切妥当后便可离开。”傅老又道,这次声音中带了些颤抖。

易凉听得心中疑惑,离开?这里不是傅元致的家吗?他要去哪儿?

“我大可现在离开。”傅元致开了口,声音很冷漠,仿佛不认识对面的人一般。

“你……”傅老闻言却没生气,反而缓缓站了起来,“万事有始有终,确保他平安,本也是你应做的。”

易凉更加疑惑,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明天之后,你便可离开傅家,离开容国,今后再不会有任何干系,”傅老缓缓说着,声线中带着很明显的苍老,“甚至,这世上再无傅元致这个人。”

易凉听到这似乎有些懂了,瞪大了眼睛。

一定是傅元致太不争气,傅族长忍受不了想将他赶出家门。

他不禁觉得自己真是赶上时候了,傅元致被赶出家门,刚好可以脱身跟自己去南海,很完美。

那边傅元致已经转过身:“父亲,望您珍重。”

气氛更加凝重起来。

“言重了。”傅老在背后幅度很小地福了一下腰,不过傅元致没看见,很干脆地开门出去了。

易凉看见了却完全不懂,他也没心思想,着急追傅元致去了。

傅元致在前面左拐右拐,一直到了满是花草的后院,周围才没了人。

易凉深吸一口气,想好要说的话后,窜到他面前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装作十分镇定的样子,缓缓撤掉了法术。

按说傅元致这个凡人,眼前突然冒出来一个人一定会被吓一跳,甚至很有可能失声尖叫。

但是对方什么反应都没有。

易凉:……?

傅元致看见忽然出现的他,本就漫不经心的步子停了下来,淡淡与他对视。

眼底没有惊讶,没有害怕,只有……很无所谓的茫然。

对视许久后,对方似是忍不住了一般,开口问了几句:“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易凉心里松了一下,虽然反应不按套路出牌,但说的话还是可以接上的。

他按照早就想好的思路,缓缓捏诀施法,用结界将两人都围了起来,以展示自己会法术。

傅元致还是没多吃惊,但很给他面子地瞪了一下眼睛。

“我叫易凉,是山神座下弟子,特意来寻我的有缘人,”易凉放平语气,学着神仙老头们的神叨样子,“也就是你。”

“山神弟子?”傅元致的重点让易凉不太满意,“那你是什么?仙……还是妖?”

易凉神色稍显慌乱,但很快遮掩下去:“当然是仙。”

长老爷爷特意交代,人类对妖有偏见,在外最好不要暴露。

“……是吗?”傅元致眯了眯眼睛。

易凉略怂,在心里补了一句:他这样的妖算是半仙。

“这些都不重要,我来找你,是来帮你渡劫的,我们注定要一起去南海,取得鲛神珠,”易凉不打算再给傅元致发言的机会,一口气说完,“到时候你可以沾到灵气,说不定就能飞升成仙。”

易凉看着对方似是有些抑制不住想要上翘的嘴角,很满意地挑了一下眉。

怎么样心动了吧,还装淡定有什么好装的……

“不去。”

他正喜滋滋想着,却没想到傅元致会是这个答案。

竟然会拒绝?

凡人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毫不怀疑感恩戴德,觉得祖上烧高香了一样跪下答应吗?

“你没有资格拒绝,这是神仙安排的劫数,”易凉反应很快,拿重话来压他,“只有你可以解开鲛神珠的封印。”

傅元致微挑眉毛,重复:“不去。”

易凉见他是认真的,心里简直郁闷到了极点。

长老爷爷这是给他安排了个什么有缘人?

什么都不会就算了,还一直奇奇怪怪,现在竟然连去都不愿意去……

“为什么?”易凉压着脾气,咬牙问,“反正你家里也待不下去了,去找鲛神珠有什么不好?”

“神仙还听墙角?”傅元致再次抓到了重点。

易凉卡住了:“我……我只是,跟着你,不是特意听的。”

傅元致似乎也没打算听他的解释,抬手在身边的结界上弹了弹:“这个收了,我不去什么南海。”

“我不,”易凉倒被他提醒了,仗着自己会法术便耍赖,“你不去,我就不撤法术。”

“你……”傅元致瞥他一眼,眼神淡漠。

“别这么看我,这是任务,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易凉严肃道。

两人对视,周围一时安静下来。

“你觉得,就凭你,能到得了南海?”傅元致忽然一字一句,颇为认真问道。

易凉结巴了一下:“我,为什么不能?”

傅元致闻言似是有些无奈地顿了顿,又问:“那……你觉得你能把我完好无损带过去?”

易凉皱起眉。

“我可什么都不会,从小身体虚弱一吹风就生病,一顿饭不吃就头晕目眩,晚上睡不好就必须卧床一整天……”傅元致慢悠悠说了一串,然后挑眉看他,“还需要我再说下去吗?”

易凉:“……”他想回长奉山了。

渡个鬼的劫啊。

但他咬牙想了半晌,知道自己就这么回去,所有人都会失望。

况且这次机会千载难得,镜平师兄那么想去都让给他了,他不能不珍惜。

“我……我是神仙,当然可以保护好你。”

对方闻言抬手拍在结界上:“就这么保护?把我关起来?”

易凉闻言急忙收了结界:“那你,你是答应了?”

傅元致转身便走:“我不去受那罪。”

易凉着急要跟上,刚张口那边忽然来了人,是个缩着手的姑娘,看着唯唯诺诺打扮素朴,应该是个奴婢。

易凉看见后便下意识把自己藏了起来。

那婢女远远看到傅元致便快步走了过来,但看步伐似是有些别扭,让易凉想起自己刚化形时的样子。

腿像是软的一般。

“禀少爷,老爷叫您过去一趟。”婢女边走边道。

傅元致本没什么反应,听到这句话忽然皱起眉:“站住。”

那奴婢却像没听见一般,步子迈得很快继续往他这边走。

易凉闻到妖气警觉起来的时候,恰见那婢女忽地抽出一把匕首朝傅元致刺去,闪着光的刀刃颇有些晃眼。

他想也没想便冲了过去,但还是稍迟了一步,根本来不及带着傅元致躲开,便干脆挡在了傅元致面前。

坚硬的碰撞声响起,那婢女被逼退几步,手里的匕首竟是从中间弯了,刀刃都卷了起来。

易凉没忍住痛呼了一声,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疼,有些站不稳地撞进了傅元致怀里。

“你……”傅元致似是意外,语气略带紧张,手也往他后腰探去。

“我没事我没事,”易凉忍着疼站好,声音有些沙哑,但并不弱,“我麟……皮肤非常坚硬。”

他捂着后腰转身,那婢女恰好扔掉匕首,手上蕴着邪气很重的灵力攻了过来。

易凉推开傅元致便去挡,灵气相撞,霎时将周围的花草震碎了一地。

易凉以前没怎么用过灵力,他待在长奉山没什么机会用,所以第一次遇到真正的敌人,他便下意识用了全力。

对方被他震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一直没有任何神情的脸上终于显露出痛苦。

“还要打吗?”易凉见自己占了上风,哪怕感觉五脏六腑疼得厉害,这时候也来了斗志,“我只用了一层功力。”

对方深不见底的眼眸忽然闪了一下,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后,便毫不恋战地施法离开了。

易凉虽心中疑虑,但还是大松了口气,忽然便觉得全身都疼了起来。

“你怎么样?”一直站在旁边的傅元致缓缓走过来,没忍住往他背后看了一眼。

“我当然没事,你看……我就说我能保护你吧,这次没我你说不定就没命了,”易凉觉得嘴角有些痒,随意抬手摸了一下,“话说回来,你怎么会招惹妖……”

他垂眼看见了手上的血迹。

易凉:“……这是,我的血?”

他又在嘴角擦了擦,果然,满手背的血。

他竟然吐血了?他不会要死了吧?

“不然呢?”傅元致盯着他,有些无奈地问。

易凉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但他不能让傅元致觉得自己弱,于是强装镇定,嘴硬道:“没事,就是吐口血而已,我以前经常这样的……”

“是吗?”傅元致挑眉。

易凉转身往一边走,声音已经弱到几乎听不见了:“……我先……我先去洗洗,一会儿见……”

刚走出没两步,便“咚”地一声脸着地栽在了地上。

傅元致:“……”

延伸阅读

吉尔服装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dp5f.shtml
吉尔服装经销批发的女装、衬衫、雪纺、牛仔衬衫、运动衣服、女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朗通机器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dw7b.shtml
朗通机器是研发和生产玻璃钢连续缠绕管材设备及玻璃钢管制品的民营高科技企业,公司拥有较

卡特鲁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g514.shtml
卡特鲁葡萄酒甘油般的稠密,浓度高,缓慢的眼泪(挂杯)。石榴红色,略带樱桃红和难以捉摸

期源网-专注国内期货配资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gfp1.shtml
暂无

童趣园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dwlq.shtml
河南童趣园游乐设备是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游乐设备企业。公司成立于1994

香识情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n8rh.shtml
香识情小饰品立足于强大的自主生产与研发实力,香识情公司通过4年来的经验积累、渠道整合

学科网校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yfw0.shtml
非常多的人想要了解,学科网校怎么样?它是一个非常知名的教育品牌,市场发展前景广阔,值

情诗酒店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5oa.shtml
情诗酒店以取悦女性为核心,基于“自然”“浪漫”“幻想”“猎奇”“自恋”“积欲”“暴露

兴安绿业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uzre.shtml
北京兴安绿业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响应号召满足人民生产生活需要在北京市政府大力扶持下成立

洁神欧式单件隔离洗衣干洗连锁店加盟  http://www.theartisticallure.com/b1pp.shtml
洁神欧式单件隔离干洗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秦皇岛洁神洗涤设备销售处是河北省成立最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之大道本源傲剑江湖

    “唔…”当周陵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只觉眼前的情景格外的陌生,可是没过多久,无数的记忆片段如同潮水般涌进他的脑海里。经过半个时辰的消化,周陵可以确定他现在已经不是周陵,或者说他现在占据的这具身体名字并不是属于他的。现在的他名为杨起,来自晋州府商水县三大家族之一的杨家,因为他的母亲原本只是个低微的婢女,

  • 我的沙雕老板之星星(9)

    沈兰舟被关在这凤凰台里,初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日子一天天过去。他越来越无法忍受这样的日子。他整天无所事事,唯一期盼的就是汲汲营营在这凤凰台里等着顾怀尧来看他一眼。可是顾怀尧政务繁忙,能抽出时间来看顾镜酒的时日并不多。有的时候几天半个月才来一次。更长的记录就是整整一个多月没有踏足过凤凰台半步。他就好像

  • 明教志在线阅读第六章

    渔火已归文/沐清雨俞火脚步太急,手上又积蓄了力量,本意是推门就走,越快越好,结果……邢唐在和楠楠“失联”后就跑出去找人了,接到韩树电话,他匆忙折返回来。由于心急,脚步更快,近而忽略了病房里面的声音,没发现有人奔到门口,当他从外面一把拉开门,俞火手上就落了空,身体则因惯性前倾,扑向他怀里。那正面而来的

  • 我在异界当方丈的日子第四章在线阅读

    萧韫玉是个没有多大抱负的人,只要钱够花,能谈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她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最美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白天在公司忙,晚上孩子她妈和孩子在家等她。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抽出时间谈恋爱,至于父母说的继承者,她一点都不感兴趣,更不会和他们说的陌生人结婚。“怎么了!”两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萧韫玉心不

  • 白日清梦在线阅读第9章

    俩人各是一惊,显然也没料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抗揍,还没完全昏过去,而是一直在偷听。桔炎转过头去,望向秦守,反问道:“你这家伙,有什么脸面说别人?”“哼。”秦守冷哼一声,踉踉跄跄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过去自己被种种虐待的画面时刻环绕在自己脑海中,不由得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根本不懂,也不会懂的,我之所以努力

  • [全职高手]这年夏天天子异相

    玉龙城皇宫之中,年不过四十的大夏国皇帝夏稷正面色苍白的躺在龙榻之上,周围四名须发皆白的老太医轮流诊治。太子夏殇伫立一侧,眉宇之间满是担忧之色。但见这位太子生而异相,年虽二十却体格健壮,孔武有力,异于常人,要不是身上穿着那金黄色蛟袍,还让人以为是一位武力超凡的将军。待四位太医轮番诊治以后,商议一番,为

  • 洪荒:龙族弃子在线阅读第五节

    敲门声却连连不断的传来,风问雪依然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叹了口气,在衣架旁换上了正装,将多年未佩戴的狂风扇,锦绣章都带在了身上。轻摇着狂风扇,风问雪正欲打开门禁的时候,一个软糯的声音传出“爸爸,你要出去吗?”风问雪轻轻的回身,魔法长袍的衣摆如同海上的细波一般轻轻的摇动起来。他看着面前被棉衣包裹成一团的小

  • 我和晓道长在一起的日子第七章在线阅读

    午夜,天冷的有些变态,雷云盘坐在老校区那栋5层楼顶,双手结印,努力吸收着天地灵气淬炼战体。“我去!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有病啊,没有天地灵气玩个屁啊!”雷云吸收了很久,本来就不多的天地灵气,被丹田炼化后只有可怜的一丝留在其中,“照这样下去,突破到第二重之前我基本上进棺材了?”雷云气的往地上一趟。“天犼啊,

  • 长海云起在线阅读石(上)

    昆仑山顶,一男,一女,皆是白衣袂袂,乌丝轻飞。遥遥看去,这两道身影端的是轻姿绰约,仙人之姿,谁知眼神触及,二话不说竟已开打,只见……若你能见,便知他二人招式大有乾坤,乃是顶顶上乘的千古功法,世间罕有对手。英雄相惜,流金溢彩,惹得晚霞都要退步。且慢。两位百招有余,不见胜负,那白衣仙子忽然发狠,柔掌化做

  • 天眼之传承家族之龟王(10)

    方明目前的惊恐值已经达到了768点,已经是足够第一次进化需要的500点。之前在地下河的时候方明就想要进化,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点击了一下进化之后,顿时页面变化,出现了三个不同的分支。进化序列1:地螈(进化成功率100%,继承现有技能。)进化序列2:幼龙(进化成功率50%,随机替换一半现有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