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阴墓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伟大的主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几日后,阿南身体康复,重新握起剑辉动,喝了口花酒。

看着满园的梅花,她有些释怀,“放下了?”白易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她身后,她转身白了白眼,“怎么又是你?”

白易开怀大笑,“不是你师傅,还能是谁?你这次真的命大,往后要爱惜自己,明白吗?”

阿南点点头,这话倒是真,往后她定要好好爱惜自己。

“公主,你知道六安门传言已久,为何陛下一直没有动作?”他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话,吓了她一跳,“师傅,你都知道了?”

白易轻笑,这傻丫头,三两句话就被人套出来了,“知道什么?知道你为了救秦殃的夫人,跑去六安门?”

阿南大惊失色,“师傅你怎么知道?”

白易苦笑,“因为这六安门本就是你父皇整的。收集天下要杀他的人,然后一网打尽!”他的话,让阿南许久都缓不过神来,天呐,他父皇竟然这么聪明。

“可惜,你父皇肯定没想到,你这个傻丫头,竟然为了个男人跑去跳冰泉,还好陆大人及时相救。”

阿南呆滞的一会,随后拍了一下脑袋,“师傅,我也是救人心切,不过以后不会了,我已经决定,远离秦殃了。”她眼神淡然,原来放下也没这么难。

自从她病好后,大显连日阳光明媚,几乎快要将常年的积雪融化,帝王说这是上天的祥瑞之兆,阿南静静地感受这暖暖的阳光。

“师傅,我想去你的书院,当教书先生。”

“胡闹!你个公主天天都要被人跪拜,怎么教啊?”

“都免了不就行了。”阿南毫不在意,白易却不情愿,“你不要误人子弟,带人出去喝花酒。”

“师傅,你就答应我吧!”阿南魔音环绕,白易着实受不了,点点头。

次日,阿南吩咐宫人,不上妆,只将头发轻轻束起,穿着宽大的蓝服,对着镜子满意的点点头。

她兴高采烈的出门,约莫半个时辰,她来到了蓬州。

蓬州在京城的北处,那里是大显有名的书香之地,有诗人常说蓬州遍地是书生,这里的人温润有礼,大都出自皇家书院。

马车停在院门口,她利索下马。大门立在半山腰,金黄色牌匾上刻着大大的皇家书院四字,柱子上刻着龙纹,精致大气,阿南大步走进去。

书院设有三堂,进门就到了元堂,寻常学子闲来无事,常常在这打猎、游玩、练习轻功。大显不但重视文才,更注重身体是否康健,所以即便是书院,也有一些修内力的地方。

待爬到山顶,前方有座桥,可通往对面的山,而右侧则有一排长长的阶梯,通往山下。

阿南上了桥,清楚的看清下面山底有个圆形的台子,台子四周城院朗朗书声响彻,这便是听堂了。

她此行,要先去对面山上的清堂,寻找师傅。

她熟门熟路的越过一片梅林,再轻功飞上红玉石墙,前处像寺庙的屋子,便是白易的住处,清堂了。

“师傅!我来了!”阿南声音甜甜,讨好的拿出两坛酒,坐在了竹凳上。

白易仙骨飘飘的走了出来,咳了咳,“清堂禁酒!”

“你少来了!”阿南大笑,丢给他一瓶子,他熟练的接住。

他立马拉住她,去了后院,“你这死丫头,等人走了再说行不行,里头还有其他人呢。”

“怕什么,我是公主,有我在,他们不敢为难师傅。”阿南坏坏的笑了起来。

待两人吃饱喝足,屋内众人盛装坐下,等候多时,“师伯们好!”清脆的声音响起,众人打了个冷颤,“给公主殿下请安!”

中规中矩,挑不出毛病,阿南无奈的耸耸肩,看了看白易。

“师伯们不必多礼,我是来教书的。”她找个位置坐下,白易坐在上首,率先发话。

“经过我的决定,公主正式为我皇家学院的武师。”众人不语,武师只是傍晚时刻教孩子们去山上射箭打猎的闲差,让公主殿下去,正合适。

次日,阿南来到了元堂,学子们恭敬的行礼。她拿出许多飞叶,递给他们,命他们射穿前方的树根。

“老师,这也太难了吧!”抱怨的是白屿,他央求道。

阿南轻笑,手持飞叶,朝叶子施展内力,只见叶子触碰到树根时,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而叶子如锋利的刀,直入树心,瞬间将完整的一棵树,切成两半。

学子们满是惊讶,纷纷拿起手中的叶子尝试,但有的人还没碰到树,便已经掉落。有的则碰到了树,像个钉子一样钉在树上,没办法继续切入。

阿南拿出一壶酒,在后头喝了起来,静静地看着他们练习。

时间飞快,她待在这里约莫半个月,觉得十分的心静。

而一日,宫中的人突然来了,告知母妃有孕的消息。

阿南快马回到了皇宫,正好碰上母妃的封后大殿,因着母妃民女的身份,当初朝臣一直反对,母妃如今终于得以圆满,成为父皇的正妻了。

今日阿南一身金黄色朝服,贵气美艳。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喝着清酒,笑意盈盈。

一道炙热的眼神望着她,她有些不舒服。她不明白秦殃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看,天知道他怎么会来,不对,他是大臣,应该来参拜的。

阿南定了定心神,暗骂自己没出息,原以为过了几天清净日子,这颗跳动的心也该平静了,她此刻只想尽早结束一切,回到书院去。

一同来的除了她,还有书院里的众人,她的学生们,见到她,纷纷过来问侯。

“学生恭喜老师!”白屿爽朗的笑着,递上一壶酒。

阿南与他们谈笑风生,渐渐地没再去注意那道炙热的眼神。

秦殃苦笑的低了头,自己选的路,咬着牙也要走完,还能奢望什么呢。

司乐声响起,众人齐齐跪拜。

礼罢,他们进了大殿内,饮酒作乐。阿南坐在最角落,与白屿闲聊了起来。

这段时间的相处,阿南发现白屿完全就是个铁傻蛋,比他爹差远了,但是人却非常善良,是个可造之材。

“白屿,你不是不喝酒吗?”

“臣这不是有一日好奇,就喝了起来,发现真是不错。”

秦殃在旁边竖起耳朵听他们的对话,他已经不要什么面子了。

“我就说嘛,男人哪有不喝酒的。”阿南拍了拍他肩膀,欣慰的点点头。

“对啊!对啊!我是纯正的爷们”

“改日本公主带你们出去历练,劫富济贫。”

秦殃咳了咳,拿起帕子擦了擦嘴。

“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白屿两眼放光。

“武功都是要真刀真枪干的,光是待在山上可不行。”

“公主说的对!不如明日就去吧?”

“好!一言为定!”阿南坏坏的笑了起来,脑袋思量着下山后的行侠仗义路程。

酒后,阿南跌跌撞撞的上了马车,回到了书院。

次日,与她一同下山的一共两人,一个是白屿,另一个则是许唤。他二人抢在最前头,且一次不能下去太多人,人太多反而不好办事。

他们来到了一处官道,听说这里劫匪最多,近来更是庞大了不少,惹得地方忧思。

他们躲在丛林里观望,今日会运送一大批官银进来,劫匪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阿南要做的是,捅了劫匪窝。

果然,当一批批箱子出现时,丛林中飞出许多黑衣的壮汉,他们带着面具,杀气腾腾。

“我看着倒像个杀手。”许唤道。

“嗯,确实是杀手。”

“杀手怎么会来当土匪?”白屿有些不解,这年头杀手不赚银子了?

只见那些杀手与官兵交战,并没有伤害他们一丝一毫,反而只抢了官银就跑了。

“行动了,小的们。”阿南一声令下,三片树叶齐刷刷的过去,黑衣人面露惊恐,迅速躲开。

他们匆匆跑去丛林,阿南飞快追赶。

“阁下何人?银子一人一半”黑衣人停下脚步,试着与阿南商量。

阿南今日出门带了斗篷,因此他们并没有认出她的身份。

“告诉我,为什么劫官银?那可是百姓的救命银子!”阿南此问,是在给他们机会,若他们真是十恶不赦之徒,方才就不会对那些官兵手下留情。

黑衣人深知此人内力深厚,逃是逃不掉的,只能实话实说,“我们是秦将军的朋友,从前与他一起是蓬州的乞丐,如今他当了官,忘记了这片地方的百姓,还在水深火热中,我明明求他,救救我们。”

阿南有些不可思议,“据我所知,他不是这样的人。”

黑衣人冷笑,“小姑娘就是单纯,不要看他长得俊,就以为他是什么好人。”

飞叶刷刷过去,黑衣人痛苦捂住嘴巴,在地下打滚,其他人更加警惕的后退,“不要让我再听到任何关于秦殃的坏话,他为了大显安宁,受了多少伤,你们能安稳在这里站在,就该烧高香庆幸有他的存在。”

黑衣人们面面相虎,有一较矮小的人,摘掉面具,跪了下来,“草民原是这一片的乞丐,那年冬日,是秦将军将自己的吃食给了草民,才姑且救了草民一命,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秦将军是个英雄,还请贵人明查。”

阿南看向这瘦弱的男子,“继续说。”

“那年蛊毒袭来,蓬州如同地狱般。朝廷也下旨将城门封死,所有人都绝望了。但不知从哪里来的传说,说只要饮用纯阳之人的血,方可解蛊毒。于是,秦将军很不幸,被当时的道士挑中,他被五花大绑的丢在街上,道士将他手腕割破,众人像饿狼般扑过来。那时候他还是孩子,我听着他无力的呐喊,我想去推开人群,但被人丢了出来。”

阿南的手微微颤抖,紧接着,他又开始说,“但所幸的是,人群中突然有一人因为饮了他的血,突然倒下身亡,吓得众人纷纷停下。半刻钟,饮血之人皆无幸免,众人惊讶的四处逃串,我才得以机会,将他救走。令人没想到的是,秦将军竟然精通医术,他身上采集了许多药草,原本是想去救人的,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但他并没有因此怨恨,而是跑出去救人,在数日的救治下,他偶然被京里的贵人赏识,带了回去。”

他一口气说了许多,阿南久久不能平静,他说的京中的贵人,应该就是父皇了。

“那你们为何,还说他没有救你们?”

“贵人有所不知,自从有了秦将军的方子,众人得救了,自然将他封为无所不能的神明,如今蓬州贪官行道,百姓苦不堪言,许多人书信给了将军府,都没有回音,所以……”

阿南冷笑,“他至今都没有府邸,现在的府邸不过是他大婚才不得已建的,你们所寄的信,到底寄到了哪里?”

黑衣人落泪,“人心不足蛇吞象,秦将军已经帮了他们很多了,他们却将他的帮助当成理所当然。”

“方才你说贪官?”

“没错,贪官横道,银子根本到不了百姓的手里,我们只能抢。”

阿南无语,合着他们也是劫富济贫,“罢了,贪官之事三日内,我会处理,你们以后莫要劫官道。”

阿南放走他们,拖起两个不会轻功的家伙,飞身去了蓬州城主府邸。

白屿十分的尴尬,“公主真是力大无穷哈哈!”

“少废话,搜!”一声令下,白屿匆匆去了主院,而许唤与阿南则去东西两院搜查。

不出一刻钟的功夫,许唤便搜到了罪证。阿南此刻想起了秦殃,她飞鸽传书,请求他的支援。

没想到他来的如此之快,屋顶的三人有些惊讶,他从树下飞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阿南,“公主有何指示?”

“你派一千精兵,包围这里。”阿南正色道,她并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跟踪了她许久,还是别的原因,她都不想知道。

“臣遵旨!”

黄昏时刻,城主府喊叫声一片,官兵们当场绞杀蓬州城主,并上报给朝廷。

阿南将功劳悉数甩给秦殃,爽快挥了挥手离去。

延伸阅读

[网王同人]万能女主也想低调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lan8888.cn/6fl0.shtml
如萍逗完何书桓高高兴兴的回家,感觉自己棒棒哒!剧情的大框架不变,小细节不是随我嘛,想

伪恶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an8888.cn/yafl.shtml
轩辕大陆,浩渺无疆。武道昌盛,仙道亦存。亿万年的大陆历史中,诞生过无数惊才绝艳之辈,

九州刀歌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lan8888.cn/py9p.shtml
“哎呦喂,各位乡亲父老啊,大家都过来看一看啊,这就是我家这个好二弟,自己有出息了,有

枯木逢春而我逢你在线阅读阴曹地府  http://www.lan8888.cn/b1g6.shtml
第三章阴曹地府空地上,有着几块大黑石和无数小黑块。黑色的石头在地上随意的摆放着,一根

[网王]九转千回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lan8888.cn/paur.shtml
下课后,苏绿瞧见乔燃去了老刘办公室十分钟后就回来了。他面无表情,回来后坐在自己座位上

武侠之昊令九州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lan8888.cn/2ns.shtml
安然心情低沉的回到了家,打开自己准备给阿游的饭,一小口小口的吃掉,许是心情的原因,她

变身:倾世女神绝世美人  http://www.lan8888.cn/d0nq.shtml
天都最富盛名的录音棚里,戴着耳麦的录音师和制作人,已经完全陶醉在那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胜

元素灵境在线阅读本座送走孙玉  http://www.lan8888.cn/gpgw.shtml
粗陋的院门外,两人对峙。封谷雨沉着嗓子出言威胁:“请你嘴下积德,不然……”“不然怎么

伶人何罪之玲珑传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lan8888.cn/gl9g.shtml
“静儿,你会喜欢慕天磊吗?今天寒的异常是因为你吗?我该拿你怎么办?爱了十年你为什么还

交换的梦境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lan8888.cn/xijk.shtml
清晨,窗外的雪花已经停下,大地蒙上了一层白色的薄毯。郑清从被窝里抽出手臂,感受到房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总是能得到奇怪的奖励在线阅读第十章

    直接让检索箱内部崩坏掉了,由于茨景力道控制的太过精确。茨景出检索箱的时候检索箱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是刚出检索箱没多久检索箱就崩了,茨景的力道控制的极为巧妙。一切都是卡着点来的,看起来就像是一起完美的意外。没有任何人怀疑到茨景的身上,而茨景就乖巧的站在良辰的身边当一个‘孱弱’的雄子。主治员说完以后从空

  • 烈火如歌(全本)在线阅读第七章

    易新雨坐着周思彤的车去别墅。“哎呀你不要害怕嘛,今天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看我都开的自己的车!穆新录肯定不敢在这种时候瞎折腾。”周思彤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兴致高昂地打包票。易新雨:“嗯,知道,我没害怕。”她本来是不太想来的,虽然被催婚,但是她也没有真的觉得自己的情况已经严肃到了这个地步,所以其实还有

  • 别碰我妹第6章在线阅读

    中也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强压下了心中的慌乱。他没忍住对着空气喊了一声,“秋月……你在吗?”他立刻自报家门,“我是中原中也。”在说完了这句话后,中也心情忐忑的等了两秒,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有了一股微弱的力气。中也微微睁大了眼睛——秋月真的在这里!-秋月莲沼在闹铃声响起的那一刻睁开了眼睛,但随即,他发

  • 天境之外第六章

    自称是网警的短发年轻男子看到任空文面露惊讶,不在意的微微一笑:“还是请跟我走一趟吧,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这边也不会随意扣押无辜的人。”任空文张了张嘴,第一时间的想法不是自己为什么会被人举报,从而加诸到自身这等莫须有的罪名。而是问对方:“我需要带身份证吗?”网警听到他这么问,当即就是一愣,下意识的点

  • 诸天:从功夫开始在线阅读第9章

    “一杯桃太郎。”宋欲雪坐在吧台上同调酒师次一郎打招呼,她和萧肖是这里的常客了。次一郎诧异于宋欲雪的转变,却未言一语,倒是萧肖见了挑眉,捧着他的百利甜牛奶猛喝一口。百利甜实在度数不高,萧肖酒量不行,他偏爱这一种,就像宋欲雪过去偏爱情逢沙场一样。情逢沙场,sexonthebeach。萧肖:“你转性了?开

  • 反差萌小姐天之漩涡

    又是一个晚风微凉的傍晚,易火漩站在窗台望着天空发呆,那个一团类似漩涡东西还在奚辰县的天空缓缓转动,易火漩又想起了那天的场景。炽烈的光闪过的瞬间...有那么一刹那易火漩仿佛看到了…末日,阴沉的天空,破败的高楼,还有...荒无一人的街道。闪光之后,那个漩涡也随之出现。然而路上的人们依然我行我素,没有人表

  • 荒天行记之秘术!(3)

    “十八公子!今晚可是您领队?”“十八公子,我等已做好准备,只待您下令,便冲向凶兽老巢,杀它片甲不留!”詹易负手在后,冷冷扫视全场,他年轻英俊的脸被火焰照的红润,眼神却冰凉刺骨,犹如一把割裂空气的利刃!经他看过一眼,人群尽皆安静下来。詹易徐徐收回视线,傲然开口道:“今晚的任务,对暴熊部落如何重要,大家

  • 斑舶陆离问圣(上)

    啪!久违了数天的惊堂木再次响起。原本纷纷扰扰的四海楼二楼上,蓦地寂静一片。孙四海笑眯眯的悄然退到后面,旁边苏宏暗暗的长吸一口气,强抑着心中的忐忑在台下一张案桌坐下,两眼紧张的盯着台上淡然平静的儿子,耳朵却是使劲竖着,窥听四周的动静。“各位来宾,各位前辈,大家好,小子苏默这里给诸位见礼了。”目光在场下

  • 高跟鞋与苹果在线阅读第6节

    周鹤的胳膊迅速收拢,低下身。环抱住唐雨杺纤软的腰肢,稳稳接住了她。唐雨杺其实能站稳,身体贴近的前一刻她故意崴了一下脚。两只手紧紧勾缠住周鹤的脖子,窝进他怀里,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怀中人在往下坠,周鹤下意识收紧双臂,抱实了她。唐雨杺得逞,温软的唇贴着他滚烫的耳廓,蜷在他怀里很愉快地笑了起来。“嗐!墙

  • 芳草依依,着陆而息之不解之谜(6)

    赵黑子还是忍住了自己的性子没有出门大吵大闹,他决定透过窗户看看他们两个到底想干嘛?只见这位男人向晓雅做出了很多不雅的动作,都被晓雅拒绝了,最后这个男人从兜里掏出了一笔钱,足足有三千块钱左右。这时赵黑子已经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当时上初中的时候自己和晓雅关系非常好,那时初中都流行谈恋爱了,这个人名叫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