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人似飞仙不是仙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风流几多愁 来源:纵横中文网

“《荒脊玫瑰》第三十三场,第一次,Action!”

深夜的庄园,风飒飒不止,四处都被重色增添,仿佛隐匿着名为‘肃杀’的怪物。脚步声纷杂,踩在青草上,丛林四起,身影掠过茂盛青叶,七人小队打着灯笼向前行走着。

“安禾,薄大哥,你们走快一些,别落单啦——”走在最前方的梁筝忽然顿足,转身朝后方高喊道,声音清亮。

“好!”安禾高高举起手,左右晃了晃,示意自己知道。

说完这话,他便转过头,朝那神色自若的薄松喻说道,“松喻哥的家乡里有没有这个传说?”

“闹鬼的房子吗?”薄松喻漫不经心地挑起眉梢,一手还拿着树枝,扫着前方高高的青草。

“是啊,我觉得松喻哥的家乡肯定也有很多新鲜的。”安禾拉着薄松喻的手腕,眸子形状漂亮,似乎还亮着熠熠星光,此时正看着他的样子,十分讨喜。

“以后带你出去。”薄松喻这么对他说道。

前方不断传来少年们的嬉笑声,最后他看到了梁筝那时所说的鬼屋。这里周围寂凉,虽说草盛枝繁,却是枯涩的青黄色,看上去生机全无,十分扫兴。站在这里,仍能看到不远处的山丘上,正立着的红色房屋,这种瑰丽的色彩,红得惹目,红得诡异。

“安禾,你确定要跟他们来这里?”薄松喻迟疑了一下,深知安禾那胆小的性子,不免有些担忧。

“嗯,虽然我胆子不大,但我相信松喻哥一身正气凛然,肯定能驱散阴邪,保护我的。”安禾不以为然,反倒还笑着点头,语气一如坚定。

“嗯?这就是你敢来的原因?”听闻这话,薄松喻觉得有些好笑,便挑了挑眉,有些揶揄道。

“哈哈哈当然啦……”安禾笑着,眉目张扬一种无畏者的自信,末了,他又反问了薄松喻,“你怕黑吗?”

好像是正常的反问句,但如果这人不是用一种调侃的神情说的话。

薄松喻抬起手碰了碰他光洁的额门,无奈失笑,“你呀。”

不废多少脚程,一众人便走到那红色房屋面前。远看本就觉得诡异,这么近看,心里都不免发寒起来,仿佛里面真的关着什么至阴至邪。

“听说这房屋以前住着一对恩爱的夫妇,结果有天男人出了轨,而这时女人已经怀孕三个月了。男人不知道,甚至还想休了女人,但是女人不同意。慢慢的,男人就带了自己情人进屋,而这个情人心眼很小,做了妾之后依旧针对着女人,用各种恶毒的法子诅咒女人一尸两命。结果你猜怎么着?那女人死了!”

梁筝说起这段故事,故意将声音压得诡怪,将氛围渲染得恐怖。为了更好诠释故事,他还加上了肢体动作、面部表情。

“女人死了之后,肚子里的孩子就需要剖出来。听说那孩子没死,甚至还一直盯着那情人咯咯怪笑,笑声瘆人。等长大了些,那孩子长出的牙齿还是尖尖的鲨鱼齿!他长得很像死去的女人,男人和情人因为害怕,就想搞死这孩子,却怎么都搞不死!后来,那孩子把这两个人生生咬死了,吞了脑子,勾出肠子,抠出眼珠子镶在门上。”

他越说越可怕,越说越骇人。

有些人受不了,连忙堵起耳朵摇头说着‘不听’,更胆小的在看着梁筝身后那扇猩红色的大门时,都已经未语泪先下了,也是不太敢进去了。

“怕了吗?”薄松喻低头,看到安禾那微微发白的脸色,便伸出手捏了捏他的手,发现那手也冰冰凉的。

“我我、我才不怕!”安禾心中一跳,慌乱地反驳,似乎要极力掩饰自己的恐惧。

本来七个人,结果是五个人进去。

“Cut!”导演突然喊停,“这一场戏过了。”

“小路,你过来一下。”

听到庞煜辛叫他,路今熠即刻跑了过来,“导演。”

“你这场戏拍得不错,下场戏就是偷亲了,这个度很难掌握,过了少了都会影响安禾感情的呈现,你先前跟清迟搭戏觉得怎么样?”庞煜辛推了推眼镜,语气认真。

说起这个,路今熠脑海里忽然一闪而过的是他倚在墙上,那认真分析的样子。

“易老师很专业,对戏的时候也指点了我很多不足,下一场戏我会更加投入的。”路今熠答道。

庞煜辛深深地凝视他几秒,于是才说道,“行,要是还有什么不懂的你就去请教清迟吧,在专业方面上,他确实是个好老师。”

“嗯,谢谢导演。”

“你过去先准备一下。”

路今熠应了声好,也便走了回去。

“路哥,喝点水。”江尤将瓶盖扭开,递给他一瓶水。

路今熠看了一眼,有些不情不愿地接过。他平时没有喝水的习惯,总是习惯渴了再喝,被经纪人林蔚知道后,她就吩咐助理每天盯着自己喝水,一天起码八杯水。

休息了没多久,下一场戏就要开拍了。

进了人人口中尽传的闹鬼房子后,大家也没有分散开走,只是这手提灯笼拿进去。也不知是因为什么,烛火一直摇曳跳动,脆弱的火苗仿佛下一刻将要熄灭。而这一点,也无形中增添了一种名为恐怖的色彩。

安禾越发感到发毛,甚至还能感到脚底有一股寒气正在上窜,渐渐地、顺着他的脊梁不断攀升,令人窒息的不安。

而事实上,这种不安害怕并不是表演出来的,而是路今熠真正的害怕。

这一害怕慌神,他下意识地就环住了薄松喻的手臂,寻求一种安定感。后者察觉到这个动作,也没有说什么,甚至不动声色地任由他环住。

“怕了吗?怕了我们就回去。”薄松喻轻声对他说道。

但是安禾还来不及回答,被耳尖的梁筝听到,对方立马哈哈嘲笑过来,“安禾你胆子忒小了吧,需不需要哥哥我照顾照顾你?”

安禾像是被戳穿了心事,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措手不及。

“没事,我在。”薄松喻动了动被安禾圈住的手肘,语气平和,温柔。

这句话如同一粒定心丸,安禾抬头看着他,眼睛眨巴眨巴,没由来的懵懂可爱,纤长睫毛薄如蝉翼,好似蝶羽扑朔,

见状,梁筝意味不明地“切”了一声,转而继续向前走。

紧接着大家进到了一间房间内,借着微弱的火光,能看到地面杂乱,尽是厚厚的灰尘。进去后,安禾也自然而然地松下了环住薄松喻的那只手,继而过去找梁筝。

两人碰面后,梁筝附耳跟安禾说了几句话。

下一秒!外头传来了一道闷闷的撞击声,这一声无疑是在众人心头落下的沉重的一捶,惊得拿灯笼的明明手一颤,木柄从手中脱落,本就摇曳的烛火瞬息间就熄灭了。

黑暗吞噬光亮,将整个房子都笼罩进了自己的领域。撞击声停了,但风声更大,吹鼓着轻薄的东西,发出瘆人的声响。有人因为害怕而失声尖叫,却怎么样也盖不住腐朽房门的吱呀声。

“鬼啊——鬼——”

“梁筝你在哪!?”

“安禾!”

薄松喻向来不信那怪力乱神的事情,但安禾胆子小,现在出了这档事,安禾不在他身边,真怕他出什么事。

因为是预料的事情,所以安禾即使害怕,也害怕了那么一下,但他听到薄松喻喊他的名字,心里也稍微安定了些许。他夜间视力很好,不出多会儿,便看清了薄松喻站着的位置。

但自己这一趟本就心怀不存,所以方才稳定情绪下来的安禾这一刻立马又心跳如鼓,呼吸急促。但看着面前那顾看的人,也焦急知道时间不多,于是他握了握拳,像是下定决定般的,立马大步上前,逮着机会便对着他日夜肖想的唇而亲了上去。

他没有闭眼,而是盯着薄松喻的脸而送上自己的初吻。他先是双手抓住薄松喻的臂弯,后者以为他是安禾,始一发声,“安”字未念完,安禾立马踮起脚,飞快地在他唇上轻浅一印,但因为太紧张了,所以亲到了嘴角。

发现自己亲到了嘴角,路今熠心中一跳,有些乱了神,但导演没有喊停,所以他只得继续。

亲完之后他立马撤回,但没想到对方突然反手抓住他。安禾内心一慌,下意识使出浑身力气推开他,然后又离开了原地。

“安禾?你跟着我。”梁筝抓到走回来的安禾,这一抓便清楚了身份,继而语气冷静道。

这一声落下,黑暗中,薄松喻脸上神色晦朔不明,不知辨到什么。

“Cut!”

“这场戏结束。”

庞煜辛坐着,目光先是落在路今熠脸上,紧接着又转到易清迟脸上,不知想着什么。

路今熠过去喝了两口水,镇定一下情绪,但现在也还不敢放松。

果不其然,他接下来就听到庞煜辛说:“小路清迟,你们过来再拍kiss的镜头。小路你那感情拿捏得不错,但是don’t shy,别害羞,一定要亲到嘴。”

这场还只是嘴对嘴的吻戏,没正式开拍前已经两次了,而加上这次也够四次。路今熠将矿泉水瓶盖好,思考着易清迟会不会觉得他在占他便宜?

不过对于这些,易清迟倒没表现出什么。

这次开拍比较顺利,毕竟方才已经掌握了感情的度,所以在场记打板后,路今熠很快就入了戏。

这次拍的内容是kiss的特写。

路今熠第四次亲上易清迟的唇,俩人距离瞬间拉近,尽管处在如此黑暗的环境,甚至是看不清表情。但四目相对间,那双似含着水般温柔的眸子,深情几许,仿佛下一秒就能流进对方的心海,最后使人心海激荡,泛起涟漪久久不止。

路今熠莫名感到心窒,就连大脑也空白了一瞬。

但经常对这戏份的本能,让他不及思索就能做出下一秒这戏份的动作。当嘴唇分离的一刹那,当距离拉回正常的一刻,路今熠才恍然回了些清醒的神智。

导演喊了cut,但他还没反应过来。只有江尤上来给他披风衣的动作,才完全打破了他的失神状态,他再看的时候,易清迟已经过去跟庞煜辛说话了。

路今熠抿了抿唇,还记得易清迟那微微挑起的眼线,莫名匀了几片风情意思。

因为只拍嘴唇部分,所以易清迟才这么大胆看着他?等等……他怎么才后知后觉易清迟那表情,好像是故意的。

延伸阅读

诚智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pznw.shtml
诚智饰总部是一家外贸316L钛钢饰品,饰加工、手链加工、项链加工、手镯加工、戒指加工

环鑫无人超市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gq4j.shtml

佳沃果业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burp.shtml
佳沃集团有限公司,联想控股的现代农业板块公司之一,中国较大的水果全产业链企业及较大规

玉球翡翠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a52t.shtml
玉球翡翠——国内外定位的跨国缅甸A货翡翠现代企业瑞丽市玉球翡翠投资有限公司属云南玉球

宣宜隆家具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aqaj.shtml
宣宜隆家具项目介绍:宣宜隆家具总部将始终坚持以“突破自我追求卓越永不满足”为经营理念

大明火锅超市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dnw.shtml
大明火锅超市好品质让你吃一次忘不掉,各种你没见过的川锅食材,现成的火锅底料现成的食材

嘉威化妆品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nxnd.shtml
嘉威化妆品生产剃须泡、美发类、日化类产品。品牌有亮迪、花曼、天逸、润妍、好婷等30个

保龙仓超市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6nzm.shtml
保龙仓超市是河北保龙仓商业连锁经营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保龙仓自成立以来,得到了河北省及

嵩坤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p50f.shtml
嵩坤工艺品长期销售各地各地批发商!品质支持,价格合理,是您选择的供应商之一。欢迎来样

易品加盟  http://www.planetrakion.com/azkx.shtml
易品包装盒总部是纸箱、彩箱、色卡、画册、纸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时空商人第7章在线阅读

    到了订婚的日子,一大清早,整个明公馆便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明诚站在镜子前,头发梳得锃亮,西装笔挺,看起来似乎比平时更要帅气了几分。只是,他的眼神专注地看着面前的镜子,似乎在看自己,又似乎在透过镜子看着什么别的。养母桂姨就站在他身边,十分欣慰地看着他,忽而开口,语气又带着些许小心翼翼:“阿诚。”明诚回过

  • 宿主饶命啊在线阅读喜欢就拿去,不用你付钱

    以前台湾偶像剧看得多,什么西门町,剥皮寮老街,猫空,小巨蛋,早就听说过。宛白在网上搜攻略,该带什么衣服,哪里好玩。她权当是度假去了。打了个电话给鹿纯,没响两下就接通了:“逛街去,等会儿我去你家找你。”电话那头,诡异的沉默了几秒,一个男声说:“她有事。”然后就被挂断了电话。这是什么情况?小丫头瞒着她谈

  • (高达seed)平静的日子里在线阅读第8章

    “亲爱的太米!”露易丝脸上挂着笑跑到太米身边,“那天舞会的皇后是我呢!而且霍尔也被评为了王子!”太米脑海里回想了那一日露易丝身上的那一身黑色的长裙,笑着回道,“那恭喜露易丝了,我很高兴听到这个答案。我能想象高傲的弗罗拉小姐那时候是什么表情。”露易丝用手遮着嘴巴偷笑着说道,“那时候她的脸绿的……一想到

  • 网游之睥睨九黎在线阅读第1章

    介绍,修炼等级你们好,作者笔名飘荡的宇宙,我是一名新手作者,不喜勿喷。所以更新不是非常快,请大家见谅。每章我大概写个2000字左右,大家慢慢看哈。谢谢。主角所在的地点叫天禄大陆,有很多种属性可以修炼。每阶都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和巅峰。一阶对应的是人级(属性)师二阶对应的是黄级(属性)师三阶对应的是玄

  • 我在大明当木匠皇帝计划

    听了他对山鸡的调笑,陈浩南和包皮的心情也稍微的放松下来。又看到从进门就一直抱着他手臂和他仿佛黏在一起的小结巴。那还不知道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陈浩南还只是取笑的恭喜了一下,包皮虽然哥哥死了有点伤心,但还是和他们开起了玩笑。还一直学着小结巴说话,惹得小结巴一阵娇嗔。不一会儿,大佬B也在大天二的带领下来看

  • 女配逆袭手册[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夜色渐深,商队的露营地也慢慢安静了下来,只有当晚值夜的佣兵偶尔传出细细低语,还有柴火发出的噼啪碎音。突然,营地四周亮起了无数火把,将营地牢牢包围了起来。两个值夜的佣兵被这阵仗吓得脸都白了,这是什么时候包围过来的,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啊!刚想示警,几十支弩箭瞬间就将两人的全身射成了筛子,其中一个佣兵的身体

  • 当朝我为凤在线阅读第3节

    夏奇分出部分精力用来维持魔能领域进行警戒探查,同时盘膝坐在地面上修炼魔能或者说是异能量。修炼方式是由最早的一批异能者探索总结出来的,全球通用。夏奇的实力提升算比较快的,绝大部分功劳有赖于他的勤奋。人类受到魔兽和魔种的侵害之后,本能的把他们体内的能量称之为魔能。而当人类自己受到这种能量带来的好处之时,

  • 无限之奸臣克星第5章在线阅读

    白色茫茫,度度入边,这被层层云雾围绕得若隐若现的宫殿,美则美矣,却比人间的世外桃源多了些高冷,少了些温暖的气息,如同这花,美则美矣,却也不过是一副肉眼虚华。我踩在这冰冷玉质的地面上,看着随着脚步拂过而灰飞烟灭的花,不过转身之一瞬,又重新盛开了。还未走到姻缘府,便听到了锦觅与叔父吵吵闹闹的声音,我不禁

  • 穿到无限世界的炮萝第二章在线阅读

    上午,天气晴朗。沧州。一笑堂。一笑堂中病人坐满。喜来乐坐在桌前,给病人把脉。喜来乐四五十岁,身形干瘦,略显老态,穿着一身灰色衣服。“给我看看你的舌头。”喜来乐对病人道。病人伸出舌头。一笑堂只有喜来乐一个坐堂大夫,剩下的都是学徒。病人看病,往往要等上很久。柜台收钱的,是喜来乐的老婆胡氏。胡氏三四十岁,

  • 张艺兴之定义心的时光第七章在线阅读

    “人渣!”吴婕骂着人醒来。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个格外逼真的梦。不过在看到手腕上,梦里宝宝怕她不相信,而特意给她系上的红手绳时,吴婕如坠冰窟。一模一样的红手绳,一样是系在左手腕。此刻,吴婕再清楚不过地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宝宝不是急病去世,而是极其凄惨地死在他禽兽不如的父亲手里。难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