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他喜当爹了[快穿]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狩心 来源:晋江文学城

1.眼葬

从进二道白河村开始,我就觉得二爷有点不正经,没有说过一句正经话,我觉得很失望,大祀的时候,还说不定弄出什么花样来。

这些长辈人似乎并不着急,都进了地窨子里喝酒,闲聊。这时正是冬季,刚下完大雪,大雪厚得跟被一样,一脚下去,就到了膝盖。

而且很冷,二爷有一句话说我到是相信,最冷的时候能到零下40度,我可以感觉得到,我在东北长大,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冷的天,我就奇怪,大祀完全可以选择夏天,风景还好,可是没有,我不太明白。

第二天,天不亮,二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爬犁,五个爬犁,二十五条狗,就那种四眼狗,疯狂的叫着。

这到是新鲜的事情,从来没有坐过,没有想到,爬犁到是跑得飞快,有点刺激的感觉。可是没有半个小时,我就觉得不好玩了,因为不活动,人都快冻僵了。

四十分钟后,爬犁停了下来,我们下来,雪更厚了,但是雪上有一层的硬壳,完全可以撑住人。二爷喊着:“跟我走,别掉到雪坑里。”

我们站起了一排,跟着二爷走,不敢有偏差。

雪很赤眼,后悔没有把墨镜带来。

一直往北坡走,几乎走了一个小时后,我们才停下,前面是瀑布,看着飞下来的水,就像喷的雪一样,真是好看,我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绝色的美景。

我发呆的时候,二爷叫了一嗓子,吓得我一哆嗦,那嗓子怪异得要命,二爷本来就是一个公鸭嗓。

有人小声说:“喊山叫魂。”

我看是掉魂,谁让二爷这么一吓,不掉魂也差不多了。一嗓子过后,二爷低头往前走,直奔瀑布而去,快近了的时候,水声震得耳朵都快聋了,我开始害怕了。因为落下的水气,水珠已经把雪面冰成了一层的冰。

二爷拿到一头镐,刨出了脚窝,一步一步的往瀑布靠近,我看二爷就是一个疯子。我看了一眼下面,至少有四五百米深,如果这要是掉下去,不死也得钻到雪层里,没地方去找,真的就成了雪葬了,我不知道这种葬法会是什么滋味,反正肯定不会太好受。

我在最后面,紧跟着,开始冒汗了,我只盯着脚窝,一点也不敢有马虎,我不想雪葬。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我们竟然在瀑布的后面,我当时就蒙圈了,我没有想到,瀑布后面竟然是一个洞,一个天然的洞,里面竟然很干燥,这绝对让我吃惊。

二爷进来后,拿起酒壶喝了一口,然后从一个石台旁边拿起一个松油把,点上了。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说:“跟紧了。”

洞里面的路十分的不好走,时不时的要用手扶着石壁走。十几分钟后,转过一个弯,豁然开朗,竟然有阳光射进来,那是石顶上面的八个孔。二爷并没有把火把灭掉,而是插在了一边。

虽然有火把和八个小孔射进来的光,三面的墙壁还是看不太清楚。这是我第一次来祖坟。我往前走了十几步。

“我操,什么机巴东西。”我吓得口粗都冒了出来。

他们都看着我,我意识到,我太冒失了。不过,我确实是害怕了。

“吓着了吧?没事,都是我们老祖。”二爷说了一句。

我看到了四面的墙壁上,不下百十来个棺材,而且有百十来个亮亮的点,透出紫色的光来,它们竟然长得像眼睛一样,闪烁着,看着有点吓人。

他们在忙着摆祀品和祀局,有点神叨叨的。二爷哑巴道嗓的在指挥着,似乎大家都听他的。

我慢慢的靠近了一个眼睛,我管那叫眼睛,确实是长得跟眼睛一样,我靠近了,那眼睛竟然是一个眼睛一样大小的洞,洞里挺亮的,但是这个距离看不清楚,我把眼睛贴上去了,往里看,一时的竟然没有看懂,里面有一个什么东西,在中间盘着。

我从小就缺少想像力,看了半天那东西,才看明白,我“嚎”的一嗓子,撒腿就跑。这一嗓子把他们吓得都一激灵,我跑到洞口那儿才站住。

我没有想到,那里面竟然坐着的是一个骨头架子,就是死人。

二爷过来了,看了我一眼说:“别害怕,没事,那是眼葬,你看到的那些眼睛有的是女人的眼睛,有的是男人的眼睛,女人的眼睛,里面葬的就是女人,男人的眼睛就是男人,这是紫色水晶洞,每个眼葬就是一个天然的水晶核。”

“弄成眼睛的形状,挺吓人的。”

“这是眼关。”

我知道,这样大的祖墓,有上千年了,他应该是设有无数的机关,但是,这眼关到底有多厉害,这点我想不出来。

我再次靠近了那个眼睛,我抬起手来,把手指头伸里去了,我想,如果是眼关,那应该是打开这个墓的开关。我手指头是伸到眼睛里去了,就在那一瞬间,那八个小孔射进来的阳光,一下就没有了,八个小孔关闭了,随后火把竟然出灭了,洞里一片漆黑。我手指头卡在了那里。

“快跑。”二爷这嗓了都变了调。我听到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后,一切就静了下来。我手指依然拔不出来后,随后我就感觉阴风四起,那绝对不是我们平时感觉到的那种风,这种风阴冷,就好像刮进了心里一身,从里到外的冷。

我慌了,手指头都快拔折了,也没有用。突然,我感觉到墓动了起来,我手指头出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并不在洞里了,而是在眼睛里,就像人的眼睛一样,我慌了,我应该进到了机关里,我不知道怎么办。

眼睛里错乱复杂,我胡乱的跑了起来,那路是无数的,无尽的,一直到我累趴下后,我才冷静下来。

我看着这里乱七八糟的路,竟然看到了洞里,原来我竟然真的就在眼睛里了。我看到二爷进来了,我冲二爷招手。

二爷冲过来,捂住了眼睛,我感觉到一片黑暗,我不知道二爷要干什么,但是,他一定是会救我出去的。

眼睛有些发酸的时候,我感觉到有水慢慢的出来。

“跳,往外跳。”二爷说的话我听到了。

我往外跳,一下就跳出了眼睛,我再看那眼睛的时候,竟然流出了眼泪。二爷气得上来就给了我一脚。

“你真是想找死,如果我再晚来一点,眼睛的眼泪就会要了你的命,那是机关里设置的一种酸液,几分钟就把你化掉,成了水流出来。”

我没有想到会这么邪恶,为了保护好这个祖墓,竟然设了这样的机关。

八个小孔的阳光照射进来,一切都正常了。

“这眼墓就是用这个八个小孔的光亮还控制了,一旦你来破坏,小孔关闭后,机关就启动了。”

我的汗下来了,我家的祖坟竟然是在这样的地方,我擦了一下汗,感觉有一种自豪感。我就是这样的二货,患得患失的,让我精神不太正常。。

那天大祀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事。

我是第一次来大祀,那我诡异的场面还是让我感觉到了一种紧张,肾腺素一个劲儿的飙升,再高一点,恐怕我就要爆掉了。

最终还是结束了,各种的形式,我都没有见到过。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结束的时候,二爷在一个眼墓前,站了一会儿,那个眼墓的眼睛是最大的,是一个男人的眼睛,有人告诉我,那是先人的。

我们往外走,二爷转过身的时候,戴上了墨镜,这二货,洞里本来就黑,还戴上了墨镜,纯是有病。

我心里骂着,但是并没现诡异的地方,因为我没有太注意到二爷的一个动作,其它的人恐怕也没有注意到,我是走在最后面的。

走到洞口,大家都在洞口等着二爷。瀑布声非常大,我们看着二爷走过来,快到洞口的时候绊了一下,差点没摔倒,他扶了一下墨镜,小心的到了洞口,然后就顺着那条道往外走,我真担心他掉下去,这货的墨镜竟然还没有摘下来。

我想提醒一句二爷,但是瀑布的声音太大了,估计他也听不到。我们出来,原来刨出来的脚窝已经被瀑布的雾水浇灌了,二爷从怀里拿出刨根来,一下一下的刨着脚窝,成一斜侧行。

我们都很小心。二爷在快到山下的时候,脚一滑,就滚了下去,他竟然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叫声,害怕所发出的声音,都没有,这货竟然像坐着大滑梯一样,冲到了山底下,钻进了雪里。我们都傻眼了,瞪着眼睛看。

几分钟后,这二货从雪堆里钻了出来,然后冲我们摆手,让我们也坐滑梯下去。

这就是我二爷,不着调到了一定的份儿上,似乎他们同辈的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个一个的真的就冲了下去。

最后我出冲了下去,我下去的时候,我看到二爷在雪堆里子找东西,趴在雪堆上,一顿的乱扒,把雪扒得四处飞扬,其它的人都站在一边看,都不帮着我二爷。

我走过去说:“二爷,你找什么?我帮你找。”

“滚。”这二货是好赖人不分,我真恨不得在他那根本就没有肉的屁股上来上一脚,但是我没有敢那样做,毕竟那是我二爷,高我两个辈份。

二爷找得热火朝天,就像当年他找他老婆一样,这东西我估计和他老婆差不多。

我把墨镜拿出来戴上,实在是太刺眼睛,我一直没有拿出来。

二爷什么都没有找到,坐在那儿发愣,回头看我,然后就一个高儿窜起来,吓得我大叫一声,一退就倒在了雪里。他恶狼一样,真的像狼,一下就扑到了我身上,把我的墨镜拿走,自己戴上了。

我吓蒙逼了,真的,二爷原来好好的眼睛,竟然有一只是空巢了,那只眼睛没有了,没有了眼睛的眼窝子塌陷下去,太吓人了。我冷汗直冒,二爷也不管我,往雪橇那儿走去,大家都跟着。

我看到他们上了雪橇,才一个高儿跳起来,爬上了雪橇,还没有坐稳,二爷一嗓子,雪橇一窜,差点把我扔下来,这二货也不知道怎么的了。

我不知道,二爷的眼睛什么时候丢的,难道是在眼墓那儿丢的吗?那又是谁拿走了?又是谁把他的眼睛挖走了,而且二爷还没有感觉到痛呢?我是越想越害怕。

第二天,我和父亲离开了二道白河村。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是,二爷的眼睛竟然没有了,这是一件最诡异的事情,不知道父亲看到没有,他们那些人看到没有。

我那天问父亲,父亲听了竟然没有表情,我重复了一遍,他才抬起头来,眼神冷冷的,他从来没有这样过,我哆嗦了一下。他竟然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告诉了我。

这事一直让我没有放下,他们说我像二爷,也是一个二货,我也不记得是哪个傻逼这样说我的。

其实,我就是一个能坚持着的人,什么事不闹个船破底开的,就没完,所以就成了他们眼里的二货。

我决定有机会再去一次眼墓,我觉得那里的诡异在引诱着我,就像我们家对门的那个**的女孩子,不知道多少个日夜,我都想着她干坏事,所以我一看到那个女孩子,撒丫子就跑,就好像我曾经强奸过她一样。这么一想,我还觉得自己是一个二货。

延伸阅读

常寿源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asr8.shtml
常寿源保健品致力于为追求健康美丽的品位人士提供国内外品质产品。公司把握国内外养生领域

一品庄园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do94.shtml
一品庄园休闲食品坚持以消费者为中心,视产品质量为生命,本着“质量是企业的生命、新余市

老山和田玉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spef.shtml
老山和田玉加盟_公司简介新疆老山和田玉有限公司是从事新疆宝石和田玉原料开采、雕刻、产

九福珠宝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sxa4.shtml
九福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中国香港九福国际珠宝集团是一家集经销批发、招商代理的集团有

君策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gqxa.shtml
浙江君策电气有限公司,位于誉称“中国电器之都”的乐清市柳市镇,紧靠“甬-台-温”高速

美欧健康洗衣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eh9.shtml
美欧健康洗衣坚持“环保、健康、节能、可持续发展”的经营方针,一改传统洗涤生产理念。美

鼎极之恋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uhcx.shtml
萬德福珠宝玉器有限公司于2002年开始创建,2006年正式成立,总部位于佛山市南海平

婴之杰K宝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nn4s.shtml
婴之杰K宝直购联盟隶属于婴之杰品牌。婴之杰品牌创始于2001年,婴之杰品牌始终坚持为

唆唆美湖鲜小吃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s2u6.shtml
广州唆唆美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领先的顶尖餐饮企业,公司位于广州市天河北光大银行大厦

歌凡慕内衣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uj64.shtml
完美的内衣,就如同女人的第二层肌肤。现如今内衣与女人的关系已不仅仅是修形助手,百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澜惊梦在线阅读第十章

    白璟的这个问题当然没有得到答案,并且被赶了出来。他总觉得那一刻的谢寒宵有些恼羞成怒,但此人面冷冰山太严重,他不敢确定。唯一肯定的是,此人面部表情像极了当时说‘腿玩年’的时候。但这里的腿玩年到底是个什么,白璟不大懂。毕竟他才只有十八岁,穿越的两世一世里面腿玩年就是这腿我能玩一年,另一世压根没这个说法。

  • [综]我有两个龙傲天男朋友第3章在线阅读

    “宋大哥!今晚我在桔园等你,你可一定要来哟!决不能像上次一样,再放人家鸽子。”“上次是真的有事,这次一定好好补偿你。”“真的吗?我就知道宋大哥最疼我了。”远处缓缓走来的身影伴随着交谈声徐徐传来,笑语嫣然,俊男美女组合,女的她认识,不,恐怕顺便在路上捉一个人都认识,她是今年电影节上的影后,Angie陶

  • 莲落蝶舞笑笑是我妻子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个世界人类为什么六岁才开始接触仙武大道?十岁才习武?是因为这世界的枷锁。人类崛起的太快,天赋太高,灵兽习仙武百年不如人类一年,从出现不到几十万年,变成为大陆最强种族之一,终遭天妒,于是便有了这份枷锁,不到十岁不筑台!”颜鹤白须发飘飘,用慈祥的阳光看着叶夜。“六岁破筑台,还修

  • 木棉花说在线阅读第三节

    顾芸更是心灰意冷,带着原主顾朝昔前往北疆,一去就是十年。顾家人现在自然是不待见楼星辰的。“朝昔没了,家父家母难过不已,两老不忍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让星辰前来祭奠他。”楼星辰直接走到大厅内,嘴上的话虽然客气,身子却站得笔直,目光随意的在棺材上扫了一眼。那日燕王亲手废了顾朝昔的丹田,断了他的筋脉,她又给

  • 转世之说之穿越醒来逢刺客(1)

    大明朝正德年间的北京城,此刻已经很晚了。紫禁城,皇上的寝宫。此刻一盏盏宫灯在窗外的屋檐上挂着,屋外桃花梨花海棠花都在那里竞相开放。散发出的幽香直扑屋内的人。当侍卫告诉自己,朝鲜国进贡的美女到了的时候,朱厚照正在一个梦里。梦里他叫朱后造,他在一片现代的高楼大厦中行走,这时他看到路边一个老头正在卖书,“

  • 不平凡的路凡第二章

    林沛然在学长的搭桥下,给学长的好友、A都内某大学医院的放射科肿瘤医师发了咨询邮件。对方是放射治疗和画像诊断的专家,经验丰富,意见中肯。林沛然想要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他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思想准备。但结果令人沮丧。医师说,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最多只有一年左右的生存期。但如果立即手术,也有很大的风险,因为位置

  • 拂晓与星光之顿悟

    已经又是一天了,但是所有的光都无一例外的被窗帘挡在外面,屋子里一片狼藉,大大小小的酒瓶凌乱的散在地板上、桌子上、沙发上,有空的、又喝了一半倒了正在往外流的、还有没开封的,酒水洒得到处都有,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酒味,每一缕空气似乎都醉了。江晏就这么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甚至让人误以为这是静止的画面

  • 山海经之我老婆是玄女第8章在线阅读

    吃过早餐,温琅带着几个小的上山去。“你们乖乖在这里捡柴,别乱跑,等哥哥回来。”温琅叮嘱道。游景玥看看他那比自己还娇小的身板,心说该注意安全别乱跑的是你才对吧。两个小的自从昨天见识过温琅的厉害,今早又吃了温琅做的早餐后,对温琅的崇拜之情节节攀升,乖乖点头,“好——”温琅进了山,一边走一边做标记,这次他

  • 末世重生班吉拉之吞天噬地第10章在线阅读

    翌日一大早,吃过早饭。陆甘氏便将三两银子给了外婆。外婆又待坐说一会子话,便回家去了。昨日陆叶忠把首饰当了六两银子,便给了外婆三两,另外三两还了外债,家里只剩下五百多文。几个姐妹早早出门,去地头或者田埂边挖草药了。待装满一背篓,便回家分类,洗净,晾晒。姐妹几个忙忙碌碌,也不觉累,让小妹和小弟在家歇,都

  • 末日快乐第5章在线阅读

    白朗盘腿运气凝魂,一道道魂力在他的体内运行,打通经络,先前不过是将经络连接魂力,还未打通,白朗曾经尝试过打通经络,带上魂脉还未连接。灵武境界的修炼,需要靠修者吸收天地之间的自然魂力储存体内,靠外来魂力锻炼自身,将这些外来魂力收纳,化为自己的魂力。而要吸收外来魂力,只有作为修者,换言之,就是打通魂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