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善恶轮回收门生各藏心机

作者:一颗青松树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两位这是何必?你们都是江南有德望有地位的人,我这位兄弟能得你们收为门生,这当然好,不过,来这里之前,我和他已经约好做兄弟了,而且是不分你我的兄弟,是吧?”周鼎成紧拉着况且的手,一脸诡笑。

“这……”况且明知原本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现在周鼎成居然当真了,要跟他做不分彼此的兄弟。

练达宁、陈慕沙两人一脸愕然,暗道这家伙也太狠了吧,为了字画居然要跟个孩子做兄弟,真是豁出去了。

“前辈如果不嫌弃,咱们结个忘年交就是,至于兄弟实在不敢当。”

“什么敢不敢的,就这么定了?你嫌弃我不成。”周鼎成有些手忙脚乱,他实在是被陈、练二位逼得无路可走了。

“这个……不禀过家父,实在不敢擅自决定的。”况且咬牙挺着,他可不希望跟这种疯癫的人多来往,还要成为什么兄弟。

“就是,况神医那种家教出来的孩子,哪能随便在外面认兄弟。”陈慕沙淡然道。

“周兄,这又何必,你是书院的常客,况且这孩子以后就是书院的学生,不用说,将来也是本府的弟子,咱们都是世交,你以后想和这孩子切磋书画,随时可以,犯不上这般赖皮,倒让后辈见笑了。”练达宁雍然自若的说。

“算你们狠。”周鼎成无计可施,只好对况且说道:“兄弟,我说的字画都是整幅的,可不许给我打埋伏,不然我真疯给你看。见笑?他们谁敢。北京城还没有敢笑话我的哪。”

况且答应了,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那些文人学子都看傻了。

素日里,陈老夫子那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定力非凡,今天偏生第一个抢起门生来。练知府学识文章也是当代大家,对书院学生虽然也亲切,却甚少许可,今天却是下**得有些难看。

至于周鼎成,大家倒是不奇怪,这人是十足的疯子,据说有一次在皇宫里誊写诏书,看上皇上用的砚台了,居然舍命偷了出来,后来死活不认。疯癫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可是况且有什么好?今天他显露的都是字画上的功夫,可无人看出其奥妙来,那幅荷花图根本只是一朵孤零零的荷花,他们看不出有什么神妙的画法,至于书法,他们要是敢在考场上用那种笔法,落选自不待言,恐怕要被老师家长打屁股了,然则为何连陈老夫子都如此青睐?

大家都望着练达宁,希望他能给出解释,至于陈老夫子,他老人家如果不想说话,就是皇上也别想让他开口。

练达宁看着诸生疑问的目光,却转过头去,不是不想解答,而是他也还没琢磨透那些笔法的底蕴,只是觉得这代表了一种新的方向。

练达宁转而向陈老夫子发去疑问的目光。陈老夫子举起双手做爪子状,同时张大了口,并不出声。

练达宁呵呵一笑,点头道:“这事还得去问唐伯虎,可是人家不愿意进你家书院啊。”

“兄弟,我先前一直听说你擅长的是钟王小楷,没想到你对北魏书法也研究得如此深入。”周文宾满脸问号对着况且说。

“我哪里有什么研究,就是当年随家父去过龙门石窟,看到一个碑刻,被吸引住了,就拓下来,没事时就临摹,根本还没入门哪。”况且苦笑道。

“嗯,笔法上是还稚嫩些,那是限于你的年岁,没办法,功力火候不是天才能代替的,非得临池功夫到了才行。”陈慕沙说道。

“咦,老夫子,你不是瞧不起这些雕虫小技吗?怎么还知道这些。”周鼎成诧异了,他还真不知道陈慕沙喜欢书法,至少从未见他练过,更未听他谈论过。

陈慕沙恍若未闻,根本不予作答,气的周鼎成胡子上下动着,却真不敢撒泼。

“老夫子渊深似海,已入道境,哪里是我们这等凡夫俗子所可窥探。”练达宁笑着排解道。其实也是暗将一军。

“这是练知府的夫子自道吗?”陈慕沙反将一军。

平日里,这三人交情都很好,和睦雍容,今天却头一遭出现了冲突,却是因为一个十五岁的毛头孩子况且。

众人都是满腹疑窦,却又不敢发问,这三人之间不是他们任何人敢于涉足其中的,可是抢夺况且做门生有何意义?

最好猜的是周鼎成,他是书画痴,所求不过是要把况且那种奇怪的画法笔法弄明白,手段虽然不高明,却可以理解。陈、练二人的心思就不是他们所能测度得了的。

陈慕沙看中况且并不在他的书画技能上,他的确瞧不起这些雕虫小技,但况且那种独特的观点和见地却让他惊奇。

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为什么能从前人数百年代代因袭的老路上别开生面,那可是流派宗师才有的旷世奇才。

比如说朱熹、王阳明,起码是陈白沙这样的人。这种人几代人数百年才能出现一个,所谓凤毛麟角也。

或许没有人能够看出陈慕沙的心思,他要收况且做弟子,为的是将来让他重振自己这一派理学,与阳明心学分庭抗礼,甚至凌驾其上。练达宁属于阳明学派,自然是他的对手而非同道。

练达宁的想法比他的要浅一些,就是要收一个好门生。犹如酷嗜古玩的收藏家发现了秦砖汉瓦,那是倾家荡产也是要买下的。

对他而言,一个神童,无异于就是无价的古玩。另外,古人做官都喜欢收门生,这和蔡京童贯等人招收义子干儿是一个道理,门生弟子既是自己的爪牙,也是自己的臂膀,而且不用担心他们的忠诚。

门生一旦背叛座师,不管是何缘由,都会被士林所不耻,终生尽毁。没人敢冒这种风险。

他以知府之尊,主持金乡书院的讲坛,就是要找机会把其中的人才尽数纳入麾下。

风波平息,大家重新入座,继续饮酒,只是为首三人都心存芥蒂,无人再谈论况且的书画了。

陈慕沙继续如面壁般沉静,周鼎成则谈些朝堂上的趣闻,练达宁则挥洒自如地谈论士林的风流雅事。

“况兄老弟,恭喜,你今天可算是一夜间名闻苏州了,名传天下也是指日可待。”周文宾在况且耳边小声说道。

周文宾倒是没有嫉妒心,当初他出道也曾造成不小的轰动,虽然没有况且这般火暴,却也是一夜成名。

“兄长是过来之人,当明白个中滋味。”况且苦笑道。

他是真心话,适才见到那三人的交锋,竟有刀光剑影的惊心动魄感,让他感到自己仿佛是个猎物,被三人追逐。

秦失其鹿,我可是人,不是什么鹿啊。他心里反抗道。

酒又过三巡,陈慕沙兀自起身说了句:“夜深了,散了,散了。”说罢,也不管众人,径自走出去。

众人站起,目送陈慕沙出去。

片刻,周鼎成却说道:“继续,谁也别想走。”

又过一巡,练达宁说明早还有案子要审,说句告辞,也起身走了,大家又是起身恭送。

这次周鼎成没发话,却也无人敢走。

“兄弟,你还小,熬不得夜,先回去吧,让文宾送你。”周鼎成看着况且,语气诚恳。

况且如闻大赦,急忙起身向众人作揖告别。

走出去后,外边已有周文宾的家人备好轿子在等着,周文宾挽着况且的手臂一起进了轿子,说句:“况府。”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况且觉得气闷,掀开轿帘,观赏夏夜的街道、房屋。

古时都实行宵禁,只有春节、上元这些节日里,朝廷才会特地下诏金吾不禁,也就是暂时取消宵禁,允许臣民一夜狂欢。

路上遇到巡夜的,有两拨见是周府的灯笼和轿子,放行不误。第三拨却挡住了一行人的去路。

巡捕头子约莫三十出头,显然比周文宾、况且他们老练许多。此人的开场白蛮有意思:诸位公子夜游,定非等闲之辈,可是,苏州府的规定你们不清楚吗?

周文宾大大咧咧说道:“都什么规定,你说来听听。”

巡捕头子也不客气,说道:“亥时出行,当由府衙特许方可通行,无通行令者,本巡有权羁押拘役,这可是大明戒律。”

况且正欲开口,被周文宾挡住了。周文宾嘿嘿一笑,说道:“我这就跟你走,我们一道去见知府练大人岂不更好?”

况且还是忍不住了,轻声说道:“文宾,我看还是给他二两银子算了。”

周文宾哈哈笑道:“此言差矣,好戏还在后头。”

况且对那巡捕头子说:“你可知,今晚我们是和苏州知府练大人在一起聚会的。”

巡捕头子的表情突然紧张起来,说道:“诸位可是刚从得月楼出来?”

“正是!”周文宾大叫一声,吓得几个小巡捕哆嗦了一下。

“这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鄙人有眼不识泰山。”巡捕头子肚子里还有点墨水,赶紧上来跟周文宾打躬作揖。

又道:“今日晚间,练大人还真是特别交代小人的,若夜巡遇到一位姓况的公子,一定要保驾护航!不得骚扰!”

周文宾说:“正好呀,我们也不回去了,这就跟你走,去见见你们的练大人,要不要给我们戴上枷锁?”

巡捕头子连声诺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周文宾又说:“既不去见练大人,又不放行,你这是想干嘛!”

延伸阅读

[综]上条当麻的失忆症入灵圆满,异族战场!  http://www.nuc2012.cn/yd5a.shtml
此时叶轩的电脑上有一篇帖子:《关于贡献点的作用及获得方式》:贡献点是只有修灵者才能获

网游之风起神临在线阅读曾经的初恋  http://www.nuc2012.cn/pwzc.shtml
回到病房,陈浩冲进卫生间郁闷地洗了一个澡,看到浑身上下光滑细腻的皮肤,暗自得意。洗完

剑问星辰自己的闺女我乐意养  http://www.nuc2012.cn/y2cp.shtml
农村的都是大锅饭,做好了以后装在一起,直接拿到屋子里,谁想添口饭就自己去盛,多一口子

梧桐默示录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nuc2012.cn/n46a.shtml
“唉……该怎么办才好呢……”坐在钢琴前的炘南有些惆怅的拿起了吸附在自己脖子的项链上的

灾后之一键还原系统  http://www.nuc2012.cn/gra9.shtml
3050年6月25日。中午时分,烈日炎炎。一名少年顶着酷暑在基地北面的一处山坡上站岗

少年街球风云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nuc2012.cn/0ml.shtml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好天气啊……”对于刘光锐那小学二年级就辍学的文化

黑色入侵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nuc2012.cn/6eqm.shtml
红鸾天经藏于识海,如今识海未开,想要修习天经不太可能,因此,这本可以令瑶池圣女连脸都

晚月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nuc2012.cn/xj8e.shtml
可这一去,开始倒是好,并未有何危险,可后来不知怎的,林娇夜竟然引来了大批灵兽的攻击,

六零之不码字就没饭吃期中考试  http://www.nuc2012.cn/suer.shtml
最恐怖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每个学期学生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考试,而下周就是本学期的期中考

会穿越的漫威法师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nuc2012.cn/dcmh.shtml
茯苓觉得公主的性格比起当年,其实是要沉稳凌厉不少的,可能有这些年成长的原因。失踪九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镜花水月之死都不能放开的觉悟(6)

    “果然还是要用‘禁术’烂窥看小媗的内心世界吗?”“嗯,因为媗的力量是来自内心的,想要知道她的真实情况就只能用禁术的眼来窥看媗的内心了。“我们的力量都是殿下赐予的,也就是说我们力量的本源体是殿下,香馥确定你可以用殿下的力量来反侵入本源体吗?”“这一年中,媗晕倒的情况并不少见,也试过用禁术来窥看过媗的情

  • 猫少年MRCAt在线阅读第4节

    “惨啦,灵雀公主被人抓走啦。”“惨啦惨啦,这次死定啦。”一个个仆人模样的家伙,以头抢地、呼天喊地,急的都是团团转。“不要慌,现在先弄明白是谁抓走的公主殿下,否则我们都要人头不保。”一个将军模样的中年人大吼一声,扯出佩剑斩了一个胡乱奔走的家伙,总算是稳定了嘈杂的局面。然而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不知道

  • 从前有尊大魔王第一章

    格洛瑞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时候,思绪还十分混乱。他静静地躺在黑漆漆的硬板上,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这种惫懒感...他这次是睡了多久。随着精神力的逐渐凝聚,死灵的气息再次包裹了格洛瑞,他才觉得大脑清明了起来。但是格洛瑞并没有起身,他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子,直直地看着前方的一片黑暗发起呆来。这是格洛瑞最大的几个

  • (网王)演绎法与网球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这一切是真的。曹沐沐呆呆地抬头,望着自己头顶闪烁的金色光芒。她还真特喵的……成为了什么公主,而且还是未来的女王。除非这一切都不过是她的幻觉。可是如果是幻觉,这些也太过于具体而真实了。曹沐沐一直不觉得自己是想象力那么丰富的人。她的那些模糊的记忆,以及关于她小时候爷爷给他讲过的那些关于魔法世界

  • 末世濒临人虫之战在线阅读第三节

    小腹的痛消失,只剩一点皮肉上的刺痒。靳乐池反应过来,刚才她就是顺手拧了他一把吧!是下手比较快准狠,让他的身体警报误以为自己受到重创。想到这,他哭笑不得。面前那个傻女孩还在执著地瞪着他,跟一只斗红了眼的蛐蛐似的。靳乐池放松筋骨支起身。同步地,她还是那副慷慨就义的模样,一步没退;但看得出她害怕,手机艳照

  • 大唐的皇家弃员在线阅读第五章

    牌桌上的话题转移得非常快,不会特别的去针对某一个人,八卦完了这个大家又会矛头一致指着下一个人,乐此不疲。几个女人相处得很随意和放松,舒靓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觉得活着是一种轻松的事情。活着,就应该这样。明明才三十二,正值一个女人生命中最成熟的可以开始绽放魅力的时候,可是却感觉已经玩不动了..舒靓自己心里

  • 戏游诸天行在线阅读第1章

    “叮!检测到灵魂变动,神级无敌升级系统绑定失败,系统故障,抢修中……”听到脑中响起的电子音,叶寒微微一怔。刚刚穿越,取代了正在绑定系统的原身,却没想到居然导致系统都出现了故障!“这都什么事啊,穿个越还把系统给搞故障了!”叶寒对此彻底无语!“叮!系统抢修失败,自动分析中……”“分析完毕,系统商城失效,

  • 山海乱世经第1章在线阅读

    大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配着一副淡漠的表情,和额头上128514;淡淡的汗珠,一对少男少女也在其中。少年脸庞极为帅气,漆黑瞳孔仿佛闪烁着星辰。可是脸上却充斥着悲伤,少年名叫霍影,原本家庭美满,可是一场车祸,夺取了父母的生命。而父母留下的房子以及资产,给那位声称为自己好的叔叔全部抢去了。如今,自

  • 洪荒:开局成了洪荒乞丐之梦回昨日

    这是玄羽世界,是三千世界中一个较弱小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修仙者就是主宰,而在这修仙者势力系统中却并无没有所谓的宗派林立,整个玄羽世界由一寺二宗三殿四宫控制着。所谓的一寺二宗三宫四殿就是是天音寺、神霄宗、剑宗、魔灵宫、玄女宫、妖月宫、战神殿、云海殿、魂殿、轮回殿,其中天音寺与神霄宗的实力最为强横,其

  • 制取改邀请

    林白泽脱了上衣,看到自己的身体后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匀称的身体,原本那消瘦的身材,此时变的匀称,肌肉无比的结实,完全不像是一个天天只知道读书的乖乖学生能有的身材。“为什么...为什么会跨越这么大?我前段时间才刚突破了筑基期。”坐在一旁的白落霏眨了眨好看的眸子,看到林白泽居然跨境也是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