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小可爱,跟我回家第五章

作者:孤海寸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别胡乱揣测,不是这样。”沈柯揉了揉眉心打断。

沈明珺眼里波光粼粼,求知欲强烈,灼灼地看着他。她知道她肩上的责任重大,担着庞大的沈家,一百多口的人命,有必要把前因后果弄清楚。

“哥哥,你怎么不说了?”

沈柯无奈,轻声训斥,“你一个女孩子,弄清楚这些做什么,赶紧回屋去。”

沈明珺抿了抿唇,坐直身体,顿了顿,一时雅雀无声,只有笔和宣纸碰撞的细小摩擦声,又过了许久,她扯着他衣袖,撒娇道,“哥哥,哥哥,你就给我说说吧。”

“哥哥,说说嘛好不好?”一副不说不罢休的架势。

过了会儿,沈柯低叹一声,像是屈服了,一边写字,一边娓娓道来,“这事说来话长,如今皇上的舅家,以前只是皇商,先帝微服出巡遇到苏家女,两情相悦,回宫的时候便把苏家女带回皇宫了,因身份低微,只封了一个贵人,却宠爱有加,经久不衰,渐渐惹人非议,妒忌,后来还有了身孕,生下皇子,又破例封为昭仪,成为一宫之主,却因为在后宫复杂的环境和没有母族的帮衬,在皇上7岁的时候便死了。苏昭仪临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还是皇子的皇上,便求先帝将皇上封王,送出宫,皇上渐渐就被众人遗忘了。这确实是救了皇上的命,先帝的子嗣众多,一个没有母妃亦没有强大母族的照拂,就算死了也掀不起什么波动。此后,皇上小小年纪便出宫建府,自力更生,现在的苏大人也就是苏昭仪的弟弟,才慢慢入仕。当时的储位之争很是激烈,分别是皇后所出的大皇子和慧贵妃所出的二皇子,斗了多年,最后两败俱伤,先皇的子嗣只剩被众人遗忘多年的皇上一人,慧贵妃的母族也因此没落。当时的皇后,现在的秦太后不得已,才把当时十四岁的皇上接回宫,辅助登基,实则是垂帘听政,五年时间过去,逐渐形成如今的局面……”

沈明珺听完,默了半晌,轻轻说了一句:“毛竹计。”

“哥哥,你小时候听过这个故事吧。”

沈柯一愣,不知忽地想到了什么,紧接着手腕微微一颤,一副好字就这样被玷污了,身子却一动不动,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毛竹计是流传已久的民间故事,上至八十岁老妪,下至三岁孩童都知道。

这个故事是讲了一个老农在自家承包的荒山沟里,撒下了一片毛竹种子,这是他外出做工时,一位好友赠送的。或许这位老农没有毛竹的种植经验,当种子撒下后,仅有一粒成活,虽然只窜出一颗毛竹苗,这位老农还是欣喜万分,经常给毛竹浇水,施肥。

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令这位老农失望的是,当周围的蒿草,灌木从小苗长到一米多高时,毛竹苗还是一动不动。第二年,第三年……虽然雨水充沛,光照充足,但那颗毛竹苗始终一动不动。

第六年,一场春雨后,这位老农到自家承包的山沟里看一看,他突然发现以前的毛竹苗长成了一米多高的毛竹,更有拔地而起之势。这令他非常奇怪,为什么事过五年才开始生长,更奇怪的是,以后的每一天,毛竹苗都以每天80厘米的速度疯长,一个月后,昔日的荒山沟变成了一个毛竹园。

这位老农诧异之余,拿着铁铲挖了挖山沟的土地,他发现毛竹的鞭茎已经遍及整个山沟。原来,在过去的五年里,虽然地表上看不到毛竹苗生长的痕迹,但在土壤里,它的根系却在不停的壮大和蔓延。

这个故事寓意深刻。

说大了便大,说小确实微不足道。

经常有街巷的妇女总是用这个故事哄孩子吃饭,甚至买种子回来,当着小孩子的面种下,说只要好好吃饭,当毛竹苗长大了,你就会长高高。

沈柯恍然大悟,眼里流露出激动的神色,站直身体说:“妹妹,你先回去,我有要事找父亲商讨。”说完就一溜秋往外跑去,失了平时稳重的样子。

沈明珺只是想潜移默化下沈柯的思想,哪怕是能转换一点点,着实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不过这是好事。

紧接着雪盏和宝笙从外面进来,宝笙不解的问:“小姐,大少爷他……”

沈明珺心里十分高兴,抿了抿嘴,“没事,我们回去吧。”话落,三人便往回走,脚步轻快,不一会儿,却碰到迎面而来的沈明萧。

她笑着,亲热道:“大姐姐,我正找你呢,没想这般巧,在这就碰上了。”

沈明珺笑不露齿,整理了下裙装,漫不经心地问:“二妹妹找我可是有事?”

沈明萧:“的确有事。”说着就挽着沈明珺的手臂,“这里离大姐姐的院子比较近,这个天是越来越冷了,想去大姐姐院子里噌杯热茶喝,不知大姐姐可否欢迎?”

沈明珺,“欢迎至极。”

回了屋,她面不改色的吩咐:“宝笙,你去厨房拿点新鲜的玫瑰糖蒸栗粉糕过来,雪盏,沏荷叶茶。”继而转向沈明萧,轻声问:“二妹妹可是有什么要事?”

“算不得。”沈明萧语气轻轻柔柔,“九月初十是祖父的忌日,妹妹想去华山寺住两晚,正好祈福,大姐姐可否陪妹妹一起?”

“二妹妹说哪里话了?能为祖父和沈家祈福当然是我的本分。”沈明珺神色自如,轻轻松松反击,“不过这么大的事情,前几天我还听祖母跟母亲在商量,我们小辈的听安排就是了。”

闻言,沈明萧神色略尴尬,“这样就再好不过了。”本想着找个沈明珺推脱不了的理由,一旦推脱便是不孝的帽子扣上,没想到还撞上了。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沈明萧起身,“时间不早了,妹妹就不打扰大姐姐休息了。”

沈明珺笑意盈盈:“二妹妹慢走。”

沈明萧直接去了沈二夫人的院子,风风火火进了内院,只见宋淑琴坐在床榻上,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前面跪着两个丫鬟,正低声骂骂咧咧。

她示意两人退下,问:“娘,你怎么了?”

宋淑琴见到聪慧过人,一向又有计谋的女儿,脸色有些许好转,嘴上还是不饶人,“还不是那小贱蹄子,唬得你爹团团转。”

沈明萧倒没什么情绪波动,反问:“媚姨娘吗?”

宋淑琴听到这个名字就生理性的厌恶,“可不是吗?以往你总是让我别轻举妄动,那小贱蹄子眼看就踩到我头上了,我是如何都忍不了了。”

沈明萧语气淡淡:“娘不必过于忧心,媚姨娘不过是仗着年轻,待容貌逝去,爹自然不会当回事。再看看林姨娘,才是真正的聪明人,看似不争不抢,却在爹心中占据了不少的份量,特别还有二哥的生母,这才是娘应该忌惮的。”

宋淑琴嘲讽道:“还不是个姨娘,还不是个庶子。”

沈明萧摇了摇头,隔了会儿,又提醒,“娘,你可不能太宠溺桐儿了,他如今快十岁了,再宠下去就真成废物了。看看现在,爹的心都偏向二哥了,如今还入仕了,不管是嫡子还是庶子,都是爹的儿子。在爹的心目中没差就没差。”

宋淑琴不耐烦的打断道:“好了,好了,生你来就是气我的。我被别人气了不说两句好话就算了,还一顿数落,有你这么当女儿的吗?”

沈明萧无奈解释:“娘,女儿说得是知心话,媚姨娘真的不足为患,烟花之地来的女子,没有生育,不过是讨口饭吃,我们最大的对手是林姨娘。如果不是我把爹交代的事情办得漂亮,我们的日子兴许还没现在好过,娘,好话是好听,但不中用。您看看,如今的国公府,爹排行老二,又是庶子,在两个嫡子面前,祖母对我们二房能有多少感情,加上爹的脾气不好,跟祖母,大伯,三叔的关系都处得不好,不然仕途怎会像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如今二哥学问好,爹带着他入仕了,甚为看重,而桐儿还赖在娘怀里撒娇,女儿怎能不着急,到时候二哥有所作为,爹可能会把林姨娘扶为平妻,甚至……到时候府里就更没有我们的一席之地了,祖母始终不是亲祖母,又怎么会给我们做主。”

宋淑琴的脸色变了又变,似乎捋顺了一些事情,有些后怕,“萧儿,为娘以后可怎么办啊?如今桐儿和雪儿还小,娘唯一能依靠的可就只有你了。”

沈明萧拉住宋淑琴的手安抚道:“娘,你别担心,女儿只会让您,桐儿和雪儿越来越好,只要让大姐姐心甘情愿嫁给宋表哥,爹的计谋能成。还有一年余,我就可以进宫选秀,等我成了贵人,爹自然不敢对娘怎么样。”

宋淑琴眼里呈现激动的神色:“好,好,好,只要我女儿成了娘娘,看那些小贱人还敢怎么闹腾。”

沈明萧说:“娘,如今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

“明日我会在祖母面前提出去华山寺为沈家祈福,娘只要在一旁帮衬着促成这件事就成,最好能让祖母跟着去。”

“你祖母也去?”

沈明萧眉心微蹙,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嗯,大姐姐在祖母面前承诺不会嫁给宋表哥,这次去华山寺,我也通知了宋表哥,到时候让宋表哥亲自问问大姐姐,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好能让祖母撞见,祖母肯定会对大姐姐更加失望。”

“大姐姐这两日变化极大,那双眼睛像是能看进人心里面去似的,说话也跟以前大不一样了,对我也不似之前那般亲热了,不知是怎么回事?”

忽地,宋淑琴说:“莫不是鬼上身了,一个正常人之前还说非你表哥不嫁,一觉醒来说不嫁就不嫁,怎么着都觉得不正常,府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倒可以请空尘道士来府上清理清理。”

默了会儿,沈明萧说:“这事还需从长计议。”

延伸阅读

今日阅读书店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sz1f.shtml
四川今日阅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致力于建设全国最佳社区连锁书店,打

藏奥堂足疗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di2p.shtml
藏奥堂浴足产品,掀起全民养生热,千年藏药奥秘带来藏药浴足产品。藏奥堂浴足产品采用蒸薰

酷喜茶饮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60nd.shtml
酷喜茶饮秉承“健康、时尚、休闲、营养、快捷”的经营理念和“时尚饮品、个***”的品牌

天康机械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xpeq.shtml
安徽天康股份有限公司:是安徽天康集团的下属企业。安徽天康集团创建于1974年,总部位

联发珠宝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s8u8.shtml
吉林省联发金银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目前已成为吉林省内珠宝行业中最具竞争力与

简爱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xtc5.shtml
简爱床上用品总部在纺织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有着丰富的经验以及诚信负责的良好口碑。市场

天衣涂艺壁纸漆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gi67.shtml
天衣涂艺涂装材料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艺术涂料,涂装工程,技术交流为主,集设计、开发、生产

安巧琴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aupv.shtml
安巧琴服饰是服饰、服装辅料、五金饰品、鞋、帽、箱包及配件、纺织品、纺织品、服装辅料等

昌龙号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nkpn.shtml
昌龙号牌茶业是昆明龙堂茶业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正式成立于2008年,位于云南省昆明

优优连锁加盟  http://www.megaton-ru.com/gklu.shtml
优连锁提供成人用品网店加盟服务包括货源代发货淘宝店铺和网络商城2大销售渠道的全套服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掀开你的棺材板第一章在线阅读

    “听说你昨晚又醉在酒吧了?黄建华,你真行啊,要不是你还有个女儿把你扛回来,我看你早就死在外面了!”“大清早的,我不想和你吵,声音小点,孩子还在睡觉呢。”“哦,现在想着当一个好爸爸了,早干嘛去了?对了,昨晚你不是吵着要离婚吗,我们今天就去把证办一下吧。”“我都说那是我喝醉了,你还没完没了了不是?”……

  • 我!灵魂摆渡最强僵尸在线阅读第10章

    “怎么会突然叫我们把七尾莉拉带到海边来啊,说什么见到二阶堂,完全是不可能的嘛。”看着越到海边,就越跑越快的莉拉,紧跟在后面跑的都快喘不上气浅的田南抱怨道。“肯定是进哥他们案件有了什么进展,好了南姐你体质太差了吧,不要再歇着了快走。”诗岛刚绕回来拽着浅田南又跑起来。“进哥,我把莉拉带来了。”好在她们约

  • 海王奔现翻车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气死我了,夏若兮那个贱人居然敢用鞭子打我。”夏怜儿满脸怒气地坐在镜子面前让红叶给她上药“小姐,您的脸没事吧。”红叶担心地看着脸上一道长长红印的夏怜儿说道“能没事吗,要是鞭子甩在你脸上你不疼啊。”夏怜儿没好气地瞪了红叶一眼“怜儿,你今天是不是去找夏若兮麻烦去了。”江慧一进宣宝居直接开口兴师问罪道“是

  • 全职高手秋夜微光一键生存系统

    “有没有搞错,我居然来到这种地方?!”张恒拉开百叶窗,透过一点缝隙看着外面的楼下自语道。两天前,张恒穿越到这个世界,这是一个和地球一样的平行世界。不同的是,这个世界已经崩坏了!三十年前,某国的科学家从南极的冰层中发现了一只冻僵的生物,带会研究之后,发现这种生物居然生存在十万年前。这对世界来说,是一件

  • 槐灵在线阅读第3章

    第二天一早,向金来就动身了,他要先去找胡维商议一下,海湾城本是小城,半个时辰就已经到了胡维的府邸,还没进门,就看到门里门外在搬些东西,已经装满了三两大马车,胡维正指挥这贵重物品的装运,看到向金来,急忙过来,拉上他就往家里走,口里说着:“好久没来家了,走,先进去,我爹也在,他也总是念叨你呢?”“理当先

  • 天歌4一曲勾心在线阅读第9章

    叶祈峰很少看到叶法善这么严肃的神情,也立即意识到事情的严肃性,连忙问道:“何为蛊雕?”“古籍记载,鹿吴山有异兽,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声,是食人。竟是如此异兽,难怪察觉不到妖气。”叶法善喃喃道,“以你如今道术不可正面相冲,示敌以弱近则由老夫出手。”叶祈峰点点头,心里震得七荤八素,妖魅

  • 再婚在线阅读太子李寒!

    第七章太子李寒!李寒听到这立即道:“岐王客气了,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太子了,起来吧”虽然李茂贞如此礼仪,他自然也不会以太子身份摆架势,毕竟这身份可能就是他在这岐国待下去的理由。李茂贞闻言,然后站起来,然后引李寒坐在凉亭那里,吩咐上茶后,才忍不住问:“太子殿下,当年宫变,您不是…”李寒听到这就知道李茂贞要

  • 太古仙冥第十章在线阅读

    o(*≧▽≦)ツ┏━┓准备好了吗?今天的故事要开始啦!♪(^∇^*)男人在光芒中,究竟看到了什么呢?“不知道呢╰(*°▽°*)╯”魔女狡黠地笑着,语气中透漏出幸灾乐祸,“我说过请客人您闭上眼睛吧?”“呕~”殷内此刻感到大脑似乎要炸裂一般疼痛,在刚刚的通道一样的地方他似乎看到了不该窥视的存在。“人类的

  • [绝世唐门]守灯蛾在线阅读第二章

    “恩...虽然师傅一向教我要清心寡欲,视钱财如粪土,但是...师傅,我想说没钱真的连饭都吃不起呀。”“师傅,你吩咐我的三件事情,我现在就去做。”嘴角轻扬,眼睛发光,走了几步,走到大铁门前用手敲了敲,然而没有回应。“不是吧?不在家?按理说不对呀。”李子光又敲了敲,然而这时一个高声尖叫自别墅里传来:“婉

  • 楚云在线阅读第九章

    吉安娜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继续往下翻,于是看到了自己珍藏的那张照片的放大版。“你知道吗,我特别不喜欢那个时候的你。”她看着眼前的‘裴原’。安德烈问:“为什么?”吉安娜自顾自地笑道:“因为你从小就跟妈妈在一起长大,而我,可能太羡慕你了。”安德烈摊了摊手。吉安娜又说:“所以,当叔叔阿姨遇到不测之后,我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