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枫灵傲雪之红缘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枫琳媚 来源:飞卢小说网

《师姐可太咸鱼了!》/青色兔子

第一章

凌霄峰顶的搅天风雪之中,蓝霓裳独坐山崖畔,托腮望着夜空中那三轮血月,第一千零一次回忆起自己是如何来到这书中世界、又如何成了北斗宫大师姐的。

这一切都要从那条她留在某小说网站的评论说起。

上辈子她从小身体不好,常住医院,好在科技发达,各种小说电影综艺等**从来不缺,使她的病床生涯非但不枯燥,反倒丰富滋润。

网上有病友交流群,里面的同龄年轻女孩们,时常互相推荐好看的小说。

在蓝霓裳手术前一天,有位热心病友给她发了一本修仙小说的链接,兴奋地跟她说,里面有个超级强大的女配角跟她名字一样,也叫蓝霓裳。书里这个蓝霓裳不仅攻击能力强大,而且有神奇的自愈能力,百杀不死,又是百媚之体,斩男无数,作恶多端,如果不是重生女主太逆天,根本没人能杀死这个蓝霓裳。

那病友又送上了美好的祝福:我们不用百杀不死,只要能度过手术就好啦!希望霓裳你一切都能好起来啊!

蓝霓裳这个名字并不常见,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与自己同名的角色,好奇之下当然就点开了链接。

匆匆扫了一眼简介并不符合自己口味,倒是配角栏里“蓝霓裳”的名字比男主还要靠前,看来的确是个重要角色。

她看了一眼字数,虽然还在连载,但是已经有四十多万字,可以开宰了。她又习惯看文之前先看评论,于是决定先看看底下评论怎么样。

就看到最新评论里,有个叫“打分-2”的读者留言道:【呜呜呜,作者大大定了官配没得办法,我只能自己暗戳戳产粮,硬盘码字给自己看,美强惨傲娇大小姐X表面无所谓内心自卑得要死在乎得要死前期小炸毛后期三界巨佬魔王大人,这样的CP真的很好吃!看着硬盘里的颜色小同人文,我流下了了不够不够的泪水……】

正文文案没能引起蓝霓裳的兴趣,这个读者的CP取向却刚好戳中了蓝霓裳的心头所爱。

手机刚好这时候跳出了下午的手术安排日程。

这次手术危险性还是很大。

只不过是不做必然死,做了还有一丝希望而已。

蓝霓裳回复了那位产粮评论,【我下午要去做手术啦,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姐妹看到的话可以把粮给我一口口么?真的很萌这个设定!我有好多同类型美文都可以推荐给你呀!在线等。】

躺在病床上,无念无想得望着窗外终日不变的风景,她感到阵阵困倦涌了上来,迷蒙中握着手机睡着了,并不知道这条评论引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

蓝霓裳的回复很快被顶成了高楼。

【3楼 卧槽,不是吧!为了看同人文,2楼的姐妹竟然这么狠!】

【4楼 哈哈哈哈哈好,2楼的霓裳好样的!我就不一样了,我是朋友,绝症,想看(狗头)】

【5楼 你们都想看女二和男主的CP,我却只想看女二和女主的CP(冷漠脸)】

【6楼 求问“朋友,绝症,想看”是什么梗啊,为什么你们都很懂的样子】

【7楼 我来给楼上科普,当我们在网上求一些不和谐资源的时候,有羞耻心的孩子们通常会假托朋友之名,同时为了最大化请求的迫切感,通常这个朋友的设定是身患绝症,非常急迫。久而久之,就简化成了“朋友,绝症,想看”。当然像2楼姐妹这种自身命不久矣的加强版,我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只能说一句,大佬,喝啤酒!】

【8楼 没有身患绝症的我,还配看看么?如果我告诉你我口袋比脸还干净,还欠着花呗9999元呢?(卑微)】

【9楼 花呗能欠下9999元,只能说明是有钱人。我就不一样了,我花呗额度只有500块……楼主可以看看我么?】

热门小说下的评论就像是一个独立的热闹世界,读者来来往往,在评论中从小说讨论延伸到自己的生活喜好,有趣的新评论被不断回复着顶上来,蓝霓裳回复的这条评论便渐渐淹没在留言堆里。

这个小插曲本来该像海里的一朵浪花那样,来得轻巧,去得自然也悄然。

谁知道第二天,有人又回复了这条评论。

【17楼 2楼是我的朋友,昨天下午手术没有成功,已经离开了。希望在新的世界,她能像书里的霓裳那样强大起来吧。】

【18楼 17楼什么情况?】

【19楼 !!!我摸进17楼的读者专栏,又顺着摸到了她的长评作者专栏,然后摸到了她的微博……然后顺着摸到了她朋友,也就是2楼……emmm也叫蓝霓裳,真的已经离开了……RIP】

【20楼 竟然是真的?】

【21楼 我去微博留言了,不过估计妹子已经看不到了……RIP】

【22楼 突然有点分不清书和现实了……RIP】

【23楼 2楼的妹子好年轻啊,看昨天的微博,还在期待下个月十八岁生日怎么过呢。突然好难过。不知道能为她做点什么。】

……

一片震惊与惋惜的回复,在留言楼里雪花般涌现出来。

可是生命是如此宝贵脆弱又神奇,起死回生之术从来只在书上见,何时又曾真的发生过呢?

【147楼 也许她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说不定就是书里的世界呢】

【148楼 那还是去另一个世界里。这本书里她作为女配,下场可不怎么美丽。】

【149楼 可以去这本书的同人世界呐。不仅同名,而且人设真的强啊,就连女主不也拿她没办法么?如果不是女主重生作弊的话,其实蓝霓裳才算女主吧,虽然最后都被男主灭掉了(狗头)】

【150楼 之前在另一个穿书文里看到,好像是集齐多少条留言就穿了……】

【151楼 让蓝霓裳穿书吧!】

【152楼 让蓝霓裳穿书吧!+1】

……

【999楼 让蓝霓裳穿书吧!】

……

来自世界各地的祈愿留言,出自许许多多女孩们善良的心愿,最终汇集成了文下的千层高楼。

当然,这一切蓝霓裳都不知道。

所以此刻蓝霓裳坐在风雪之巅,回忆的只有那篇文的文案和自己回复的那篇评论。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她不该求颜色同人小说,还是手术前睡得太香甜了——以至于一睡不醒。

如果早知道要穿书,她真不该睡过去,至少要把小说通读一遍嘛。

如今好了,任凭她怎么努力回忆,也只有文案上的零星总结。

这个书中世界,大约杀人夺宝都是稀松平常,更有修炼魔道的,以修道之人为“食物”,吸收其灵力精华,助自己修为。

那女主沈星怜上辈子爱上了男主,却因灵魄之体,被男主给做成“人丹”给炼制了。炼也就炼了吧,男主为了获得妖魅一族的血,先与女配蓝霓裳把女主的人丹分而食之,赚取了蓝霓裳的信任,又找机会把女配给炼了,最终重归魔尊之位,称霸三界。

而死去的沈星怜这才知道她原来是一本男频升级流爽文里的人物,除了男主墨孤烟,所有的人都是炮灰,而她不过是炮灰女配一号罢了。这叫沈星怜死不瞑目,重生而来,步步设计,要把连男主在内,所有负过她的人,都给炼了。被炼的人里,当然也少不了蓝霓裳。

蓝霓裳来到这书中世界时,身体是还只有七岁的女童,被察觉异象的北斗宫掌门天枢道长下山捡来,带回北斗宫做了第三代的大师姐,如今忽忽已过十年。

按照书中设定,当夜空中三轮血月都实体化的时候,也就是女主沈星怜重生之时了。

蓝霓裳仰望着夜空中红色的月亮,三轮血月居中的一枚,只边缘还有些模糊,最多不出半个月,女主就会重生了。

“大师姐,到处都寻不到你,我猜你就又在凌霄峰看月亮。”一道带笑清朗的男声响起,透着几分欣喜,“果然是我找到了。”

蓝霓裳思绪被打断,有些恼怒,横眼看向来人,却见是玉衡门下的师弟温宴,冷脸道:“有事?”

蓝霓裳上辈子是个病人,父母对她千依百顺,又因年轻美丽,连医院里的病友医护都对她倍加呵护;她又不曾在外生活过,所以给养得任性又天真。当初爱她之人只求她能活下去,哪里更会去苛求她的性格呢?

来到这书中世界后,那捡了她的天枢道长更是对她百般宠溺纵容。蓝霓裳甚至怀疑过这具身体是便宜师父的私生女。好在渐渐长开之后,蓝霓裳生得明艳万分,与槁枯如木的天枢师父,实在没有半分相像之处,这才渐渐打消了北斗宫上下的疑心。

前世今生,蓝霓裳都是那个天真任性的蓝霓裳。

见蓝霓裳横眼冷问,那温宴非但不怒,反觉心中一烫。

美人纵然是冷眼相对,嗔恼发怒,都别有风情。

温宴在诸位师弟中,也算得上是能说会道,颇为周全之人,此刻却是口中讷讷,呆了一呆,才想起来意,不敢再看大师姐那明艳的面容,低头看着自己脚尖,道:“今夜要去除灭天玄山下的赤猴。素日都是咱们师兄弟几个同去,只是如今血月魔盛,恐怕我们几个不够稳妥。如今七位师父,或闭关修炼,或远行在外,咱们北斗宫中唯有大师姐您才镇得住场子。”

相传上古时期,大荒之中,有山名合虚,乃日月所出。

后合虚山崩塌,有其中山石陨落至此,化为天玄山,灵气充沛,福泽绵延,孕育出如今修真界一大门派北斗宫。

因此地灵气充沛,虽然有北斗宫人士镇守,却仍有妖魔物魅流连附近,抱着侥幸心理修炼。这赤猴便是其中的一种妖物,形似猴子,若只有零星几只的时候,倒是羞涩怕生,避人行走;但是一旦成群结队后,便会鬣毛化为赤色,掠食周边凡人村落,甚至围攻修士;毒性又烈,若是寻常修士给赤猴抓咬了,修为大减倒也罢了,丢了命的都有。

所以北斗宫都会定期派人去除灭赤猴,不给他们繁衍集群的机会。

蓝霓裳托腮听温宴说着来意,方才的恼意已是散了,噙着笑道:“好哇,你是求大师姐我来帮忙的——对不对?”

温宴忙点头道:“只不知请不请得动您?”

蓝霓裳上一世病床上躺了一辈子,其实是个好动的性子。只因平时门派里无事劳动她下山,这些又都是分派好的任务,人家不来请,她也不去问。如今见温宴来问,言语恭敬,蓝霓裳便素手一抬,招出自己的“万花绫”。

那万花绫一出,只见红绫如电,周身却浮动着各色鲜花,当真华美异常;于朦胧血月红光下,不像杀人的武器,倒似花团锦簇的画作。

温宴笑道:“大师姐这万花绫中的花,怕是又多了几种。”

蓝霓裳“哼”了一声,受他逢迎,当先走着,笑道:“几只赤猴罢了,还要大师姐我来帮你们,回头叫玉衡师父知道了,准得骂你们修炼不勤。”

温宴苦笑道:“大师姐说的是。我们资质蠢笨,比不得大师姐,纵然不修不炼,也是打遍北斗宫无敌手。”他见蓝霓裳微含笑意,又趁热打铁道:“大师姐资质上佳,只要稍加修炼,必是修真界响当当的人物。从前修真人士比试切磋的场子,大师姐怎么一次都不去呢?”

去做什么?赶着给男主女主的炼**丹么?

提起这桩压在心头的大事,蓝霓裳满心不痛快,偏又无法对人说,见温宴还眼巴巴等着回答,只得冷脸斥道:“偏你话多!”

温宴知道这大师姐被娇惯养大,在北斗宫地位超然,吃她冷语,也只得默默受着。

蓝霓裳一路下到山脚,见几个师弟都等在白玉碑前,一声招呼,娇斥道:“还傻看着做什么?杀赤猴去呀。”

夜晚的枫雾林与村落接壤处,烟雾迷蒙不定,隐隐有好似切木头似的声音传来,那是赤猴的叫声。村落里户门紧闭,连鸡犬都没了声音,唯恐引了赤猴来。

蓝霓裳率领几个师弟,把趁着夜色从枫雾林里跑出来想要袭击村落的赤猴纷纷斩杀。夜色越浓,赤猴越多。它们竟像是杀不尽一般,地上已堆了一层血污,却并不妨碍新的赤猴争先恐后扑上来。

玉衡门下小师弟李吉光心生惧意,道:“这赤猴也太多了。咱们设个屏障走吧。等过了这魔气最盛的几夜再来。”他不过十六岁年纪,生得腼腆清秀,像个姑娘家。

其余几人虽然没说,却也隐有退却之意。

“咱们走了,这些不会法术的村民怎么办?”蓝霓裳一面用万花绫绞断扑上来的赤猴脖颈,一面分神看向一群人里修为最浅的李吉光,见他面色苍白、摇摇欲坠,安慰道:“小吉光,你别怕,这些猴子撑不了多久。”说着,把万花绫往李吉光身侧一甩,帮他击落了两只赤猴。

见大师姐表态,几个师弟身为男子,也不好言退,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斗得正酣,忽见东方白光大盛,紧跟着一道紫电追来,方才还面目狰狞的赤猴忽然吱哇乱叫起来,活似被雷电击打了一般,夹着尾巴连窜带爬往枫雾林深处跑去。

众人一愣,蓝霓裳笑着叫道:“师父几时回来的?”

天枢道长御剑落下,笑道:“为师再不来,这些臭猴子伤了你怎么办?”

温宴李吉光等人纷纷躬身拜见,“见过掌门师伯。”

天枢道长并不理会几个旁门小弟子,走上前来,拂尘一扫,为蓝霓裳除了身上血污,慈爱笑道:“这才像个样子。”

温宴:……

李吉光:……

所以说,北斗宫上下疑心蓝霓裳是掌门的私生女,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蓝霓裳倒是已经习惯了,笑道:“师父不是说要下个月才能回来么?”又“咦”了一声,揪着师父的拂尘道:“师父换了新拂尘?从前那把‘清风’呢?”

天枢道长叹了口气,道:“路上出了点差池,幸得一人相救。我便先携他回来了。”

“携谁回来的?”蓝霓裳一愣,忽然听到切木头的声音又起,是又有赤猴在近旁。她才与赤猴激战过,耳目敏感,又天资绝佳,竟是众人中第一个出手的——万花绫劈空破开,将隐在雾气里的赤猴拖了出来,被一同拖出来的却还有一位少年。

天枢道长道:“墨孤烟救了我一命。我已决意把他收入门下。从今往后,这就是你的同门师弟了。”

墨孤烟。

蓝霓裳握着万花绫的手微微一颤,另一端的少年与赤猴一同被重重摔在了地上。

那少年摔在地上血污之中,脏了面容,只一双冷眸如寒星淬成,盯着蓝霓裳看了一瞬便偏过脸去。

只是那双眼睛,已经足以让蓝霓裳认出他。

她与墨孤烟方才目光一对,便是心头大震,只觉左手小指处的疤痕又奇痒刺痛起来,竟忍不住微颤起来。

蓝霓裳左手小指指端外侧,有两痕月牙似的印记,与周边白净细腻的皮肤不同,呈新生儿般的淡粉色。这两痕粉色的月牙痕迹,十年来不痛不痒,却也消除不得,如今一见这墨孤烟,便又痛又痒起来。

蓝霓裳捏紧小指,上下打量着墨孤烟,心道:当年那孩子竟然没死。

“墨孤烟,还不快见过你师姐?”天枢道长佯怒道。

蓝霓裳却是真怒道:“谁要他来做我师弟!”

延伸阅读

圣罗娜地板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gg3h.shtml
圣罗娜地板是上海创高木业(沈阳)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上海创高木业始创于1999年,总

路景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y3fk.shtml
路景纸货架是一家从事POP纸品开发,设计,于一体的公司。公司为顾客量身打造精美的纸展

小阿华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y3xj.shtml
小阿华艺术纪念品设计的主题纪念产品和摄影都是的,由我们人士历经数十稿精心设计而成,还

三商化妆品店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up9c.shtml
三商化妆品连锁店于1998年进入化妆品行业,公司专业零售经营国内外知名化妆、洗涤品牌

兰姿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pyaa.shtml
兰姿时尚品牌化妆品以市场为导向,以消费者为中心,为消费者着想,为消费者服务,为人类的

东方女人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pqyt.shtml
东方女人化妆品总部位于英国的都、英国手工皂的起源地,也是欧洲的都会区之一兼各地四大城

华恩橡塑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y6cf.shtml
山东青岛华恩化工是生产抗氧剂的厂家目前主要产品有紫外线吸收剂、抗氧剂、塑料助剂、抗静

格存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av8a.shtml
格存靠枕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雄

爱恋珠宝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bhpc.shtml
四川省爱恋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集珠宝首饰产品的原料采购、研发设计、品

特安呐?三七健康家加盟  http://www.agulhadeouro.com/srlk.shtml
特安呐·三七健康家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文山三七产业园区于2000年6月经云南省政府批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变成小姐姐又怎样在线阅读穿越叶问

    第3章;穿越叶问小灵儿好似知道许文强所想,连忙道;“哥哥不用担心,这个时间比例是可以调解的,只要灵儿的能量足够,多少都能调节出来。”“不过现在灵儿的能量耗尽,只能够维持在1:100左右,也就是叶问世界一百天,你所在的世界就是一天而已。”许文强听见这话,松了一口气,还好,他就怕以后在异世界时间呆久了。

  • 无限战途不速之客

    紫落花的毒性发作时,正是傍晚时分。景崴伏在厚厚的草皮下,汗如雨下,身上黏糊糊的,特别是胡须和头发,本来就是乱糟糟的。黏满了草叶树根,简直难受的要命,毕竟有五百多天没有剪发,刮胡须了,换算成这个该死的两极星纪年,就是四个行星年了。身上的麻痒感渐渐退去,肌肉慢慢变得僵硬,景崴知道在五分钟之内,他的呼吸会

  • 海贼之万界礼包七寸三寸

    眼看着庞然大物扑向自己,地面一块已被阴影笼罩,唐小斐疾步退后靠在了树干上。“唐小斐,快跑!”唐小斐本人还没有紧张,处在危险状态的洪翌超倒是先紧张了起来。他太了解唐小斐。唐小斐是个太过镇定的人,所以这会儿她已经开始计算如何才能在巨蟒扑上来的一瞬间逃到安全的范围区,她的子弹应该打到什么地方,以及陆静妍现

  • LOL:混就完事了在线阅读再见,新宿(修)

    次日。都立新宿山吹高等学校。“哎呀,御神同学,这一年来真是多亏了你啊,要不是你,我们学校的不良少年们,哪里会好好学习呢?”办公室里,年级主任拍了拍小变态的肩,大加赞赏。他还不知道小变态即将离开山吹的噩耗,也不知道新宿的大宝贝们即将迎来放飞自我的春天。小变态温和的笑着回答:“这是爱的感化,与我无关。”

  • 都市之悠闲生活第1章在线阅读

    康定六年春,浴佛寺。正是一年好风景时,浴佛寺车水马龙,看景的,求签拜佛的,思/春的少男少女也都来了此地热闹热闹。楚妍刚刚气走所谓的‘妹妹’,然后抽噎起来。“真是上个香也不得安生。”楚妍心中叹道。自从楚妍父母在江南县城病逝,祖父母也是早亡,所以孤女只得回了本家宗族。后来作为楚家宗族最为出息的一脉,也就

  • 醋精前夫又翻车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要杀了那混蛋!!”知书生气的说,眼泪不由自主得掉了下来。“你们两个又怎么了?”抚琴有些不耐烦道“每次你都这么说,那他岂不是早死了?”抚琴翻了翻白眼,接着坐在沙发上看书。入画知道知书不喜欢自己,只是站在房门口,不说话。“姐,你在说什么,你还是我姐吗?”知书瞪了抚琴一眼,眼里十分不满。“我当然是你姐

  • 听雨箓在线阅读第七节

    神不守舍的杨凯在一棵树下休息,不知不觉之间,睡着了。胸腔均匀的起伏,看来他是进入了深度睡眠,在梦中可以不用经受内心的煎熬,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他在梦中…所处的位置是一个逐渐分崩离析的黑色空间之中,现在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随着镜面般的空间一起破碎,然后坠落。还有一条路,只要往前踏一步,就能走到与上一条

  • 桃花坞下见森禾之暗生情愫

    听到火狐这样说,吴生一边观着火狐的动态,一边挪过去捡起书箧来,一步三回头,生怕林中的妖怪又找他麻烦,就这样,担惊受怕地回家去了。而火狐,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滴下三滴泪来,又向之前那样瞬间化为烟雾不见了。其实,那几滴泪珠并不是完全消失了,而是像第一滴泪珠一样,统统钻进了她的心底里。其实,在沐风邀请看“一

  • 都市魔少之逆转洪荒在线阅读第五节

    门外传来厮杀的声音.宫歆赶紧上前,走到门口,柳珊珊也跟在后面,没有说话.“保护雪域王!外面传来死士的吼声.“对了,这位小兄弟,你得走了,不然会有麻烦的.说着,宫歆拉着柳珊珊,跑到了房间后面,“你看见那个紫色的门没?一直往前走,就可以出去了,离开这里.说完,使劲的推了推柳珊珊.说完,宫歆突然想到了什么

  • [综]被我追求过的男人都来追求我了之第八章

    “再问你一遍,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鬼的存在的?”女孩勉强调整了呼吸,气若游丝:“你说你眼镜能检测热源的时候。”“那时候你就看见鬼了?”“没有,只是猜到有鬼。”“……我想,你应该不介意分享一下你的经验。”天照握着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小刀,刀面轻轻地贴在了她的脸颊,“对吧?”“系统不允许携带能打破**平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