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四喜临朕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小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司蛮从山上小跑下来,吐出一口浊气,神清气爽。

“居士快擦擦汗,莫要着凉了。”邢李氏说着话,旁边的小丫鬟已经机灵的送上帕子。

司蛮一手接过,擦了擦脖子:“备水,我要沐浴。”

“奴婢刚烧了水。”另一个小丫鬟从厨房里钻出来,脸上还沾了些黑灰,说话倒是口齿清晰,许是受到的磋磨不少,才养成了这般早熟的性子。

邢李氏帮着将水提到了房里,司蛮很快洗了个痛快澡。

换了一身青袍,挽起长发,用一根玉簪簪入发中,戴上佛珠,拿上手串。

“得去法会了。”

司蛮眯着眼看着两个新得的小丫鬟:“你们可有名字?”

“没有名字,大伯随意取了个名叫花儿。”

“奴婢也是,爹娘叫我三丫。”

这俩说是名字,倒不如说是用来称呼的代号,可见这两个孩子在家中的地位多低了。

“如今正是初夏时分,日后你们便叫谷雨与立夏吧。”司蛮也是个取名废,直接用二十四节气来命名了。

“谢居士赐名。”两个小丫鬟很快领了自己的名字。

司蛮点了递帕子的谷雨:“你跟我一起去法会。”

“是。”谷雨心中一喜,小跑着跟了上去。

立夏虽然有些失望,可看看这干净整洁的院子,又觉得比起那些不知前路的女儿们,她又是那么的幸运,她看见邢李氏从厨房里端出木盆,连忙凑过去:“我与娘子一同洗菜。”

邢娘子看着手脚麻利的立夏,也满意的点点头。

另一边,司蛮带着谷雨去了做法事的会场。

住持带着几个掌院早已忙碌了一早上,看见司蛮来了,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可到底司蛮除了是居士外还是县主,她们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些什么。

林嬷嬷看见司蛮来了,顿时眼睛一亮,小跑着就凑了过来:“居士可算来了。”

“劳嬷嬷久等。”司蛮说着话,就看见林嬷嬷身后,一个穿着布衣的女子怀里抱着个襁褓跟了过来:“这便是府上的姐儿?”

“回居士话,这正是府上的姐儿,这是姐儿的乳娘裴氏。”林嬷嬷从乳娘怀里接过襁褓。

司蛮凑过去,挑起襁褓的盖面,看了眼里面熟睡的孩子。

不由得蹙眉。

这孩子看着格外的小,且脸色发黄,胎发也不怎么好,看起来就像个营养不良的,可林府好歹官宦人家,怎么可能缺个奶娃娃的嚼用,看来是这孩子天生体弱了。

这么看着,更有些可怜了。

“这边人多杂乱,还请居士随我到旁边禅房休憩,待法事开始,再麻烦居士带着姐儿出来。”林嬷嬷抱着孩子,跟在司蛮身边,将司蛮引往旁边还算清净的禅房。

司蛮倒不急着走,反而伸手:“将孩子给我抱着,不是说要聆听我的教诲么?”

林嬷嬷顿时一喜,美滋滋的将孩子递给司蛮。

司蛮抱着小襁褓,一开始还有些僵硬,不过前世里后妈生的那个弟弟,她抱了不少回,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当年的感觉,熟练的一手托着孩子的小屁股,另一只手虚虚的揽着,那姿势看的林嬷嬷眼皮都在不停的跳,她们抱孩子的时候,恨不得用全身力气搂着,生怕摔了。

“走吧,带我去禅房。”

“是,请跟老奴来。”

门外拐角处。

林如海正在交代林忠一些事情,柳公子的出现让他不得不堤防,他或许还有暂留几日,林忠他们却需要先回扬州部署,而且等回去后,去年的盐税的账本也该到了,税收也该收上来了,到时候还得将那么一堆银子运回京城去,还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

前世贾敏未死,后宅倒不需要担忧,如今却比前世还要艰难些。

不过他也不惧就是了……

“大人,林六的线报来了,柳公子果然离了蟠香寺就上了百花楼的船。”

林如海摆摆手:“咳咳咳,让六儿回来吧,无需再跟了。”

林忠有些不明所以,林如海却不准备再解释。

“咦?我娘怎么来了?这会儿不该在前面么?”林忠这个憨憨抬头就看见自家老娘笑的像朵喇叭花似的,时不时的回头说句什么。

林如海下意识回头,然后看见林嬷嬷领着一个穿着青袍的女子从拐角处走出来。

那青袍女子面容娇美,行走时弱柳扶风,可偏偏神情淡泊,带着出家人的出尘,怀里抱着一个眼熟的素色襁褓,许是感受到了他们的目光,那青袍女子转过头来,目光淡漠的看了过来。

林如海莫名呼吸一窒。

这是一种身体的自然反应,就好似在野外时被大型野兽盯上时,人也会不由自主的绷紧身子。

林如海瞬间想到这个青袍女子的身份。

清阳县主。

“那是林大人?”司蛮问林嬷嬷。

刚刚没注意这边的林嬷嬷也看了过去,然后就看见自家儿子站在老爷面前笑得傻兮兮的。

“原来老爷在这里,瞧老奴这眼神。”

“无妨。”

既然遇见了,自然要打个招呼。

林如海带着林忠快步走过来:“下官林如海见过清阳县主。”

司蛮上下打量这林如海,不得不说,这林大人看起来倒也清隽俊朗,一身书卷气,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就是面色微白看起来不甚康健。

“我乃出家人,大人不必多礼。”

林如海直起身时下意识的再一次看向那双眼睛,可此时却只看见一片澄澈,再无之前那种感觉。

“林大人,关于这个孩儿我有几句话要说,不知大人此刻可有空暇。”

“自是有的,居士请。”

司蛮点点头,也不和林如海客气,直接转身看向林嬷嬷:“带路,去禅房。”

林嬷嬷连忙在前面引路。

不多时就在一处禅房坐下了,禅房内的丫鬟连忙上了茶。

司蛮将孩子还给林嬷嬷,许是知道换了人抱,孩子皱着眉头哼哼唧唧半天,最后秀气的哭出了声,林嬷嬷摸了摸尿布,干爽爽的,心想怕是饿了,连忙让裴奶娘抱下去喂了。

等坐下来,司蛮先喝了口水,姿态潇洒又自然,看的林如海不由得怔忪。

“我知你所求。”

司蛮不是笨蛋,林嬷嬷昨天那些话就暴露了林如海的迫切。

“只是我却不知林大人为何会选中我,想必林大人该是知道我的事的,再过几个月,我自己的前途都未卜,到那时,说不得是我连累了贵千金才是。”

司蛮的话爽快又直接,直接把林如海轰懵了。

司蛮看着林如海似乎被震惊到了,也不着急,继续端着茶杯喝水,早上多跑了五十圈院子,这会儿正渴着呢。

过了好一会儿,林如海才回过神来。

他轻轻咳嗽一声,双手抱拳:“县主乃是圣上钦点之县主,身份尊贵,怎会前途未卜,县主莫要妄自菲薄才是。”

“你真是这么想的?”司蛮没想到这林如海倒是挺天真。

林如海点点头。

“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就答应了,只是……我有一个请求。”

“县主请说。”

“若有一日我真的落难,还请大人帮我一把。”

林如海不知道为什么清阳县主总觉得自己未来会落难,但是并不妨碍他做出承诺。

他郑重的点头:“好。”

接下来的法事做的十分顺利。

司蛮抱着素色的襁褓,以教养长辈的身份出现在法事中,送了贾敏最后一程。

林如海看着那抱着孩子的身影,明明瘦弱,却挺直脊背,整个法事间,这位县主一直都不假人手亲自抱着孩子,只有孩子饿了尿了,才会让奶娘接手,是个意外认真执着的人呢。

“老爷。”林嬷嬷为林如海添了茶。

法事已经进行了一天,所有人眼睛都熬的有些红。

林如海指了指司蛮的方向:“给县主上点心。”从早晨到现在,孩子几乎都在她的怀中,想必累坏了。

司蛮得了点心,面无表情的拈起一块吃掉。

啊,有点后悔啊。

真是太尼玛累了啊,但是答应人家的事情就要做到。

等法事结束。

司蛮将孩子还给林嬷嬷,自己则是盯着林如海:“答应我的事,还望大人记在心中。”不然就真的太亏了。

“必不会忘。”

***

只是林如海也没想到,自己实现承诺的机会居然来的那么快。

三个月后。

午后,天空还下着雨。

位于扬州的巡盐御史府内,林如海的面前坐着的是林氏宗族的族长。

也是宗族内唯一一个算是长辈的存在。

前世他与宗族并不亲密,他的事情宗族几乎都不知道,以至于一直到他去世,黛玉扶灵归乡,林氏宗族才知道这些年他的情况,这一世他回来后借着贾敏丧事与宗族重新联系上了,这宗族的族长自然就登门了。

“韬儿明年下场,他资质不错,想必能有个不错的成绩。”老族长双手捧着茶杯,脸上挂着憨厚的笑。

“离下场还有好几个月,不若让他到扬州来,我指点一番。”

老族长要的这句话,顿时高兴起来了:“好,这事儿我回去与他母亲说。”

林如海还想关照些什么,就听见敲门声。

“进。”

林忠推门而入,脸色有些怪异。

“怎么了?”

林忠连忙拿出一封书信交给林如海:“刚刚一个小丫鬟送来的。”

林如海面露疑惑的接过信展开一看。

只见里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扬州城外,三十里亭,速速来寻我。清阳字】

延伸阅读

花妖客栈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limeike.cn/69kv.shtml
陈恪回到家中之后,已经快要中午了,手臂还有点发酸发涩,想来是刚才用力过猛了,揉了揉之

女娲娘娘,我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meilimeike.cn/bzh0.shtml
话音刚落下来,古刀就俯冲而上,几近一个眨眼,他便来到了许林的面前,大刀被高高举起,周

张云雷只想看着你之坑爹的土地爷(2)  http://www.meilimeike.cn/y6pf.shtml
“你……你难道是土地爷?”肖岚想来想去恐怕也只有古代名著《西游记》中这一经典的设计符

穿书后我重返十七岁[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meilimeike.cn/siim.shtml
紫兰轩的后院十分幽静,完全听不见前庭丝竹乱耳之音。云绰跟着引路的女子一路穿过庭院,袅

国家机器[末世]之二夫人  http://www.meilimeike.cn/g1y6.shtml
第二章难道孟家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楚乔乔皱着眉头想着,可是又觉得这个想法不对。孟家是

竞技巅峰[重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limeike.cn/dt6e.shtml
【第3章-一起去枫叶湖】美妙的假期“看样子它似乎不大愿意离开。”夜风舞把MOKA使劲

上完恋爱真人秀以后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meilimeike.cn/6ccm.shtml
一起进到班级里面,前方有个女生冲了过来猛的冲过来包住贺倾城然后扭头看向了站在旁边的叶

天地玄溟之大九洲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meilimeike.cn/6bf3.shtml
幸村正在扫视冰箱里的食材。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晚饭通常是比较随意的,大多是简单的蔬菜

平静的喵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meilimeike.cn/nj67.shtml
“在哪呢?”秦风还是没有看到。从小玩捉迷藏**,阿紫妹妹就从来没有输过。“我在这呢?

行尸走肉之万界进化请回去上班  http://www.meilimeike.cn/dqzq.shtml
“老板不是道不道歉的事情,是我想要有更好的发展。”“哎,江平你不要得寸进尺了好不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佳木成乔在线阅读第三节

    男孩醒来,看着周围的一切,感到很新奇,他看着眼前的人,看着好像比自己大两三岁,而且自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和他早就认识一样。“喂,大哥哥,你叫什么?”男孩问幽。“太子殿下,我叫幽。”幽拱了拱手。“什么太子殿下,你认错人了吧,对了,我为什么在这里?”男孩问。“殿下,您确实是太子,是我第一皇朝最

  • 以魅为尊在线阅读第四节

    ——“叮——!系统提示:任务栏任务更新,请及时查看,避免任务失效!”“任务?又有任务了,真爽!”接着,晨迫不及待地打开任务栏。任务二:小试牛刀,十二个小时内击杀木叶森林中的野猪王,任务成功奖励经验*20、金钱*10,任务失败惩罚等级下降一。看了任务,晨稍作休息就前往木叶森林,即使没有任务晨也打算去木

  • 大秦:我传承了白亦非第7章在线阅读

    做好这些,元阳道人站在船头,向月麟天一抱拳,爽朗的笑道“多谢月村长如此配合。”“哪里哪里,先生回宗后,一定要多多照顾我家二儿月武才是。”月麟天抱拳回敬道。“一定!”元阳说着,转头看了月武一眼,心中暗道一声:我要能照顾反而还好了呢,如此天资,就算我想照顾,门内的那几个老怪物都不会答应。月灵看见这样的一

  • 综从万万开始,和男神谈恋爱之海伦邀约

    顺着阶梯走出地窖,有一条长长的走廊,一个个圆形的拱门将室内外面的草地分割开来。由于刚刚下课,走廊里的学生三五成群的走向餐厅。哈利一个人,手里拿着坩埚用具和课本,缓缓的通过走廊向格兰芬多塔走去。他要先把这些东西放回宿舍。“哈利,等等。”海伦叫着,向哈利跑来。哈利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向海伦问道“有什么

  • 爱情公寓:开局夺舍张伟在线阅读第2章

    这下李天彻底蒙圈了,怎么又来个景天,虽然他的确是个假的,可是难道这世界还有个真景天不成?那唐雪见怎么就一口咬定自己是景天?五号果然与他心心相通,主动回答:“没错,真景天确实存在,你不过是老大的替身。至于唐姑娘见到你会不起疑,那当然是老大神通广大呀!”李天暗翻白眼,真是无时无地不为它那老大拍马屁!但想

  • 来自星域的猫之立约为证

    次日清晨,唐少霖刚起床,便冲去叶凛院子,他进院子里,叶凛正坐在院中的一株梧桐树下。此时天气尚早,太阳才刚刚冒头,初升的旭日给院子抹上了一层暖色。叶凛闲适地坐在树下的石椅上,正微侧着脸,望着身边桌上的一盘棋局,眉头微皱,像是在沉思。白色的长头被束起来,发辫披散在肩上,一缕缕闪闪发亮,霞光映照之下,那满

  • 男配是我前男友在线阅读第9章

    就在几天王罡就对黎轩交代过,让他在几天之内都不要太消耗体力,更不要去修习风之舞!这风之舞虽然是比较低级的体技,但是这毕竟也是体技啊,所以每施展一次风啸,黎轩都会将自己的体力消耗将近四分之一,所以说,风啸黎轩在一天之中最多也只能施展四次!这还得是在体力充沛的前提下......听闻这边传过去的声响,王罡

  • 铁拳无敌在线阅读武器—绿魔蔓藤之杖

    枯木杖生长出的一条条蔓藤中,有一条颜色特别深绿的蔓藤直直刺破了钟书良手臂的肌肤,如针一样扎进了钟书良血管里,钟书良除了感觉到疼痛以外,刚刚的疲倦与窒息的感觉也一扫而光。蔓藤刺回钟书良的血管之后,绿色的宝石发出阵阵绿光,周围的一些树木不停的飞出绿色的小光球向绿宝石飞来,被绿色宝石吸收回去,此时钟书良完

  • 天衍传奇在线阅读第5节

    光头佬还是没有说话,不过手中的西瓜刀却是越攥越紧。江楠瞧着对面壮汉的神色,火上又浇了桶油:“死光头仔,你不会真怕了吧,你这么怂还做什么老大啊,来给我端尿盆吧,待遇从优哦。”一直忍着怒气的光头佬,心中有了后路之后终于也忍不住了,回头大喊:“妈的,二狗子,打电话多叫点人,兄弟们给我上。”见状,这边两人也

  • [龙族]不爱你异兽1/2(求收藏 求鲜花)

    “在想什么?”骨放好剑齿虎来到仓的身边疑惑道。“没什么,就是感觉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来到这里已经十年了。”仓转身,遥望远方道。骨也看着仓遥望的方向,语气有些沧桑地道:“是啊!一转眼就十年了,十年前我们就是从这个方向带领残余的部众从远方迁移到这里。”仓和骨两人看着远方,仿佛正看着十年前的一幕幕。“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