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蝶屋boss参上你大爷的

作者:群青月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最好想清楚,下面该怎么做。”

说完这话,陆玄眼中瞬间划过一缕冷意。

耳旁似是拂过一丝凉风,听完话的姜半夏心颤了一颤,她敛了敛目,大脑快速的转动了起来。

自己眼前这混蛋肯定不简单,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她初来此处,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什么倚靠,而对方能有这种气场,还是个太监,这人的身份定然身处高位,她一没钱二没权三没靠山,想要出了山谷后过的不错,与其冒着得罪这死太监和其同归于尽的风险,不如先按兵不动,提前买股。这股要是发展不好,届时拿到解药的她再把人踹了就是,可若是发展好,她也不枉遭了这么一通罪。

大丈夫尚且能屈能伸,她一个女子,忍受些苦也算不得什么。如此一想,姜半夏心底顿时有了选择,这让她原本无所畏惧的眼神软了下去,“你想要做什么?”

对方的反应似乎达到了自己的预期,话语也没了之前的强硬,但陆玄心底却莫名的冒出了一股怪异之感,他抬眸看了一眼姜半夏,没有说话。

姜半夏被这么盯着,自己心底的那些算盘仿佛被人看了个遍,她连忙动了动自己的身子,从床上爬了下去,“别这样看盯着姑奶奶看。”

说着说着的姜半夏理了理自己的衣角,“姑奶奶也想明白了。”

“既然救了你,那就救人救到底,但话说在前面,你事后必须给我解药,还要安顿好我,要不然姑奶奶赖你一辈子你信不信。”

陆玄看着强装镇定说出这么一番话的姜半夏,倏尔笑了。

姜半夏觉得自己受到了嘲笑,“你笑什么笑!”

陆玄眨了眨眼,嘴边的嘲讽很快收了回去,只见他脸色沉了一沉,再开口,却是冷声道:“出去。”

这表情说变就变,姜半夏一愣,“什么?”

“打盆水过来,我要洗漱。”

“洗漱?”姜半夏神色一滞,很快反应了过来,“你这是在吩咐我?”

身体虚弱,陆玄重新躺了回去,直接阖上了双眼,没再多和姜半夏废话。

姜半夏在一旁看着,未免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喂喂喂,刚才我的话,你要是不否认,我便当你默认了啊。”

“诶,说话啊你。”

一直没有回应,这让姜半夏有些尴尬,她轻咳了一声,转而给自己挽尊道:“要我伺候你也行啊,反正事后你不亏待我就好。”

“我跟你说,你现在身上的伤这么多,没有我你肯定死定了,你要是再敢过河拆桥,我一定给你好看,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治不了你。”

全程就自己在唱独角戏,姜半夏脸色有些难看,不过看着床上脸色比她还差的某人,她心底的不满却是又不得不努力往下压一压。

行。

可以。

反正她也废了那么些精力,总要有些回报,她等得起,她忍。

等你好了,她再跟你慢慢算!

这么一想,姜半夏倒是很快便出去了,只留下了陆玄一人在屋内。

而几乎是姜半夏前脚刚走,陆玄后脚便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他的眼中此刻不仅全然没有一丝的疲惫之意,反而十分敏锐。

说起来,他的身体确实还是虚的,这点不假,但这并不妨碍他检查自己的情况。

自己浑身最严重的伤是小腿,被宫内特制的暗器所伤,暗器上带有倒钩,所以他把暗器□□时,可能直接伤了内里,以至于现在小腿动起来十分吃力。

他的后背和左手各有一道刀伤,后背的要轻些,左手的较为严重,除此之外,整个腰上腹间也各有一些创伤,但和小腿处比起来,却是不值一提。

这里应该是崖底,虎口崖地势险要,除了前山有路,后山便是断壁,想要下来,恐怕没那么容易。这就意味着,那群想要杀他的人想追来,至少一两天内不太可能,可这也同时意味着,他的人想要找到他,也并非易事。

屋外的女子没有功夫,似乎会一些简单的医术,行为粗鄙,却不似宫内女子般死板,解决起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眼下当务之急,是如何离开这里......

清晨山间的空气十分清新,四周充满了一股香草的味道和鸟儿的啼叫声,屋内的陆玄沉着脸分析着自己的局势时,屋外的姜半夏也没有闲着。

她一边在茅屋旁的溪边接着溪水,一边看着水中的自己出起了神。

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之前她还能欺骗自己不是穿越,可经历了昨日的事,再加上濒临死亡的那一股真切感,姜半夏已然放弃了挣扎。

既然认了命,她要考虑的东西便不仅仅只是眼前。

人是群居动物,她这一辈子不可能一直耗在这里,总要出去,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也不知是何缘故,竟真的在这处茅屋中生活了十几年,家里除了草药和一旁的菜地外,什么都没有。她今后若是出去,定然不能指望这些东西。所以,无论怎么看,屋子里的那个人目前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是,那人阴晴不定的紧,就连她救了他,他都能恩将仇报给她喂毒,由此可见这人的防备心,不是一般的重。她若是指望这个人,不亚于与虎谋皮。

然而,眼下的她却是又没得选择,至少,在新的希望出现之前,她不但不能把这人彻底得罪,还得试图从两人的谈话间找到一个平衡的支点,要她完全伏小,这绝不可能。

想到这里,姜半夏甩了甩自己手上的溪水,把早已接好溪水的水盆从地上端了起来。

从出门到再一次回屋,姜半夏其实并没有花多少时间,但谁能想到出门前还好好躺床上的人,等她回来之时,却是变了一番模样?

看着试图从地上站起来的陆玄,姜半夏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她几个大步走了过去,把人就着胳膊给扶了起来,“你那腿你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还敢动?你不要命了!”

出门前对自己都还骂骂咧咧,回来就立马变了一个态度,不仅不怕他了不说,还敢指责了起来。转变这么大,陆玄皱了皱眉,瞬间扣住了姜半夏的手腕,戒备道:“你想做什么。”

看着人这么防备自己,姜半夏气笑了,“我能做什么?”

“不是你让我给你打水?”

“不是你大爷一样的使唤我?”

“你不想活,姑奶奶还想活,你要是现在把解药给我,你看我还管不管你。”

听着这话的陆玄脸色顿时便黑了下去。

姜半夏把人强制的按回了床上,轻嗤了一声,“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我小命都还在你手里,我能耍什么花样,真的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姜半夏这话说的毫不客气,她之前便察觉到了对方的戒备心无敌的重,只是没想到就连这种小事,这人都能紧张成这样。

身体被人按着,听完对方的话,陆玄额前的青筋不由自主的跳了跳,“闭嘴!”

头顶着某人要杀人的眼光,姜半夏的手下意识的抖了抖,她死撑着看了人一眼,“这么凶干嘛。”

“我又不是要害你。”

“水都给你打来了,不过是说了你几句,你还要怎样?”

做了这么久的九千岁,喜怒不显于色的陆玄早已忘了暴怒是什么感觉,然而此间自他清醒之后,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眼前这名女子挑起怒火,这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姜半夏最后这句话,仿佛当头棒喝,他的理智瞬间回归,脸上的表情也很快恢复了正常,“出去。”

“让我出去,你自己洗漱?”姜半夏看了人一眼,“得了吧,浑身是伤,你要是想快些离开这里,就给我好好在床上躺着。”

她转身拿起帕子给拧了起来,“此处条件简陋,真需要什么,你说就是,不要乱动,不然你这伤,猴年马月都好不了,我可不想一直伺候你这个大爷。”

帕子很快就拧好了,姜半夏转过了身子,看着床上的人问道:“想擦哪里?脸还是......”

“你!”眼看着姜半夏说着说着就要上手了,陆玄话语一噎,连忙别开了自己的脸,“拿开。”

“不要让我再说一次。”

她都亲自给人拧帕子送□□,这人竟然还不领情,姜半夏神色一滞,气的将手中的手帕往水盆里一甩,“你这人搞什么,让我伺候的是你,现在不要的也是你,你什么意思啊!”

陆玄活了二十几年,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大姑娘看见男子的身体脸不红心不跳的,见姜半夏不懂他的意思,他反笑道:“什么意思?”

“我要如厕,你也要看?”

“如什么......”姜半夏本想说如什么厕,可话说到一半,意识到如厕是什么的她顿时便噎住了。

见人终于还有点反应,陆玄的脸沉了沉,“还不走?”

没想到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离开是因为生.理需求,姜半夏有些尴尬,但看人又要赶自己走,她不得不有些担心又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陆玄的下半身,试探的说出了让陆玄险些没气炸的一句话——

“不...不是。”

“你你...这样子,真不要我帮忙?”

延伸阅读

疾风酒娘子之刺身恶人(六)  http://www.szhlwls.cn/d3ux.shtml
回到火锅店,刚好是人少的时候,几个人去了天台,四个男人三支烟,唯一没有抽烟的竟然是乔

[综武侠]江湖遍地脑残粉在线阅读葡萄芬达快还钱!  http://www.szhlwls.cn/gnar.shtml
越前龙马出南口走了一段距离后,停住脚步。左前方是一个废仓库,右前方是一个小卖部,再多

女配富有又迷人(快穿)第三章  http://www.szhlwls.cn/phs5.shtml
第三章管他叫什么惜,沈易欢都没兴趣听,开学第一天就“得罪”班主任她自认倒霉,等她转身

相遇终有时之第三章  http://www.szhlwls.cn/b7fd.shtml
心里这样想,但嘴上不敢这么说。鱼容很郁闷,真的非常非常的郁闷。前几天从悠哉的日子变成

洪荒之吾为帝江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szhlwls.cn/ecw.shtml
第七章苏涵并没注意到莫凡,直接向前走了一步,恰巧两个人撞在了一起。嘴上传来的触感,让

都市之幕后boss之第十章(10)  http://www.szhlwls.cn/y8l8.shtml
滚烫的鹿血径直喷洒在卢若渝的脸上,她怔了怔却仍旧加大了力度。断木枝死死插进暴躁狂怒的

风月千载似旧年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zhlwls.cn/6yaz.shtml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

ocean之倚翠阁  http://www.szhlwls.cn/b1gh.shtml
大照国的民风相比之下更像咱们熟知的唐朝,相对来说比较开放,女子的地位也较高,可以三两

道长弯否?在线阅读收服何健  http://www.szhlwls.cn/pnh3.shtml
何健被这大耳刮子扇的有点懵,自己称霸西城这么多年,谁敢太岁头上动土,反了你了!“他妈

樱漫天之出院(5)  http://www.szhlwls.cn/xm4f.shtml
“圣哥啊!你说我们在饭店这么打他们能不能被他们阴了啊?”“我也不知道,如果他们要打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问鼎异界第7章在线阅读

    麻生睦月还记得自己跟凤长太郎初识那时,她在他家失控了一场。也许是那几天心情不好没怎样进食,当天早上她就只喝了牛奶,去到凤家跟凤长太郎相对着没多久就觉得难受,头昏脑胀的,又不想在陌生人面前示弱,便装作有点事出去外面找远一点的洗手间洗把脸休息一会。在狭小的四方形空间里待着比在书房跟凤长太郎一起要安心,也

  • 网游之坏蛋传说第九章

    灵伊的情况对外只能说是几年前受了伤,心脏很脆弱。卡卡西却隐约觉得不止这么简单。“老师,灵伊真的只是因为受伤吗?”“啊,是。”卡卡西沉默。水门当然知道以卡卡西的聪明肯定会怀疑,只能说:“她身体比较特殊,其他的你就不要再问了。你们三个平时多关心关心她。”……几天后。灵伊听说琳是医疗忍者,便请求她教自己医

  • 三生三世花似锦在线阅读第9节

    这边和月沉吟这么闹着,那边土豆泥的消息过来了。【私聊】土豆泥:回来了?苏青青鼠标一移,叉掉。【私聊】土豆泥:别装死,我知道你在。你头上的挂机符号不见了。……【私聊】土豆爱上土豆泥:嘛事?感觉出了苏青青对他的不甚热情,叶朗也是有苦难言。这件事说到底不关他事,叫人一起来揍人的是叶昭,叫人留下当固定队的也

  • 辉光异迹在线阅读武当山下猪七侠6(修文)

    两人到的时候,独孤求败正与拓跋思南论剑。一旁的大雕见唐一菲到来,率先表示了欢迎,只见它张着一对翅膀,奔跑过来,一翅膀把唐一菲搂在怀中。还学着独孤求败的样子,在唐一菲的脑袋上来回蹭啊蹭。唐一菲忙道:“雕兄,快放开我,我给你带了好吃的。”大雕闻听到这话,翅膀拍的更用力了。笑点低的宋甜儿又笑得直不起腰来,

  • 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 [获奖作品]第5章在线阅读

    “学生仔,你要去哪里?”保安走过去,这个学生仔已经站在刷卡处很久了,久到他都忍不住了。“我要进去。”穿着灰色运动衣的女孩抬起头,露出姣好的面容,保安看到后呆了呆,他在谢氏大楼也工作了好些年头,难得看到素面朝天的女孩,还那么好看的。耳畔持续不断地响起刷卡声,苏酥看着保安胸前的卡片,认真地问:“能借我用

  • 旷世战迹在线阅读第10章

    同众人一道回府的还有云兰坊派人特意遣送来的华服衣裳。云兰坊内现有的一些存货都给一同送了过来,足足装了两辆马车。秦莲一下马车就见状元府里的不少伙计帮着云兰坊的人卸货,所以锦衣华服一件儿一件儿的往里送。沈秦氏见着前厅这么大的动静儿,一时没忍耐住带着手底下的婆子跟了出来。“朗儿,这是???”秦莲一看车夫的

  • 黑白来看守所之五栋乖宝宝楚无邪要打工?

    古语素有春困秋乏之说,秋日午后是个适合睡觉的日子,不过,“砰”一声闷哼,一个明显坏学生打扮的人数着手里的钱,“啧,一共才只有一千三百块,太少了,不过也总比没有强吧。”忽然,他的裤脚被人抓住,一张鼻青脸肿的的脸艰难的挣扎哀求道:“这个钱是我一个月的打工钱,请还给····”还没说完,又被一脚踢开,不良少

  • 末世之择日再死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种设置在角落的偏门,通常都让下人或者是送货卖菜的挑夫走的。白清清和白澈从没走过,他们两人一个是狐王的掌上明珠,一个是年轻一辈的翘楚,走到哪里都是别人敞开大门,恭恭敬敬的请他们进去。今天这事倒是新鲜。其实今天一天的都是遇到一些新鲜事,比起他们一年的经历都要多。从中蛊,解蛊,调查妹妹的失踪,请山神,到

  • 翻盘2002在线阅读第3章

    春燕和香梅还愣着,沈青洵神色一凝,已快步推开两人进了房中。觉察到里屋门有异样,直接一震推开。看向屋内,一地四散的碎瓷。宋初渺的身形瘦小又单薄,面白唇干,长发未作梳理,随意散着披在肩头。无助可怜的模样,眨了眨眼,看他。沈青洵低头,见她赤着足,就站在一堆锋利的碎片中间。心口一紧,忙上前将人一把抱起,放在

  • 傲慢与偏见之天空书店在线阅读第四节

    水陆大会的场子铺开,堪称赫赫扬扬。玄奘本人相当能看,玄奘本人的佛学素养也是相当的渊博,至少全副打扮了在那里,正襟危坐,无论是念经还是说法,都挺能唬人的。至少是能唬住不懂佛学的人。——看着自己斥巨资做的法事的盛大场面,想着在阴间能够得到超度的亲友团,就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什么的,这种思想当然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