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想红的方式挺特别打脸,第一弹

作者:澜桥映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朱肥肥:终于等到这一刻!

他已经深深地记住了林小宝房间的位置!

其实本来就算是农村,人们的住房不那么紧张,一般也不至于一人一个房间的,小孩子多的人家常常是挤在一起睡的。

但林家可不是“一般”的人家!

冯爷和冯奶住了一间,剩下的就和村里大多数人家一样,但谁让他们家有可以压榨的对象呢?

老大家有两间房,老大夫妻住一间,林国旗林红旗兄弟俩一间。

老二也有两间房,但因为老二先前当兵,不在家,就分了一间屋,一间偏房,也就是放杂物的地方。

老二夫妻回来后,因为孩子还小,家里也有不少杂物,就一家四口住在一间。

而在老二夫妻去世后,好屋自然是收归公中了!

当然也不能让林长远兄弟俩没地方住,这才把塞满各种杂物的偏房收拾出来让他们住。

那屋子冬冷夏热还漏雨,林长远林长安搬进去的时候,一个9岁,一个3岁。

剩下的老三夫妻住一间,本来林小玲和林小宝也是住一间的,但一方面林小玲也大了,过几年就可以说婆家了。

要是让人知道还和小舅子住一起,自然是不好的。

这另一方面,当然是老太太宠林小宝了!

林小宝现在住的,也自然是原属于老二家的一间。

林小宝自己一个人住,房间里藏得都是自己的宝贝,本来是极其方便的,现在,自然也是极其方便的。

青天白日之下,一团白影闪过,让人以为不过是太阳晃花了眼。

朱肥肥跑到林小宝房间,将林小宝的宝贝翻了遍。

林小宝自以为掩藏的很好,在朱肥肥眼中却连小儿科都算不上!他藏东西的时候,林小宝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什么木枪啊、小玻璃瓶啊、弹珠啊... ...

...

嗯... ...

朱肥肥看着满地的垃圾,哦不,是林小宝的宝物,觉得有些脑壳疼。

不过这在当时,尤其是小孩子的眼中,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家当了!

朱肥肥唯一还算勉强看得上眼的,就只有几块糖。

小孩子应该都是喜欢糖的,朱肥肥这么肯定到。然后把糖收到了灵府中,剩下的... ...销毁赃物!

做完这一切,朱肥肥觉得自己还是挺闲的,于是顺便东踩踩西蹦蹦那儿挠挠... ...林小宝的房间,就惨不忍睹了。

朱肥肥看看自己的杰作,甚是满意,于是又溜溜达达回了铲屎官的屋。

林长远下地了,林长安被派出去割草,朱肥肥无聊地在屋里打滚儿,然后又出去浪了。

***

林小宝满脑子都是他的糖,玩**输了几局,便再没心情了。

小伙伴们看着林小宝明显不在状态的样子,都是一头雾水。

又输了一局后,林小宝的不耐烦已经写在脸上了,便推脱自己不舒服,匆匆离去。

小伙伴们面面相觑,但随即也就抛诸脑后了。

... ...

“啊——是谁干的!!”

“啊啊啊啊!我的东西怎么全没了!”

可惜事与愿违,林小宝回家后,面对的不是好吃的糖,而是一片狼藉。

林小宝...

林小宝一脸懵逼,并且有点想哭。

他的宝贝,他的糖... ...

...

而此时,罪魁祸首正在草丛里扑蚂蚱,玩得正开心。

不过朱肥肥可以不管不顾没心没肺地玩,林长安不行。

割完草,林长安就匆匆往家赶,还要做鸡食呢!

如今粮食都不够人吃的,自然是不能喂鸡的。偶尔捉点蚯蚓,加上些鸡能吃的类似野菜的草和蛋壳,便是鸡食了。

林长安今天不上课,活儿自然就多起来,反正总不会让他闲着。

只是等他匆匆赶回家,迎面而来的,却是林小宝扭曲的大脸。

“林长安!是不是你!”

林长安睁着迷茫的大眼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还是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对面林小宝气得龇牙咧嘴,“肯定是你!我不就是拿了你几块糖吗!你就直接把我的好东西全拿走了!还把我的屋弄得乱七八糟!你赔我!”

从林小宝的话语中,林长安隐约猜出了些什么,林小宝东西丢了,怀疑是他偷的。

可他下午一直在干活啊,肯定不是他干的!

林长安急忙辩解,“小宝,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不知道啊!”

“呸,有什么误会!你平时装得那么乖巧,没想到这么坏!除了你还有谁会这么做!”

“不是啊小宝,我下午出去割草了,真的不是我。”林长安快急哭了。

“哼,是不是你,我去搜搜就知道了!”

林小宝转身朝林长安的屋跑去,他一定,一定找出证据来!

林长安也放下背篓,急急忙忙跟上去。

林小宝跑得快,力气又大,在林长安屋里东翻西找,弄得乱七八糟,东西也扔了一地。

林长安抓住林小宝的胳膊,脸上满是哀求,“小宝,你别这样。”

林小宝一挥手便挣脱了,“滚开!”

林长安又凑上前,“小宝,真不是我!”

“让你滚开!”

“砰——”

...

... ...

林小宝感觉自己没用多大的力气,林长安怎么就跌倒了呢?

脑袋还磕破了,是不是他在诬陷自己?

林小宝感觉自己很委屈,躲在冯奶的怀里直哭。

但他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体型,林长安什么体型,再加上林长安常年吃不饱饭,能有多大力气?

林长安的后脑勺磕破了,流了点血,冯奶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小孩子打打闹闹受个伤不是很正常?要是这都上医院,那医院还有下脚的地方吗?

农村人一般都这么想,自己结实的很,没事去什么医院,晦气,而冯奶则是舍不得钱。

再说了,男孩子身上有个疤不是常有的事?也没流多少血,冯奶用了把香灰,就止住了。

...

林长安觉得头很疼,他睁开眼,迷迷糊糊的,便见冯奶坐在一边,林长安着实吓了一跳。

冯奶在给林小宝做新衣服,回头瞥了一眼,正对上林长安瑟瑟的目光。

“醒了,就赶紧起来。”

林长安一愣,转头看了看,又摸了摸自己身上盖着的棉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冯奶的屋里,赶忙下了炕,因为头还晕着,差点跌到地上,但冯奶也只是又瞥了一眼。

“奶... ...”

“没事就赶紧回去,累了就歇着。”

冯奶这就有些颠倒是非的意思了,好像给了林长安多大的恩赐!

但林长安明明是受伤了,冯奶却给说成了“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林长安是个偷奸耍滑的!

林长安听到这句话却如得赦令,赶忙出去了。

虽然冯奶的棉被是软的,屋里是暖的,但林长安总觉得不自在,还不如自己的小偏房。

至少在那里,有一个真正关心自己的人!

想想自己的哥哥,为了自己,可以说是受尽了苦,放弃了他应得的一切。

毕竟那时候,他也才9岁。

父母新丧,但他们却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样才能吃饱、穿暖。

林长远真的是一个称职的好哥哥,他把好的统统让给了自己,但自己却还是这么没用!

若是自己不干活儿,那活儿别人也不会替他做,最后还不是要哥哥来帮忙!

他每天都那么辛苦了,至少,自己能为他减轻一点点负担,也是好的!

摸摸后脑勺的伤,虽然还有些疼,但已经不流血了。林长安便转身改了个方向,准备先去把鸡食做了。

...

... ...

秋收已经快结束了,地上的活儿也没有那么多了,何翠翠感觉自己身子不大爽利,便提前回来了。

只是还未进门,却见到自家儿子哭丧着脸,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娘。”

林小宝毕竟还是小孩子,林长安因为他见了血,他自然是害怕的,但他依然觉得自己根本就没用力!

何翠翠被林小宝的样子吓了一跳,自家儿子从来都是家里的小霸王,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何来别人欺负他的份儿?

因此见林小宝这样儿,何翠翠一下子就急了,自己儿子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看他这快哭了的样子,肯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快和娘说说!”

看到了自己的亲娘,林小宝终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林长安、林长安... ...”

...

... ...

林小宝抽抽搭搭地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大概说了,何翠翠一时有些沉默。

其实她的第一反应,觉得不像是林长安做的,毕竟那孩子从小就软的和个烂柿子似的。

但也说不准啊,没准这就是个扮猪吃虎的,见事情暴露了,就用受伤博同情!

不得不说,遗传的力量真是强大!母子两人的想法真是惊人的一致!

何翠翠觉得,还是先去小宝的屋里看看。

...

嗯,不得不说,朱肥肥做事真的非常彻底,何翠翠一看,心里那点些微的疑虑就彻底没了。

自己儿子都让人这么欺负了!当娘的怎么能坐视不理!!

何翠翠去找林长安了,总得问清楚,要个说法不是?

林小宝想拉住何翠翠,毕竟林长安流血了,但不知是出于心里那点什么隐秘的想法,林小宝最终还是没有拦住,却意外发现了躺在桌角的铅笔。

那是林长安的。

林小宝捡起铅笔,咬了咬牙跑出去跟在何翠翠身后。

把铅笔还给林长安,他们就两清了!

***

朱肥肥回来的时候,喜气洋洋,却没想到又看到了自家小豆芽被欺负的景象!

林长安无助地站在一边,手里紧紧握着一只铅笔,死死咬着嘴唇。

而何翠翠站在另一边,插着腰指着林长安不知在噼里啪啦说些什么,只见林长安的头越来越低。

林小宝站在何翠翠的身后,腰板挺直,他已经把铅笔还给林长安了,现在他已经不欠他什么了!所以他理直气壮!

朱肥肥又要气炸了!

他一不在,就欺负小豆芽!当他没脾气的吗!!

而就在朱肥肥打算冲进去的那一刻,再次突然上线的林长安又和他对视了。

林长安一愣,随即使劲眨着眼,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要是这时候朱肥肥冲出来,晚上桌上肯定多一盘肉菜!!

朱肥肥一不小心,再次成功get到了林长安的信号,但是朱肥肥不想走,小豆芽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对面林长安见小猪崽儿还杵在那儿,又一个劲地眨眼,眼泪终于开始吧嗒吧嗒往下掉。

朱肥肥一咬牙,知道自己是不能出去了,否则小豆芽肯定担心死,而且自己的身份还不能暴露,因而终于转身跑走了。

‘不过你放心,我现在就去给你搬救兵!!挺住啊小豆芽!!’

***

朱肥肥太着急了,也没顾得上隐藏自己,不过他的速度够快,一般人倒也发现不了。往往还没等他们看清楚,朱肥肥这只风一般的猪,就一晃而过了。

朱肥肥找到林长远的时候,他正在树下休息,也算是碰巧,周围没有别人。

一开始看到一只飞奔的猪的时候,林长远还是不敢置信的,以为自己眼花了。

朱肥肥不敢在林长远面前大变活猪,因此速度早就降下来了,这也就给了林长远足够的反应时间。

看着那抹越来越清晰的影子,林长远的脸色也越来越差,真是气得想打猪!

是屋门没关好吗!这只猪乱跑出来是怕自己不被吃吗!

朱肥肥可不知道林长远的想法,他急急忙忙扭着小屁股跑上前,用嘴咬住林长远的裤脚,使劲往一边拽。

嗯,这个场景,可以想象一下,和狗在拽自家主人回家时差不多,只是由一条狗,变成了一只猪。

林长远想打屁股的手愣在半空中,这个场景,这个发展方向... ...很迷了。

朱肥肥好半天没见着铲屎官的反应,为什么还不和他走!

抬头却发现铲屎官目光呆滞,仿若走神,真是气得他想说人话!

这个白痴无情渣男种马没良心不要脸铲屎官!!

你弟弟快被欺负死了你知不知道!!!

延伸阅读

福天下炭雕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6nuk.shtml
湖南浏阳福天下炭雕厂,是一家集活性炭产品研发、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环保科技企业,福天下

甲盾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brst.shtml
甲盾加盟详情深圳市甲盾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致力于多媒体音箱领域研发、制造的厂商,其

意佳索家居定制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5tm.shtml
意佳索家居定制总部位于广东佛山。佛山作为艺术区,艺术人才集聚,已形成了广东乃至中国规

千言万语巧克力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b6ne.shtml
南京千言万语食品生产有限公司旗下Doris品牌-中文译为“桃瑞丝”,起源于韩国。KI

红颜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n0jx.shtml
红颜小饰品总部主要经营饰品,礼品,新奇特产品,工艺品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

广百思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gf4x.shtml
随着人们的沟通、生活习惯与工作模式的改变,国内外的产业也逐渐聚焦到开发出更新的技术与

优思科美语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sj3e.shtml
USK12源自美国USK12是基于全美成熟的针对“母语非英语”人群的SIOP教育模式

大华干洗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gy1a.shtml
公司简介本公司创建于一九八九年,一九九九年更名为枣庄市大华干洗服务有限公司(原大华干

泽羽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yvg1.shtml
泽羽保温杯总部原浩路杯业是大型的保温杯、汽车杯、陶瓷杯、办公杯、礼品杯的制作商,泽羽

哈罗闪母婴护肤品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b13e.shtml
哈罗闪(sanosan)是德国的一个母婴护肤品牌,它是德国万事乐德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坑文遛读者在线阅读第4节

    不过,司徒田方也没愧对他那70数值的内政,又人老成精,很快就岔开这事,低下头拜跪谢恩,丝毫不拖泥带水。待惊讶的大司田黄应,上前接旨谢恩后,叶穆高坐龙椅之上看向司徒田方。“来人,侍卫何在?”踏~踏~~“陛下(陛下)”“陛下(陛下)....”兵甲具齐的持戈侍卫比肩继踵进入大殿,很快大殿就被着黑色面具的黑

  • 恶灵酒店之这是女神经蛮(3)

    凌离殇微眯起眼睛,看着电脑桌旁还在打**的竺亦凌:今晚上吃定你了。便开始穿衣服。竺亦凌看了一眼时间,才四点,猛地一回头:“我天,起这么早!”凌离殇顿了顿:“拜你所赐!”“是么?不谢!”竺亦凌一撇嘴,挠了挠脑袋进了洗手间。凌离殇摇了摇头,嘴角一钩。“还不走?”竺亦凌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

  • 被迫嫁给敌国暴君之后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清晨,阳光从木屋那糊着白纸的窗户射了进来,径直照在了沈寒那雪白雪白的屁股上,长长的口水顺着他的嘴角一直流到了那腐朽的木床上,印出了一块湿湿的痕迹。昨天晚上在沈寒和李旭东二人约定好之后,众人便也都一哄而散各自回到各自的家里继续睡觉,萧思颜则是叹了一口气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去凝神修炼。“咚咚咚”一

  • [综英美]他姓织田不姓千手!(上)在线阅读第四章

    隔日霍成厉跟平日一样早早去了局里,要不是晌午派人送了信来,苏疏樾都要以为他说陪他逛逛是她的幻听。来接苏疏樾的是霍成厉的副官,苏疏樾跟他打过几次照面,比起霍成厉积年累月的官威,这位吴副官看着面嫩,板着脸也看不出吓人的味道。“将军说姨太太慢慢过去,路上看到什么好看景致逛逛也无妨,合着急着过去也是在局里等

  • 黑洞程序已植入在线阅读少男少女在山上

    吓出一身冷汗,往后跌退了几步,高森林扭头环视身边,看到跟他前来的一伙人早已溜地远远的,气得两粒眼珠差点要掉出来,只得夹起尾巴灰溜溜地狼狈逃窜。——侵犯公民人身权力,是不是真的,高树森不知道,他没那水平。但是破坏特困户春耕生产,这条罪状可不轻,他高森林是晓得,他有天大脑袋,也没有那个胆量。今天本来是想

  • 我被全世界通缉在线阅读第十节

    在护士的陪同下,林雪进入了病房。护士姐姐温柔的拿开娃娃:“小霜啊,你妹妹来看你啦”林雪抽咽着把脸上的泪水抹干净,努力露出一个温和亲切的微笑,蹲下身:“姐,我来看你了,还记得我吗?”林霜缓缓抬头,未施粉黛的脸露出疑惑:“嗯?你也有姐姐吗?”她凑近,仔细端详着林雪,林雪迎着她的泪光笑的更温柔。她用手擦了

  • 华夏少年闯异界第九章

    还没等段奈设计好怎么同泠然见上一面,说服她为自己做一点点“小事”,两个人就碰到了面,还在极其尴尬的场景下。段奈来太后宫中,为自己求一道圣旨——他和江家的婚事。江玉婉已经是他的人了,段奈胆子大,常常夜半翻墙进去幽会。虽然这些日子江丞相不再提把女儿送进宫的话,可是夜长梦多,他还是想早日把这件亲事定下来。

  • 盛世悲歌第八章在线阅读

    冷枪像支箭一样的窜出,扑向了那个洞。洞里有什么,为什么像慧星一样闪过,冷枪又为什么发疯一般的冲了过去?佟龙与脖子长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也都追了过去。这个洞很宽大,三支手电晃动着向前跑着,洞里的地势是一路向上的,跑在向上的自然形成的石阶之上,很累,腿有点发麻发木的感觉。大约跑了七十多米,这个洞到了尽

  • 灵与反骨之只要九九八(6)

    李逸鸣说完后就去找人了。“大傻个来头不小啊。”孟白没想到李逸鸣竟然可以请动两个地级社团的社长出面,显然李逸鸣本身就有一些来头和背景。眼下孟白即将面对圣天学院最为强势的天级社团,虽然李逸鸣那里可以请到两个地级社团的社长出面,但以如语社团的强势,孟白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解决。“我的灵兽实力还是弱了点,要

  • 人妖百年渡心中魔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后沐枫也修炼到凝识境中期。这小子修炼速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快到不可思议。就连肉身也突破到了化丹后期。看来得让他压制修为,感悟意境。不然后期渡劫容易产生心魔。村长看着他嘴里喃喃细语。一座山顶上沐枫坐在一块巨石上,独自悟道。“一年多了几位师傅教的自己也学了个差不多,唯一七师傅所说我观草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