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PUBG网恋掉马现场之第七章

作者:十权 来源:晋江文学城

庞府大门口的积雪已被清扫干净,如今抵达的马车络绎不绝,庞佐领早早地携着夫人守在府门迎客。

薛平景领着三个丫头刚与庞佐领说完一番恭维的话,庞夫人的目光就在三个丫头的脸上匆匆扫了一眼,开口时,似乎略带好奇地朝着她们问了句:“怎么薛夫人没有前来?”

薛瑾夏朝着庞夫人行了个万福礼,不卑不亢地回到:“家母今日偶感风寒,本想着带病参加,父亲觉得若是家母的病气传染给席间贵客,终究不妥,所以才让家母留在家里安心养病。”

“那是应该的,今日雪虽停了,依旧是冷风割面,薛夫人若是来了,怕是要风寒更严重。”庞夫人寒暄着客套话。

三言两语打完招呼,庞佐领刚唤来下人们准备将薛平景一家领进门,突然眼尖地看见了一辆装饰有彩漆花纹的马车缓缓行来,当即眼睛一亮,顾不得面前还站着薛平景,步履匆匆迈下台阶赶到马车即将停留点,还未见到贵人,已然身子略弯,行了拱手礼。

官职低微的薛平景哪敢留在原地,亦是三步并两追上庞佐领的脚步,站在他的后方行礼,静候马车里的贵人走出来。

下人搬来车凳撩开帘子,才见里头施施然地走出一位约莫四十出头的大人物,一双眼睛犀利地扫了一圈府门外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在庞佐领的身上。

薛平景自然不认识此人,但是站在跟前的庞佐领对他很是恭敬,勾着脑袋笑吟吟地道:“提刑按察使司大人莅临寒舍,未曾远迎,真是失礼。”

听完庞佐领介绍,薛平景心底咯噔一下子,惊讶地微微抬起眼睛,看了眼站在面前的大人,实在不曾料到,今日赏梅宴竟然会有正三品掌管一州司法的提刑大人到场。

“我也不是第一次来,庞大人就别见外了。”赵框宇热络地笑了声。

庞佐领同他客套了几句话,待看到身后站着薛平景,方才提了一句:“这是薛大人,在盐运司任职运判。”

薛平景没想到庞佐领竟然会为他做一番介绍,连忙恭敬道:“下官见过提刑按察使司大人。”

在赵框宇看来,四十出头只混到管理盐务从六品这个位置,实在没有结交的必要,点了点头,就走在前面准备进府。然而,刚迈上台阶,正好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了三名如花似玉的姑娘,不由得一愣,眼尖地上下打量一遍她们所穿的襦裙,方才回过头朝着薛平景笑眯眯地问道:“这三位姑娘是薛大人的家眷?”

提刑按察使司大人对薛平景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关心他的家眷,真是打的他措手不及,可是官高压死人,如何能不回答?

“是下官的家眷,有下官的女儿与侄女。”

这个答案显然在赵框宇的意料之中,他与庞佐领是老熟人,庞府的女眷他都见过,如今这三位姑娘面生的紧,身边又无长辈,动动脑子就能猜到,必定是站在身后的薛平景带她们前来参加赏梅宴。

赵框宇对着薛平景哈哈大笑起来,话语像是老熟人一般侃侃而谈:“薛大人真是有福气呀!膝下竟有这般貌美如花的女儿和侄女。”

薛平景不由得老脸一凝,渐渐变得有些发白,官场上的话向来只说上半句,自己去悟下半句,可他宁愿听不懂。

哪有第一次见面的高官,对下属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夸赞对方女儿长得漂亮?

这与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有何区别!

赵框宇见他久久不语,生怕这名小官没听懂,又用手朝着薛府姑娘指了一下,再补充道:“特别中间这位,气质如空谷幽兰,看她生得像薛大人,必定是薛大人的嫡亲女儿吧?”

薛瑾春与薛瑾秋顺着提刑大人用手指的方向,待确定是在说瑾夏,无不流露出震惊的眼神,还掺杂着不可置信,迟迟不知该如何面对撞了霉运的自家姐妹。

不知所措的薛瑾夏,身子莫名地僵硬在原地,有想过参加赏梅宴会遇见中意她的男子,可面前这位比他爹的岁数还要大的提刑大人,当众调戏于她,却是始料未及。

这算什么事?

是让他爹乖乖将她送入提刑大人府中,做他的侍妾?

伺候这种老色狼,不如叫她一头撞死算了!

薛平景硬着头皮回道:“确是下官的女儿。”

赵框宇看向薛瑾夏,话锋一转,笑容满面地向她说道:“薛姑娘确实应该跟随父亲前来,今夜的赏梅宴客人众多,指不定就遇见了一位贵人。”

贵人?

薛瑾夏在心底嗤笑一声,年纪一大把,半幅身子都要埋进黄土,竟如此不要脸,还敢自称是她的贵人!

平日里牙尖嘴利,如今面对这等龌蹉之人,薛瑾夏觉得直犯恶心,哪还有心思去想,要如何回击。

薛平景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得罪高官亦或是脚底抹油带着三个丫头赶紧打道回府?

可是提刑大人会让他安然离去?

思绪纷乱间,早已冷汗淋漓,一个念头闪过脑海,突然捂着肚子,高声嚷嚷了句:“两人大人,下官突然身子不适,恐怕不能进府参加赏梅宴了,实在失礼,还望两位大人见谅。”

薛瑾夏反应极快,步履匆匆,几个健步奔到了薛平景的身边,一把扶住他的身子,焦急道:“爹!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我陪你回府,待吃了药就好。”

薛瑾春与薛瑾秋错愕不已,不明白什么时候薛平景还有了老毛病要定期吃药?

薛家父女二人一唱一和,不知情的外人都选择了相信薛平景身体不适,可老奸巨猾的赵框宇怎会看不出来,这场戏纯粹是为了躲避他?

这个滑头小官吏身子不适是假,想要带着府中女眷落跑才是事实。

赵框宇默不作声地嗤笑一声,他看上的女人,岂有放过的道理?

再开口时,已然不依不饶:“薛大人若是身子不适,那更应该进庞佐领的府中稍作休息,薛小姐在床边也好就近伺候着,待庞佐领为薛大人请来大夫号完脉,再带着女眷返回府中也不迟。”

这番话彻底将薛平景的退路堵死,他本想着即便留在庞府请大夫诊治也无事,只需搬出要有人回府取药,再叫女儿乘坐马车离开即可,却没想到提刑大人窥破了他的心思,先一步说出让女儿守在床边照顾他。

明明知道进了庞府,就似龙潭虎穴,却没有退路可言。

至始至终不言语的庞佐领,如何不知道提刑大人贪图美色的癖好,可是却没料到,提刑大人只不过匆匆扫了一眼,竟然看上了薛平景的女儿,还在自家府门前当众调戏。

也不知道该说薛平景倒霉,还是运气好,嫡出的小姐送予正三品高官做妾,说出去也不算辱没了薛家的门楣,何况有了高官做女婿,薛平景在官场上多少有了助力。

可惜的是,他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薛平景看着也不像是个卖女求荣的识相人,反倒与那些固执不懂变动的硬骨头有共同之处。

本来都是朝廷命官,庞佐领也不会容许提刑大人在他的府上生事,奈何如今有求于人,他与薛平景非亲非故,也不好为了他与提刑大人撕破脸,倒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索性沉默不语,装作不知。

越发肆无忌惮的赵框宇朝着随行下人使了个眼色,呵斥道:“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扶一把薛大人,没看见薛大人身体不适,险些站不住脚?眼睛都瞎了吗!”

“是!是!”四名奴才二话不说就围堵在薛平景的身边,装模作样地想要搀扶他。

薛平景挣扎了下,眼见无法脱身,连忙高声呼喊:“下官身体已渐转好,就不劳烦提刑大人费心。”

他确实惧怕赵框宇,正三品的高官,如何能多罪?

到时候不是丢了官职那么简单,恐怕要被害的家破人亡。

“今日来参加赏梅宴的客人众多,庞佐领怎么就让人在家门口撒泼?这不是当着你的面,狠狠地给了你一记耳光?”突然一道中气十足的陌生男音插足进来。

赵框宇没想到,还有这么不时务想做英雄的无知人士。

数道目光循声望去,有错愕、惊疑,却见不远处站着一名带着半张面具露出下巴壳的男人,那双漆黑摄人心魄的眼瞳闪烁着犹如群星般的璀璨光华,凉薄的唇上噙着一抹淡淡笑,流露出的讥讽是那般醒目与刺眼,叫人不能忽视。

若说没点底气就与提刑大人叫板,任谁都不信。

所以,众人都在猜,这名不合时宜多管闲事的陌生男子,究竟是谁?

身家背景如何?

怎么如此嚣张!

延伸阅读

信源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dkaa.shtml
信源气模制造,彩虹门气模制品,也采用了不同于北方地区现有的新型面料与制作工艺。与传统

颐家尊享旅居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gt9u.shtml
暂无

英诺迪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s443.shtml
一、公司概况创新是改变生活方式的基础,也是一个企业生存的灵魂,英诺迪就是一个勇于创新

清清视界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1tk.shtml
清清视界隶属于深圳清清视界眼科产品有限公司,是主营高品质进口眼科耗材等三类医疗器械及

广州市镇兴工业器械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xhdk.shtml
广州市镇兴工业器械有限公司经营据有出众技术设备的工业器械。于1992年成立一直以来为

蓝谷枫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gi73.shtml
蓝谷枫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布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中建运动装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d6am.shtml
中健运动休闲服饰有限公司位于中国运动休闲服装之乡——中国·广西省桂平市木乐镇,是一个

正畅皮革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xgun.shtml
正畅皮革是专注国内外装饰市场领域,为国内外OEM企业提供中重量级皮革材料整体解决方案

佳顺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xo6p.shtml
佳顺塑胶有限公司座落于揭阳市榕城区榕东东乡工业园区。本公司集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于

左丽右加盟  http://www.theonering-stargate.com/gk4m.shtml
广州左之右实业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时尚商都—广州,是集设计、生产、加工、销售、服务为综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巴黎圣母院]情敌他比我丑在线阅读第1章

    一星期前我刚刚调到向阳分局,跟卢勇队长报道完,领了自己的位置,可这屁股底下的凳子还没坐热乎,局里就接到了一个报案电话。卢队长放下电话,一脸凝重的说道,“有新案子了。”卢队长点了局里的两个人让他们跟着他一起去案发现场看看,我听卢队长叫他们大智和林木。我是新调来的,还需要些时间来调整,于情于理,这案子都

  • 反派今天掉马了吗在线阅读2

    徐远自尊心受伤,就算要回血,也需要时间。常铮和陶然只是来做项目的,占了一间小会议室,从早到晚深居简出,除了上班进来,下班出去,中午吃饭,绝不踏足开放办公区域一步。如此这般,总算再也没遇见过。大概是因为刚结识就被他看了好戏,再加上合作确实顺利且愉快,陶然对常铮的戒心一天天放下来,几周过去,居然还生出一

  • 被海族绑架后的直播生活第六章

    更加长久的沉默后左思又一次选择了退步,她把脏碗一并放在喝豆浆的奶锅里端着往厨房去。“是大学。”左思停住脚步。“是我出国上大学后。”得到答案的心情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为了验证肖若槿对自己的心,非把情况搞得这么糟糕是否值得,左思又开始自省。这些年,患得患失和不安时常出现在她的情绪里。回身笑的灿烂,似乎无事

  • 墨染文娱之我的呱儿子(1)

    袁依依觉得自己最近倒霉透了。原本本命年已经够惨的了,大学毕业以后找了半年的工作才找到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律师助理,试用期一个月2500块,三个月转正后一个月有3000块,加上一些全勤和补贴,也能有3800工资,在这个西南小城里也算收入不错。可是......五个实习生淘汰一个,她就是被淘汰的那个。“袁依

  • [刺客伍六七]今天成为首席了吗在线阅读第4章

    龙虎山,天师门,蚩尤之地,九黎族人?……萧凡听得一脸茫然。老道见萧凡目光呆怔,便笑着说道:“看来你还未全醒,来,师伯送你个见面礼,穆清,拿聚元丹来。”林穆清从腰间掏出个小盒子,往萧凡手里一递,“喏,给你的,你现在是一名天师,多少人梦寐以求呢,别傻乎乎还觉得在做梦。”萧凡接过盒子,里边是一枚黑色的药丸

  • 远山曦处之第二章

    姜寿海毕恭毕敬地把姜蘅扶起来,姜蘅怯怯地和他道谢,又将手抽回来,眉目低垂道:“您认错人了,我怎么会是贵府小姐?”姜寿心中浮现出一丝狐疑。张妙妙闻言,总算松了口气,在一旁掐着声音道:“就是,这位老爷,您可能不知道,这姜蘅啊,就是个丧门星,丑八怪!怎么可能是你要找的什么小姐?”姜寿海眼神一凛,随行的侍卫

  • 我的妹妹是社恐在线阅读第二章

    原书的这段剧情是,原主答应了糖豆陪他参加幼儿园活动,但是临时不想去了就没去,糖豆一直站在幼儿园大门口那里等着原主,幼儿园老师看不下去了联系了阮景宸。知道了这件事情的阮景宸飞速的赶了过去,陪着糖豆参加了幼儿园的活动。活动结束回家的时候,他跟原主吵了一架。沈娇想离婚没错,但是不是这么离婚,她想非常友好的

  • 南风惊婉挽第7章在线阅读

    “啊!……死……死人?”恰巧从门口经过的小月看到死相恐怖的马天,忍不住尖叫一声晕倒在地。“死人了?快……走去瞧瞧!”在下面苦等未果的众宾客,被小月地尖叫声给惊动了,前呼后拥地向楼上冲去。“海棠,海棠你醒醒,你快醒醒啊!”强做镇定的老鸨推了推仍旧酣然沉睡地海棠,老鸨见她半天不见反应不由觉着得有些奇怪,

  • 综漫之不同人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好久没有来人了,可以进来和我聊聊天吗?”一个神秘的声音响起,他好想在刁天龙身边说话。着让刁天龙和凯米尔不自觉停下了脚步,心里疑惑到此人好高的实力啊感觉深不可测,自己如同蝼蚁,不甚至不如蝼蚁。“你们进来,我被关在这里很久了,出不去也伤不了你们,当然除了着的生物。进来陪我说说话吧!”神秘人哀求到。期初

  • 殿下他信息素贼甜[星际]在线阅读第8章

    傅川的门没关严,闪了一条缝。迟茹早睡了,那么在这个家里不敢直接进他房间的就必定是池西西。傅川习惯晚睡,这个点自然醒着,却晾了她好一会儿才走过去开门。“你睡了吗?”池西西乖巧地等在门外。“进来说。”“你明天有空吗?”池西西原本想站在门外问,见傅川先一步坐回了床上,唯有跟了进去。“坐。”音质一流的音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