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红楼之史家嫡女在线阅读那些年

作者:暮锦年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十年,小谢哥是真真实实感受到操练的残酷,被操练的残忍。

要不是小花花每天一次擦拭药酒的销魂让自己撑着,小谢哥觉得以自己多活二十多年的承受力,都早就被吊死了。当然,像今天这样的一站两个时辰,而且还是负三十斤甲的站立,已经算是“和蔼”的了。就算这样晚上一顿药酒也肯定是免不了了的。

想到小萝莉,哦不,是小少女花花的嫩滑双手,小谢哥就如同打了鸡血,立即昂扬向上,精神百倍了(想歪了的自动靠墙画圈圈去)。

每当傍晚小萝莉红着脸为小谢哥擦药酒的时候,小谢哥都会可耻的趴下装死以避免尴尬。那种感觉,就像一万只猫爪在心里挠啊挠,一万只啊!开玩笑,如果只是一个黄毛小丫头,小谢哥当然不会有奇怪的想法,但如果是你未来媳妇儿的话,这种感觉就又会不一样了。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

碍于男女之大妨,两个孩子,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举动。连牵手都只有过三次,嗯,是三次,至少小萝莉花花是这么认为的。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三年前。

第一次是因为擦小谢哥背部用力过猛,导致小谢哥“嘶”的一声抓住小萝莉的右手,疼的直哆嗦。在小萝莉花花看来,二哥哥是感动的。

随后两次和第一次大致相同。

在小萝莉花花来看,二哥哥其实是个很“羞涩老实”的人,是个难得的正人君子。她可是知道家族偏支中有年轻人因为未婚先孕而不得已成婚遭受谴责诟病而抬不起头的。想想小谢哥的柳下惠作风小萝莉就一阵幸福,二哥哥是多么优秀啊。

不过二哥哥似乎对自己也太君子了,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够大吗?

顺便说一句,小谢哥十分不感冒“二哥哥”这个称呼,难道我很二吗?明里暗里提过无数次要求小萝莉改正称呼为“偶吧”、“神策哥”、“哈尼”等等,小萝莉均以“我就是喜欢二哥哥”加含在大眼眶打转的泪水将小谢哥一肚子幻想瞬杀。

开玩笑,小萝莉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称呼是很暧昧的,姑娘家脸皮薄,怎么可能随便答应呢。

而且在经过小萝莉的明争暗斗之下,“二哥哥”已经成御用,除了她,任何其他人都不能“僭越”,听到一次发飙一次。尤其是小酒窝王青盐,被列为重点打击对象,视为有严重威胁的对象。小萝莉不止一次明里暗里对小谢哥施压,要求疏远“狐狸精”。

可怜的小谢哥如今才十五岁,当年从七岁起如今八年时间都在两个黄毛小丫头的争风吃醋中度过。

咦?话说什么时候被王青盐那个小丫头缠上的?

你不会明白这样一种感受,一个心理年龄三十多的大叔面对两个十多岁小萝莉的白眼和媚眼、以及为对另一个人多笑了一秒钟而凭空出现的怒火、竞相的讨好和无微不至的侍候时,小谢哥的痛和快乐。

随着年龄的增长,有点可爱婴儿肥的小萝莉慢慢长开,开始慢慢显出祸水的头角。小萝莉花花遗传了谢家与王家最优秀子女的基因,母亲谢韫的容貌才气,父亲王鼎的气质,都有个十足,将来最差也是和“晋阳之花”的母亲一个级别。

小酒窝王青盐则不同,有着父亲王岱天才商人的精明头脑,也有着江南小家碧玉母亲的婉约,像极了金陵城里秦淮河畔的花灯,别有一番风味。

可惜的是,都是小谢哥不敢尝试禁果的主。因此,至今和两个小萝莉保持着纯洁的友谊关系。

因为顶着“未婚妻”的名头,小萝莉花花可以自由出入谢神策在琅琊山的小院子以及自由上山探望谢神策,这两项“特权”让小酒窝王青盐嫉妒的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每次死缠烂打的请求一同上山都出血不少,这几年不知道被王解花敲诈去多少好东西,也只能暗自拿布偶娃娃出气。

每次小谢哥需要擦拭药酒的时候小酒窝王青盐都在门外度秒如年,听到一点奇怪的声响都会破门而入,生怕这对“奸夫淫妇”有什么苟且之事,不对,应该是“狐狸精”会对“哈尼哥哥”(王解花坚决拒绝的昵称已经成了小酒窝的御用)实施暴行,生怕哈尼哥哥会失身于王解花。

每当小谢哥享受小萝莉柔嫩双手在酸痛背部的游走而舒服的哼唧**的时候就会有被小酒窝王青盐破门而入打断的风险,这让小谢哥和小萝莉花花不胜烦恼。尤其是小萝莉花花,每当这种情况发生,脸色沉的能冻住火焰。让花花无奈的是小酒窝王青盐的理由让人无法抗拒。

“你们虽然有了婚约,但也绝对不能在正式成亲之前有任何苟且,我是不会让这种家丑出现的!”

这种露骨且诛心的话让小谢哥和小萝莉花花没有半点反抗的勇气与余地,尤其是“苟且”、“家丑”等字眼更让二人偶有遐想便无地自容,配上小酒窝王青盐大义凛然的气势,竟然让小谢哥少有的脸红愧疚加自责。

所幸的事,这种事外人不可能得知,三人也做的隐蔽,外人都只当两位小姐与小谢哥关系极好,而小谢哥的药酒也从来是自己擦的。

当然小谢哥不会天真到以为这种事情可以瞒的过老尚书和姑姑姑父的耳目。

别的不说,谢神策自己就绝对可以肯定两个小萝莉的贴身嬷嬷和赶车人,都不是寻常高手,还有一次无心中发现两个暗中的保护者。

几乎每个王家重点培养的孩子身边都会有几个死士性质的保镖,两个小萝莉不必说,小胖子王逵等都有。滁州城与南宋金陵城隔江而对,王家的发展又可以说是踩在绝大多数人的活路之上,黑的白的想让王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不计其数,严密保护这种事,怎么多做不会嫌多。

而事实上,在八岁那年小萝莉王解花第二次给小谢哥擦药酒后,就被母亲谢韫叫到房中有过密谈。只是小萝莉从来没有对小谢哥说起过,而开放的长辈也默许了。小谢哥乐的享受小萝莉花花的“按摩治疗”,只是打死也不敢有半点异动,尤其是在这种私密空间里。所以偶尔尽可以没有顾忌的开开私人玩笑、占点手脚上的小便宜,把小萝莉王解花调的娇羞欲滴,在擦药的时候确是必须无比的规矩。

当然,谢神策甚至想象王青盐是不是就是王家长辈安插在他们身边的间谍,尽管这个间谍看起来十分容易被自己“策反”。

三人的关系,总体还算很和谐的,也因为年龄的差距(谢某人依然大叔),谢神策对两小姑娘显得极有耐心。

而曾经找过小谢哥麻烦的小胖子王逵等人,如今早已化敌为友。这源于小胖子几次单挑群殴都没能打赢反而被有限度的暴打,几次以后包括干瘦狗头军师王钟等人也都心服口服,开始奉小谢哥为老大。自此滁州城“三害”便逐渐家喻户晓了。这是以王家两兄弟为爪牙以谢神策为头子的三人组。

三人自然不可能真正的欺男霸女,欺负的对象乃是滁州城以及周边的城镇的大户人家公子小姐。

论实力论头脑各方面都占有绝对优势的三人组那些年是滁州官二代富二代人人争相躲避的“净街虎”。

净街虎,小谢哥重生以后的终极理想之一,那就是带三四狗腿子牵数条恶狗,人五人六调戏漂亮妹子不红脸,白吃白喝白拿不给钱!

可惜的是,碍于多方面原因最后两项都与小谢哥无缘。

原因很简单,只要小谢哥有时间下山逛街,那必定跟着两个跟屁虫,王解花和王青盐。

两个小姑娘都不是省油的灯,小谢哥数次欲上青楼喝花酒都是屁股还没坐热,姑娘大腿还没摸上一把就被两个小姑娘“捉奸”。

关于小谢哥的个人私生活,两个小姑娘是基本不会有干涉的,小谢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只除了一样,那就是在小谢哥与其他女孩(人)的交往上,两个平时势同水火的小姑娘无比坚定的战线统一,那就是坚决不让小谢哥与其他女孩(人)独处,坚决打击小谢哥与其他女孩(人)的眉来眼去,至于肌肤之亲,那更是想都别想!

记得十二岁那年,小酒窝王青盐的堂姐,王青槐,也就是当年小谢哥第一次见的那个大一点的少女,与小谢哥在后山划了一会儿船,面对十四五岁发育良好的小姑娘,小谢哥难免有点猥琐的言语动作,反正就是没有实质性行为但小姑娘下船时小脸鲜红欲滴两腿发软的那种情况。结果被气势汹汹的王解花和王青盐两人当场“捉奸”!先是两人轮番逼问,加上王青槐的羞愧与小谢哥心里有鬼的支支吾吾,两人误以为这对“奸夫淫妇”有过“苟且”,当时的小萝莉王解花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小谢哥也是第一次见到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王解花。随着王解花的哭泣,王青盐也不甘落后,跟着大哭,接着又是受到姐妹误解有口难开的王青槐也跟着哭,小谢哥一下子慌了手脚,束手无策。

从来没见过女孩为他流泪的小谢哥一阵头疼,刚哄好了这个,那个就哭,哄了那个,刚才的哭的更厉害。

小谢哥最后使出杀手锏:“谁再哭我就跳湖!”

三个女孩第一时间止住了哭声,但都还忍不住的低声抽泣。对此小谢哥也是没有办法了,于是一头倒在地上,精疲力尽,不再管了。你们要哭就哭吧,哥先歇会儿……

那一次的小萝莉王解花极为伤心,一连半月都没有和小谢哥说话,王青盐也是对他也是没有好脸色,至于王青槐,则在第二天就躲到苏州去了。

那半个月是小谢哥最为艰难的时候,恰好大师兄去了晋都有事。药酒得自己擦,荤也没的开,最重要没有了小姑娘们的五颜六色唧唧喳喳生活一下子空了不少。

延伸阅读

中大恒基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apai.shtml
中大恒基创业连锁中大恒基连锁连锁中大恒基中大恒基中大恒基中大恒基中大恒基中大恒基连锁

泉翠祥烧饼夹肉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uvye.shtml
烧饼夹肉是河南省西部金城灵宝的汉族名点之一。色泽黄亮,外酥内绵,香酥可口,饼瓤分层,

金恒帝钻石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sw8q.shtml
香港金恒帝钻石(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钻石、翡翠、白金、珠宝镶嵌首饰等产品的研发、

迈乐斯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p9sx.shtml
迈乐斯真人CS通过与中国激光对抗联盟(行业协会)和北京镭战科技文化有限公司合作(行业

培丽欣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xaj7.shtml
培丽欣面膜总部经销批发的化妆品批发、化妆品批发、面膜、洗面奶、爽肤水、防晒霜、香皂、

同心珠宝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uqti.shtml
拥有二十多年历史的“同心牌”首饰曾荣获“中国信誉”及“广东省信誉”荣誉,同时,同心集

军制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pjn1.shtml
军制牛仔裤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

优慕优格饮品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bej4.shtml
优慕(Yomoo),是一家以优格(Yogurt)为主题的时尚饮品店,提倡健康、新鲜和

Biety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an7w.shtml
Biety车饰头枕是一家集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汽车用品厂家。生产汽车遮阳板CD夹、头枕

埃贝斯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pxw8.shtml
埃贝斯装饰装潢根据市场需求,推出“整体家居”概念。将设计组合的协调性,材料的实用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法师皮卡丘熵阳城内妖邪乱 仙门众秀前来援 下

    待楚中天三人赶到,驻守在城主府外的城卫军已与蝙蝠怪物战到了一起。战事最前方,火光四起,箭雨漫天,蝙蝠怪物来袭之时,城卫军便立即点燃了早已准备好,由火焰铸成的第一道防线。火焰之后,则是由拒马组成的第二道防线。而第三道防线,便是城卫军将士。只见他们个个身穿银色铠甲、头戴银盔,前面三排士兵持盾而立,形成盾

  • 我的初次强无敌之打工风波

    十天的旅游很快就到了尾声,在夜色渐沉的傍晚,五人在山城重庆迎来了旅行中的最后一餐。“以火锅开始,以火锅结束,算是给我们这次旅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应云清举起手中的啤酒,示意大家干杯。可怜的、完全不能喝酒的林初也举着自己的酸梅汤和大家碰了碰杯。在重庆吃的是有名的九宫格火锅,大家愉快地分好了每人一格

  • 壶关风云在线阅读第2节

    眼看着烟杆就要插进上官飞的咽喉,上官飞以无力躲避,在生命即将结束时,他紧闭双眼。脑海中闪现出自己的师傅,师娘,师弟们,还有与他早已暗结情意的师妹岳翠翠,翠翠,师兄来生在娶你吧,上官飞彻底的绝望了。就在这时从屋子的角落飞出一支筷子,不偏不倚的打在了烟杆上,烟杆的去向顿时转变了方向。上官飞睁开了眼睛,他

  • [傅恒同人]女主她只想杀夫证道第二章在线阅读

    “夫人。”乔云对慕善毕恭毕敬地打着招呼,可慕善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就连头都没点一个,便将视线看向了别处。乔云倒也不觉得尴尬,摸了摸鼻子,便想要将韩悦手中的行李接过来,可却被韩悦拒绝了。“乔特助,这里都是我自己的行李,夫人就交给您,我先回去了。”韩悦笑着开口道,忍住自己的视线不去看慕善那已经沉下来,臭

  • 虫婚在线阅读第二章

    杨静就这样开始了和杨启程同住的日子,也恢复了上学。两人白天各忙各的,晚上也各忙各的,一周下来,竟然相安无事。杨启程当然不是一个好室友,脾气臭,炮仗一样,一点就着;还特别懒,总爱指使她干这干那。杨静从小开始做事,家务一把抓,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关键是,杨启程看她的眼神很平静。没有嘲弄,没有讥讽,也没有

  • 西游之万物皆空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恶婴所有人都绝望的,瞪着一双双恐怖的眼睛,看向黑暗中,与女孩男友接吻之后的琦琦。把嘴中的恶婴通过接吻,顺利的传到了女孩男友的身体里,被鬼附身的琦琦,放下了手中的女孩男友。通过感觉,她向离她最近,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弹的一个人坐在座位上,靠着窗口的女孩走去。毕竟,恶婴还是在女孩的身体里,才能得到

  • 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在线阅读第10章

    林欢笙被秋菡扶在了沙发上,然后一脸生气的看着林孝祖。“老头子,我不管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要是让我的宝贝孙女受半点委屈,我都坚决不同意。”秋菡严声吼道。林孝祖还是板着脸,一脸严肃。这时,两姐弟走了过来。“是啊爷爷,欢笙可是我们四个孩子中,您最疼爱的孙女了,你难道就真的要看着她被夏家的人欺负吗?”林莜薇说

  • 网游:我沉睡了一千年之与你相遇(1)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他这样的人有交集。我叫林妙琴,是一家中学生线上辅导机构的总负责人。我今年三十岁了,也是一位新手母亲。我的先生是我高中的邻桌。其实,一开始,我们两个人都是互相看不顺眼的,特别是我。因为我从小到大就是土生土长的农家女孩,中考憋足劲才考上了市里最好的一所高中。哦,它叫做“星光一中”。而我

  • 求生记在线阅读第五节

    两位老人一局棋杀完,已经临近中午了。到了饭点儿,江家司机过来接人回去吃饭。朗月送走了江老爷子,又扶着爷爷进了屋。张嫂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放在了餐桌上。朗国平年纪大,平日里吃的清淡,张嫂为了照顾朗月的口味,临时又给她加了两道菜。三人围坐在桌前,刚拿起筷子,刘叔就回来了。他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 不须归假装男友

    当林下再次从周子曰的床上醒来,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惶恐,睡眼朦胧,半眯着眼睛边往外走边喊“老周,上次我用的毛巾和牙刷你...”才走到门口,就和沈彬碰了个正着,话也说到一半就愣着了。“沈彬?是吧?你怎么也在这???”刚刚听到林下询问周子曰的话,沈彬和石头不约而同的看向周子曰,一脸暧昧。“怎么,就以为只有